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天才纨绔 > 第484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郭老太爷蓦然低头,看着刺在胸口的长剑,眼中有着疑惑、惊骇,更有着不敢置信。旋即他高声怒吼,声嘶力竭,手中长刀往下一抹,朝江枫的脖子抹去。

    江枫身影暴退,直接退到数米开外,避开了这一刀的锋芒,他手中长剑驻地,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死死的盯着郭老太爷。

    他那一剑,本意是刺向郭老太爷的心脏,但郭老太爷的身体,在最为关键的时刻竟是硬生生的偏移了半寸,使得其剑锋,仅仅是刺中了其胸口。

    这般伤势,或许对一般人而言,已然足以致命,但是,面对郭老太爷,江枫却是不敢有丝毫大意。

    这一战,看似简单,却绝对是他重生以来最为危险的一战,其程度,比之与郭老爷子于邙山翠云峰上的生死之战犹要惊险。

    “江枫,很好,你果真是好的很,居然让我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告诉我,为什么?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郭老太爷放声长吼。

    “为什么?”江枫讥讽轻笑,“我承认你实力很强,可惜的是,你却是早已失去了必杀我的信心,你杀不了我,其结局,自然是我杀你。”

    “这,就是你的用意所在?”郭老太爷微微一怔,旋即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我不是败给了你,而是败给了我自己。可笑,可笑之极,哈哈哈哈……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你的用意了!”

    郭老太爷在笑,却是笑的戾气森然,因为他这时终于惊觉,江枫此前绝不出手,并非是要以几位老太爷为炮灰,试探他的实力,而是,江枫是故意为之,要给他制造一种潜在的错觉,那就是,江枫有实力和他正面一战,进而让江枫在他心目中的高度无限拔升,使得他将江枫认定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这是一种对人心的算计,说简单就简单,说复杂就复杂,原本,以郭老太爷的智慧,是不可能轻易就被江枫所算计。

    奈何,江枫实在是太淡定了,一举一动,毫无破绽,而江枫最后施展那大罗九剑第三剑,一举破掉郭老太爷数刀,拖得郭老太爷迫不得已施展出斩天拔刀术的第九刀,进入最后的决战,更堪称是神来之笔,可以说其对人性的掌控,达到了巅峰。

    并且,在想通了这一环节之后,郭老太爷更是悚然发现,他与江枫之间的战斗,看似是江枫一直处于下风,但其实,至始至终,整个战局,都是被江枫牵引着在走,甚至可以说,今日的这一个大局,都是为江枫一手都控制和算计。

    他算计的不是郭老太爷的实力,而是人心,那种可以正面一战的错觉,或许并不是多么起眼的算计,但当算计入微之时,却是可以在瞬间,爆发出惊人的效果。

    而其最后,这一算计,自然是以郭老太爷重伤收尾,也正因如此,郭老太爷才会有着如此惊人的戾气!

    “是啊,我也明白了。”远处,小活佛轻轻叹息。

    先前他就是觉得,江枫今日的所作所为,可能不是仅仅要以几位老太爷当炮灰那么简单,如今,果然是证实了他的猜测。

    他表面平静,内心深处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境界上的差距,绝难弥补,可是江枫,却是靠着这份算计,不可思议的弥补了那一层差距,更是重创了郭老太爷。

    “此等人物,若是再给他一段时间成长,其可怕程度,定然难以想象。”小活佛喃喃自语说道。

    江枫眼睛微眯,缓缓说道:“现在才明白,不觉得太晚了吗?”

    “晚了吗?”郭老太爷冷冷一笑,说道:“江枫,虽然我就算是再怎么不情愿,都必然要承认你是个人物,是一个值得百分百重视的对手,但任由你算计的再深,若不是有那件法器挡下了我的攻击,你现在,亦不过是变成了一具尸体。”

    “哦,这么说来,你认为我很侥幸?”江枫说道。

    “侥幸,也算是实力的一种,应该说,是你运气足够的好,身上恰好有一件法器,有的时候,这样的运气,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郭老太爷深深的看了江枫一眼,其眼中,有贪婪的神色浮现出来。

    他并不认识江枫抛出来的那张黑纸是什么类型的法器,但其品级毋庸置疑极高,不然不可能挡下他的斩天拔刀术的第九刀。

    那类法器,落在江枫的手上,在他看来,过于暴殄天物了,若是他手中拥有那么一件法器,实力必然上升一个台阶。

    是以,他今天除了要江枫的命,更需要得到那件法器。而且,他还看出来江枫手中的剑亦是品相不凡,尽管他不用剑,但在斩杀江枫之后,也算是一份不错的战利品。

    江枫焉能察觉不到郭老太爷眼中那一抹一闪而逝的贪婪,那让他心中微微吃紧,郭老太爷在这等时候流露出贪婪的神色,很显然是表明,他还有着一战之力。

    这无疑是一个极为不妙的征兆,让江枫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寒声说道:“都到了这等关头,竟还敢打我主意,不知死活。”

    郭老太爷阴森森的说道:“江枫,你可是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经不起任何推敲,难不成你天真的认为,我刚才所展现出来的,就是全部的实力了吗?”

    “就算不是全部的实力又如何,你如今身受重伤,如何再战?”江枫冷冷说道。

    “若你毫发无损,就算是我还留有底牌未出,说不得我今日都得狼狈逃遁才是,可惜的是,实力方面的差距,并不是一两个阴谋诡计就可以弥补的,接下来,我就要你看个清楚明白,我郭智尧的真正实力到了哪一步,不过说起来,能够将我逼到此种份上,你就算是死了,也足以与有荣焉了。”郭老太爷大声说道。

    话音落下,郭老太爷一巴掌,重重拍在了胸口,封锁了几处经脉,止住了不停往下流淌的鲜血。

    旋即,郭老太爷一脚,重重跺在了地上,伴随着这一脚跺下,郭老太爷那受伤之后,原本有些萎靡的气息,骤然攀升。

    那气息,不加丝毫抑制的释放而出,即便是隔着数米之远的距离,江枫都能真切感知到那一股自郭老太爷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是何等的惊人。

    那股气息,远远超过郭老太爷巅峰状态的气息,仿佛是一座大山,临头压在江枫的头顶一般,近乎让江枫窒息过去。

    江枫瞳孔骤然收缩,暗骂该死,谁能想到,强敌环伺,郭老太爷竟然一直都有保留实力。

    观这股气息,郭老太爷的实力,绝对是达到了那天级中期的修为,或者,超过了天级中期的修为!

    “原来,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吗?”饶是江枫一向心智坚毅,波澜不惊,这时,都是变了脸色。

    郭老太爷压制实力,仅仅是以天级初期的修为,便是横扫四方,逼得他动用那最后的底牌,才勉强将之重创,而他自己,亦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时,郭老太爷翻出最后的一张底牌,如何再战?

    尽管,郭老太爷在受伤的情况下,即便是不再压制实力,其实力也必然大打折扣,但尽管如此,江枫也是无比清楚,他远远不是对手。

    不远处,四大家族众人,察觉到郭老太爷身上的变化,一个个都是狂吸冷气,头皮发麻,手脚发颤。

    “我早该想到这一点的,只是,终究还是算错了。”钟老太爷呆滞自语,一脸的灰败。

    “难道,算计到这一步,终究是要功败垂成的吗?”江枫亦是喃喃自语,满脸的苦涩,可是这等结局,如何甘心?

    “不,我江枫,不甘!”江枫心底在咆哮。

    他不是不能接受失败,但他有自己需要守护的人,他就算是要败,也绝对不能败在郭老太爷的手上。

    郭老太爷必须要死,即便他自身以死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看来,只能动用那一招了!”江枫轻轻说道,他的声音很轻柔,但却是有着前所未有的坚定。

    “怎么,还在想着怎么算计我吗?”郭老太爷望着江枫说道。

    江枫摇了摇头,说道:“接下来,我当与你正面一战。”

    “你——”饶是以郭老太爷的心性,听闻江枫这话,都是呆了呆,他的眼底深处,有着无可抑制的戾气渐渐浮现。

    又是这样的态度,又是这种似乎一切都为他所掌控的云淡风轻,可是凭什么,他郭智尧,才是那个主宰一切的人。

    “死吧。”郭老太爷出手了,一刀斩下,这一刀,饱含着怒火和怨气以及那无处发泄的憋屈,只能以江枫的死亡,才能化解。

    他以全部的实力出手,不再有一丝的保留,他要一刀斩下江枫的脑袋,以江枫的人头,祭奠郭家死去的亡魂。

    “我江枫倒是要看看,死的究竟是谁!”江枫低喝一声,随之出手,一剑刺出,这一剑,是他自古武遗迹中悟来的一剑,以他如今的修为,其剑意,根本就无法掌控,不到迫不得已,江枫是绝对不会出这一剑,因为很有可能,未能伤敌,他自身就先被其剑意反噬而死。但是,江枫不得不出剑,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才有赢得一线生机。( 天才纨绔 http://www.luoqiuxs.com/2_2045/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