落秋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599章 窃符
    爷爷跪孙女,这一幕就发生在眼前可宁涛却怎么也不敢相信。他下意识地抬手揉眼睛,才发现自己的手是一只蚂蚁的脚,他又小心翼翼地将那只蚂蚁脚放了下去。

    这时唐天风开口说话:“阿布拉多卡西雅佳嘿多,可可马扎”

    宁涛又愣在了当场。

    这是什么鸟语?

    他根本就听不懂,也从来没听过。如果这一幕是发生在过去时空,他身边又有镇时塔、建树板和云矿石还有低语者腕表,他倒是不用听懂也能明白唐天风说了什么,可唐天风和唐子娴又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

    唐子娴也开口说了一句话:“仙之库库亚德,水铺阿朵,生得马龙,宁涛。”

    同样的鸟语。

    宁涛还是听不懂,可是一个“水铺阿朵”却给了他一点似曾听过的熟悉感。他回想了一下,忽然明白了过来,却也是那段突然浮现于脑海的记忆让他目瞪口呆这是阴月人的语言!

    宁涛虽然不懂阴月人的语言,可在冲绳深海海沟下的沉船里捕捉到了阴月人在过去时空留下的声音,其中就有“水铺阿朵”这个词。对应低语者腕表的转换,好像是“寂灭”这个词,或许不是,不能确定。

    唐子娴在最后提到了他的名字“宁涛”,这个倒是轻松就能听懂说的是他,可是前面一段话里就听懂一个疑似“寂灭”的词,他也就没法串通全句理解唐子娴的意思。

    难道是那句语言,众神寂灭天道卒?

    或许是,或许不是。

    “阿卡西,雷子火,马力木木,好哒。”唐子娴又说了一句。

    “阿依哟?”

    “阿克力江好、青追、白婧,水铺阿朵。”唐子娴说。

    唐天风点了一下头,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

    唐子娴轻轻挥了一下手。

    唐天风欠身施礼,倒退三步,然后才转身打开祠堂的门走了出去。

    唐子娴曲指一弹,祠堂的门又嘭一声关上了。

    祠堂里长明灯静静地燃烧着,照亮了唐子娴的脸庞,她站在神龛前看着一排排灵位牌,一动不动,静如雕塑。

    宁涛小心翼翼地看着她,心里却在琢磨从她嘴里说出的那句“水铺阿朵”还有江好、青追、白婧的名字。

    如果“水铺阿朵”就是寂灭,或者与寂灭相关的近义词的话,那么她说的那句话很有可能就是杀了她们!

    结合眼前的事情,不难得出这样的判断。她要嫁给他,江好、白婧和青追都会成为她的障碍。用这种方式向进宁家的门,与她们三个成为姐妹,四女共伺一夫,开什么玩笑,三个宁太太除了青追老实一些,白婧和江好都不是省油的灯盏,门都没有。

    “可是,在这个结果眼上去刺杀白婧、江好和青追,这不是彻底翻脸站到死敌的位置上去吗?如果唐天风和她的目的是月球上的什么东西的话,唐天风和她不可能会冲动到这个时候下手但如果不是,那又是什么意思?”宁涛绞尽脑汁地琢磨着,可惜还是分析不出一个靠谱的结果出来。

    他唯一弄明白的就是,唐子娴和唐天风这两人与阴阳人有着莫大的关系,并不只是想要破解阴阳人的秘密,获得几块云矿石那么简单。

    就这这个时候唐子娴忽然伸手抓住了一只灵位牌,然后往顺时针的方向转动了一圈。

    咔咔咔

    神龛旁边的地面慢慢打开,露出了一条斜着往下延伸的秘密通道。那通道的两侧都点着油灯,昏黄的火光照亮了那条通道的两壁和地面,却只见一条条石阶往下延伸,一眼看不到尽头。

    唐子娴往地下密道走去。

    宁涛犹豫了那么零点几秒钟,突然从房梁上一跃而下往唐子娴的后背俯冲了下去。在靠近唐子娴的时候,他收起了翅膀,将元婴的灵识减弱到了非常低微的程度,然后借助惯性向她的后背扎去。

    可是,毕竟上的是蚂蚁的身,操控性怎么可能跟熟悉的人身相比。宁涛这一扎,他瞄准的是后背,结果一头撞在了唐子娴的屁股上。充沛的弹力之下,他顿时被抛了下去,来了一个高空自由落体。

    可他根本不敢展开翅膀,因为即便是飞蚁的翅膀震动,那也可能引起唐子娴的警觉。即便不会猜到是他上了蚂蚁的身,但很有可能一脚踩死他。所以,他只能放任身体自由下坠。还好,唐子娴刚好迈出一步收脚,抬起的那只脚刚好将他接住。他慌忙用几只蚂蚁手脚抓紧裙摆稳定下来,不过他生怕被发现,不敢多停留一秒钟,抓稳之后便爬过唐子娴的裙摆钻了进去。

    裙摆在空中一荡一荡,那是唐子娴的步骤。在宁涛这只飞蚁的视角里,白色的汉服长裙犹如一朵白云一样,云舒云卷,变化莫测。两条巨大的玉柱往前移动,那玉柱晶莹剔透,就连半点瑕疵都没有。那如冰雪的肌肤下面,依稀可见暗色的血管,对他这只渺小的飞蚁来说,那差不多是大大小小的河流一般的存在了。

    咔咔

    地下密道的暗门又关上了。

    失去祠堂的光线,地下密道里的光线顿时黯淡了下来。如果是元婴的天眼或者本尊的超强视力,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可宁涛现在是一只飞蚁,除了有他的一部分意识,他就是一只长翅膀的蚂蚁而已。蚂蚁的眼睛的视力即便是在阳光下也非常弱,那就更别说是在昏暗的地下密道里的裙子里了。就这一转眼的时间,宛如擎天柱一般的两条玉柱变得模糊不清,白云也昏暗了,看不清楚。

    不过这并不影响宁涛的将提亲这件事,还有爷孙俩的秘密查清楚的决心。他手脚并用顺着布料往上爬,跌跌撞撞爬得很艰辛,但他不敢跳到唐子娴的腿上往上爬,因为即便是普通人的腿上有一只蚂蚁爬动,那也会有痒痒的感觉,会被发现。

    很快,没路可爬了。

    宁涛的眼睛里是一片朦胧的白色,微微隆起,且不平整,有很明显的沟堑感,估计是一片不平整的布料。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心里悄悄琢磨着:“难道这里是”

    想到了什么,宁涛的心里怦然激动了起来,可这却不是因为想到了什么不正经的内容,而是他很早就垂涎的阴谷镇灵符。

    阴谷镇灵符的秘密似乎就跟着一层窗纱布,爬过去就能解开谜底,可宁涛却又犹豫了,迟迟做不出爬过去的决定。这倒不是因为什么正确的思想价值观,愧对家中娇妻什么的,而是就现在这种光线环境里,他在这里都看不清楚,爬进去了还不是两眼一抹黑?

    就在这个时候,两条撑天的玉柱停了下来,然后一曲,蹲了下去。

    宁涛心中一动:“难道是”

    一双大手突然伸了进来,抓住那快窗纱往下拉。

    就在那一刹那间,宁涛终于等到了他想要的机会,一个飞扑转移到了那块窗纱之上。

    果然是窗纱,还有通风的眼儿。

    宁涛快速爬动,从窗纱外侧转移到了内侧,运足目力搜寻。这一看之下他顿时激动难抑,果然有一张法符。

    可惜,他的蚂蚁眼睛只能看见法符的模糊的轮廓,根本就看不清楚上面的符文。

    却不等他看清楚,一个诡异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嘘

    宁涛顿时尴尬欲绝,这声音代表着什么,几岁的小孩子都能弄清楚,更别说是他这个家有三个娇妻的男人了。

    可是如果不是唐子娴有这种需要,他怎么可能接触到号称唐门不传之密的阴谷镇灵符?

    宁涛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排除了那水龙头声音的干扰,勇敢地爬上了那张法符。也就在这个过程里,他的灵识飞快地运转着,寻找可以看清楚法符上的法符的法子。

    “等等”宁涛的心中忽然闪过一线灵光。

    蚂蚁的眼睛形同虚设,可上天造一物必会赋予它眼见这天这地,这光明与黑暗,也必会赋予它耳听这天这地的声音,还有同类的呼唤,只是不同的生命形态见这天这地,听这天这地的方式不同而已。

    蚂蚁的眼睛不就是头顶上的这一双触角吗?

    这么一想,遮掩双眼的迷雾顷刻间烟消云散,宁涛将失去作用的灵识转移到了蚂蚁的一双触角之中。蚂蚁的触角顿时颤动了起来,刹那间一大堆信息从一双触角之中涌入了他的脑海。这些信息在他的脑海里自然而然地转换成了眼睛才能看见的影像,有窗纱布,有灵纸,还有符文!

    宁涛快速地在符纸上爬动,他的脑海里也浮现出了一个个符文,如同是他的眼看见。

    转眼就要爬到阴谷镇灵符的下部

    却就在这个时候,撑天的玉柱站了起来,那一双大手也抓住窗纱布往上一拉。

    天旋地转,宁涛感觉仿佛是趴在一块飞毯之上正急速往黑暗笼罩的星空飞去。他意识到了什么,在这最后一点时间里,拼劲所有的力气爬过了法符的最好一截,所有的符文都记录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轰!

    地震了

    ps:今天到了建始县,这是一个好地方,山清水秀。我除了参加活动,余下的时间几乎都在码字,很辛苦的,但只能码两更。这会儿检查了错字就更新上来,回家就好了,请大家见谅。公众号是我老婆在更新,不会断的,回去以后给你们写番外。不过,前段时间翻车了,不能关注,要到10月20日才能关注,搜索”李闲鱼”就可以了。回去给你们写番外,说到做到。( 开个诊所来修仙 http://www.luoqiuxs.com/6_6033/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