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娇艳欲火 > 23
    “那当然了。”宛如春说道,“一般来说这些野生物种是不会与人争地盘的,只有它们繁衍超出了他们所应有的数量时,它们就会出来破坏庄稼。”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的天敌,譬如老虎、财狼等没有了?对吧。”

    “对。”宛如春说道。

    蓝天一接着她的话侧过了他的头,说道:“你可小心了,说不定今晚野猪会出来的。”

    “为什么呀?”

    “你不知道呀!因为他们的公猪生育多了……哈哈、哈哈……”蓝天一开心地笑道。宛如春也笑着说道:“那你就承认自己是公猪了?”蓝天一诡秘地一笑,说道:“如果你是母猪的话,那我就是公猪。哈哈、哈哈……”宛如春也跟着笑了起来。

    一辆运煤车轰轰地开了过来,蓝天一把车缓缓地开到了一边,运煤车擦着他的车身冒着黑烟一晃过去了。蓝天一问道:“怎么这个地方还有运煤车呀?”

    “呵呵,你不知道吧。现在农村集镇到处都是小矿山、小工厂的,只要能够赚到钱,农民们什么都愿意干。这辆运煤车就是从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小煤窑上开过来的,然后再拉到城里去卖。”

    “国家不是不允许开小矿山吗?”蓝天一问道。

    “呵呵,那是指较大的地方、较大的矿。像我们这种小地方又没有什么大的国有企业,这些小矿就由当地人开采了。”宛如春回答道。“你可别小看这些开小煤窑的,他们家可富有了。”

    “哦,既然这么赚钱,那么当地不是有很多人开这种矿了?”蓝天一问道。

    “怎么会呢?你知道这些开矿的人都是谁吗?”

    “谁呀?”蓝天一把车往右边停了停,因为前面又有一辆运煤车开了过来。

    宛如春回答道:“这些开矿的人呐,多半就是镇上或者村庄的一霸,什么村长的儿子、镇长的小舅子呀……发财的都是他们呢!”

    “是吗?没想到小小的山村集镇也像城里面一样,关系盘根错节呀!”蓝天一感叹道。

    “可不是嘛!”宛如春也感叹道。“我们宛家屯里有一个姓李的外来户,他家承包的山刚好有一个地方出煤,镇长的弟弟知道了,他千挖关系万挖关系,最后他把人家的那个山占去了。那姓李的十分生气,他一怒之下就到县里去告状了,可是更本就告不进。姓李的没有办法就进京上访,这样就惊动了县里,最后县里把他定性为扰乱社会治安的破坏分子,把他关到县里劳教所里进行劳教,这一去就是一年多了。最后把他放了出来时,这个姓李的出来后,只要一见到人,他准得说,报告政府什么、什么的……”

    “唉!”蓝天一叹道,“看来到处都有不平事呀!就连你们这些远离大都市的地方都不例外!”

    宛如春也跟着感叹道。

    小汽车经过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最后进入了宛家屯。蓝天一把汽车开了进去,集镇里也像全国其他地方的集镇一样,到处都是杂货店、小卖部和衣服店,只是规模上比城市周边的地方小得多。宛如春把汽车的前窗玻璃摇了下来,坐在汽车里向来往的行人打着招呼,他们都十分热情。蓝天一看得出来,他们的眼睛中都露出了羡慕的眼光。

    宛如春的家是在集镇左边的一个巷子里,那里早已经坐满了人,都是宛如春的亲戚。宛如春家正门上也已经贴上了一副对联,左联是“共度佳期室温暖”,右联是“同添喜气客风流”,上面的横批特有意思,写的是“梅开二度”,表明他们两个人都是二婚。

    在农村里二婚本来就只要两个人把衣服、被窝等搬到一块儿就可以了,但是宛如春却不同,因为她嫁的是亿万富翁,再加上大家都希望看一下,这位亿万富翁是不是长得三头六臂,与旁人不一样,因此他们的亲朋故友们不请都来了。宛如春的爸不得不办了几桌酒。

    “爸、妈……”宛如春叫道。蓝天一停好车后,也走了过来,一下子周围的亲戚、朋友们立刻就把他围住了。大家纷纷议论道:“哟,五十多岁的人了,真的看不出呢。”有的还说:“怎么看起来与如春相差无几呀!怎么看也不像比如春大二十多岁。”

    蓝天一走下车立刻向大家打起招呼来,他笼统地说道:“乡亲们,大家好了。我蓝天一在这里向大家问好了!你们呀,我也不知道叫你们什么,就只好一起向大家打个招呼了。抱歉!抱歉!”

    宛如春赶了过来,牵着蓝天一的手,来到她的爸妈面前,说道:“这是爸、这是妈。”蓝天一十分尊敬地喊道:“爸、妈,感谢你们养育了这么好的一个女儿,我一定会好好待她的,不会让她受苦、受累!”

    宛如春的爸爸,弓着自己的背哆哆嗦嗦地伸出自己的手,向蓝天一的手上握去,蓝天一伸出了自己的双手,紧紧地把他的手握了起来。她妈用身上的围裙擦着自己的眼泪,说道:“这下我的春就有盼头了、就有盼头了……”宛如春赶忙走了过去,说道:“妈,你干嘛呀!今天不是高兴的事嘛……”

    “我……是高兴……高兴……”她妈连忙说道。嘴都笑得像一朵盛开的花一样。

    蓝天一再一次握住了宛如春妈的手,说道:“妈,你要是有空的话,就与爸爸一起到我们那里住一段时间吧。我们呀,那里什么都有。有空就去吧,你们也好好看看你的女儿是不是在我那里受委屈了。呵呵……”

    宛如春的妈兴高采烈地说道:“只要你们幸福,我就开心了、开心了……”说完她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宛如春走了过去,紧紧地扶着自己的妈妈。

    自从她爸把宛如春嫁给她已经死去的那位丈夫时,宛如春的妈心里就一直不痛快,她总觉得自己欠着宛如春的。现在可好了,终于嫁给了一个痛她、爱她的人。

    天下的父母就是这样的,只要自己的子女过得好,叫他们做什么都是幸福的。哪怕每一天吃糠巴、咽咸菜,他们也觉得自己是在吃山珍海味。

    “天一,这位是我们宛家屯的宛镇长!”宛如春说着把自己的手指向面前一位相貌不凡的中年人,只见他一脸油光可见。

    “欢迎您呀!蓝董事长。”宛镇长说道,并热情地握着蓝天一的手。

    蓝天一也握着他的手,说道:“谢谢你了,宛镇长。谢谢你对我岳父母家的照顾,我嘛也没有什么礼物,就送给你们一家三甲医院吧。”

    “什么?你说送给我们一家三甲医院?”宛镇长惊诧地喊道。

    “对呀,刚才在路上我已经与如春说好了。呵呵,这所医院就算是我送给如春父老乡亲们的礼物吧。”蓝天一说道。

    在座的大家立刻欢呼雀跃起来。他们想这一座医院得花掉宛如春家多少钱哪!( 娇艳欲火 http://www.luoqiuxs.com/17_17288/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