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天才纨绔 > 正文 第1711章 肉身养剑
    “我只出一剑,记住了,你只有一次机会。”江枫淡漠说道。

    青袍老者拥有着合体后期大圆满的修为,以这样的修为而言,放眼全剑道第二段,也就仅仅屈居于十大家族家主之下罢了。

    这是有数的强者,虽说算不上是那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但即便是十大家族的家主,也不敢轻言小觑。

    只是别人不敢,江枫敢!

    并非江枫狂妄无知,而是江枫无比清楚,时间奥义一道,有着何等的无穷玄异。

    再者便是,借助锻剑塔的本源力量,江枫一早就是修炼出本源剑气,这正是江枫的依仗所在。

    合体期同一境界,除非是那至为妖孽的存在,否则,江枫将能无障碍横压过去,无有例外。

    而很显然,这青袍老者,远远算不上是那妖孽。

    在江枫看来,如果有谁人能够称得上妖孽,或许也就只有天真,即便曲无极,都还没有资格!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出剑吧!”青袍老者怒声说道。

    “嗡!”

    伴随着青袍老者话音落下,一道剑光于虚空浮现。

    剑气交织,一股恐怖的摧毁之力,席卷冲击而去,天地间一切都被湮灭。

    这一剑看似寻常,但蕴含时间奥义,更是蕴含江枫的本源剑气,如今江枫距离时间奥义小成,尽管还有着一点距离,但这样的出剑速度,却是足以傲视群雄。

    剑光在百分之一息的时间就是爆发,这样的速度,根本让青袍老者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就是陷入绝望。

    继而哪里爆出一抹血光,转即可见,青袍老者身首异处,他的脑袋,凭空消失了。

    失去了脑袋的身躯砰然砸倒在飞行法器内,引发一阵的惊呼之声,但那惊呼之声亦是很快消失,漫天剑气卷动,如割草一样的进行收割。

    “走!”

    天真一动,迈步踏入对方的飞行法器,江枫也是一动,而后,天真将自身的飞行法器收好,催动飞行法器,朝着一个方向行去。

    那一方向,正是元家所在的方向。

    “去元家!”天真随口解释道。

    她要江枫截取这一件飞行法器,为的就是要前往元家。毕竟,她自身的飞行法器太过显目。

    而这件飞行法器属于元家,有着元家的标志,足以一路畅行无阻,深入元家内部。

    而去元家的目的,自然就是要去猎杀元牧!

    天真磨刀霍霍,早就迫不及待的很。

    “好!”江枫顺应道。

    他以那些搜寻而来的剑修锤炼时间奥义,但那些人的修为终归是太弱,难以尽兴,青袍老者是难得一见的对手,但这样的机会,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

    那么,一段时间的沉寂之后,也是时候,主动出击了。

    这一件飞行法器速度也是颇为惊人,浮空前行,如同浮光掠影,简短半天时间,二者便是进入元家的地界。

    “等会元牧看到你我,肯定会认为我们两个疯了。”天真笑嘻嘻的说道。

    “一会见到元牧,能杀就杀,杀不了我们就逃……多杀几次,总能杀死的。”天真又是说道。

    她言语随意,拥有一件时间奥义法器,足以保证全身而退,因此,毫无压力。

    江枫莞尔一笑,心想这样的心性或许不能称之为赤子之心,但也是不难理解,缘何天真会有着如今的成就,那绝非偶然,而是必然。

    这是一份无畏之心,任何壁障和阻碍,都是直接无视。

    时间又是过去盏茶功夫,曲家内部,一栋建筑之内,江枫和天真自飞行法器之上一跃而下,进入其中。

    “是我看错了吗?”

    回头,望向身后的二人,饶是元牧为人老辣,表情也是不由发生变化,饶有趣致的,打量着江枫和天真二人。

    全剑道第二段,都是在搜寻二者的下落,二者竟是,大摇大摆的,出现于他的面前,这岂能不让元牧感到意外。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是来杀我的?”转即,元牧又是,甚为玩味的说道。

    “恭喜你猜对了。”天真言笑晏晏,而后便是以温婉的语气商量道,“既然你猜到我们是来杀你的,不如老老实实伸长脖子,让我们杀掉好不好?那样一来,我们杀的痛快,你也死的痛快,可谓两全其美,对大家都有好处。”

    元牧愕然,脸色古怪的很,不知天真,怎么会产生如此天真的幻想,居然是要让他引颈待戮。

    “如果你不愿意伸长脖子也没关系,就站在那里别动,让我刺上你一剑,也是可以的。”就听天真的声音又是于耳边响起。

    元牧眼中神光变幻不定,他缓缓说道:“剑道第一段内,有一个邪剑君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

    “没错,就是我!”不等元牧把话说完,天真就是点头如捣蒜一样的说道。

    “对于此点,我早有猜测,但还是有所意外。”元牧说道。

    “所以你是答应了吗?”眨了眨眼,天真说道。

    “剑道第一段与剑道第二段,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天地……那来自剑道第一段的强者,任由再如何卓越,一旦进入剑道第二段,都是注定泯然与众,而你们二人……”元牧说道。

    “你是很喜欢说废话吗?”又是不等元牧把话说完,天真就是粗暴打断,她是来杀人的,可没心思听元牧说废话。

    元牧却毫不生气,微微一笑,说道,“你二人确实很不同,若是能够藏拙,假以时日,与我十大家族平起平坐,未必没有可能。可惜了。”

    说到最后,元牧缓缓摇头,言语间,不无惋惜之意,他自然不可能放任江枫或者天真在眼皮子底下成长,但两个天才妖孽,就这般如流星一样殒坠,却也依旧,颇为感到可惜。

    倒也并非元牧虚情假意,而是元牧无比清楚,以江枫和天真恐怖的成长速度而言,那意味着什么。

    元牧提及二者与十大家族平起平坐,一定程度上有所保留,甚至,在那将来,二者凌驾于十大家族之上,开创历史,都是未必没有可能性。

    当然,那样的话,站在元牧的立场,则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说出来便是了。

    “何必假以时日,难道目前,我二者不曾与十大家族平起平坐?”天真戏谑不已的说道。

    她与江枫二人,牵动剑道第二段无尽剑修的心神,被视之为十大家族的公敌,在天真看来,这赫然就是与十大家族平起平坐。

    所谓的假以时日,天真认为,元牧太自以为是了。

    “哦,是吗?”双眉微皱,元牧深深凝视向天真,声音变得低沉,“你认为,你二人已然拥有了与十大家族平起平坐的资格?”

    “不然的话,我们为何会出现在你面前?”天真不置可否的说道,信心满满,不容置疑。

    元牧就是笑了,略有几分无奈的说道:“你们来杀我,岂非也正是送上门来送死?”

    “送死还是送你去死,现在说这话,可是为时过早。”言语交锋,天真端的是牙尖嘴利。

    “那么也好,便让我好好领教领教,你们二人,究竟有着怎样的手段,竟是在剑道第二段,掀起血雨腥风!”元牧沉声说道。

    两个外来者,一再掠取原本属于十大家族的利益,堪称胆大包天,元牧对江枫和天真,充满了兴趣。

    这二人被列为十大家族必杀的对象,居然就这般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对于元牧而言,这本身就是一种无声的羞辱。

    毕竟,什么时候,他元牧竟是变成了那个最软的柿子,让江枫和天真二人,妄想着能够拿捏一番?

    元牧感到可笑之极,要知道,元家在十大家族之中的排名固然不算靠前,可他元牧的实力,在十大家主之中,则也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最弱的。

    江枫和天真认定他是那个最软的柿子,因此一来,元牧倒也是要看看,到那最后,到底是谁拿捏了谁!

    话音落下,不等天真反驳,元牧右掌一翻,那掌心之中,两柄青光小剑,释放出无匹的剑意气息。

    转即就是见到,元牧屈指轻弹,那两柄青光小剑,各自以着一种恐怖绝伦的速度,朝着江枫与天真进行斩杀。

    “这剑?”江枫低语,脸色显得古怪。

    自来到元家,江枫一直没有说话,这个时候,见到元牧的这等手段,终归是有所惊讶。

    青光小剑并非是两道剑气,实际上就是两柄剑,这意味着,元牧是在以肉身养剑,可以说,这等养剑手段,比之他而言,要高明百倍不止。

    毕竟,江枫无论是自养剑堂得来的剑还是自剑湖得来的剑,并非真正意义上属于他所有,而元牧不同,他以肉身养剑,每一柄剑,实际上可以称之为他血肉的一种化身。

    这是很惊人的手段,让江枫暗叹,不得不对十大家族的底蕴由衷惊叹,情知自身以往对于十大家族的理解,有所偏颇,并不全面。

    两柄青光小剑挟裹风雷,漫天青色剑光如同神辉,湛湛璀璨,无可直视,狂暴的风雷声震耳欲聋。

    伴随着两柄青光小剑斩击而过,周围的建筑成片坍塌,小半个元家,都是为此化作齑粉。

    无上的剑道威压,更是如那幕布一样,直接朝着江枫与天真二人,形成绝对的压制。这很可怕,江枫和天真的脸色,各自一变!( 天才纨绔 http://www.luoqiuxs.com/2_2045/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