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娇艳欲火 > 04
    济仁堂与往日一样仍然顾客盈门。凌子霄和蓝可卿走了进去来到了他们经常赌博的赌室里,依然玩着十六张麻将来。今晚与其他晚并没有两样,还没有玩到凌晨2点,蓝可卿就已经输的差不多了,今晚又是凌子霄赢。蓝可卿叹道:“唉,今晚手气还这么差,最后一门了,就回去睡觉了。”

    当蓝可卿这样说时,坐在他旁边的男赌客说道:“呵呵,我也得要走了,今晚只是比你强一点。唉……”

    另一名赌客说道:“好吧,咱们就玩这最后一门,下一次再来吧。”

    凌子霄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想自己今晚已经赢的差不多了,还是见好就收吧。

    这一门是蓝可卿旁边的那位男士坐庄,由他开始发牌。蓝可卿算了算估计这一次就是自己放冲了,也不过是把自己的筹码输光而已,而且庄家与自己一样今晚手气并不怎么样,她有足够的把握赌完这一把。她看了看凌子霄一眼,心中想道,希望这一次能够翻身,运气能够站在她这一边,以免凌子霄今晚送自己回去时又吹牛,她见不得凌子霄赢牌后,总喜欢在自己面前吹怎么高。蓝可卿想这是自己最后一次来到这里了,从此以后自己再也不到这个地方了。她希望自己这一次能够赢得这最后一门牌。

    取完牌后,蓝可卿的牌很好,她的信心很足,她觉得自己这一次至少不会输。凌子霄这时出了一张二筒,本来蓝可卿是可以赢的,她其中的一张牌就是听胡这二筒,但是他没有胡牌,放了凌子霄一马,因为她想胡一个清一色一条龙的。她抓起了一张牌,是一个五条,刚好把自己的这张二筒换了出去。现在只要别人出五条或者自己抓住五条就胡牌了。

    凌子霄看了看蓝可卿出了个二筒,微微一笑,说道:“你不会是胡二筒吧。”蓝可卿说道:“你说呢?”她知道此时打牌的四方都在猜测着彼此的心思,因此说的出的话要虚虚实实,所以她就反问了凌子霄一下。凌子霄也算聪明,她从蓝可卿刚才自己出的一张二筒中,略微犹豫了一下,就知道蓝可卿胡的就是哪张二筒。现在看到她又把二筒打了出来,因此估计蓝可卿已经把自己的牌换了。那么她换的是一张什么牌呢?凌子霄仔细地在脑子中搜索着,发现蓝可卿几乎就没有出什么条出来,因此肯定蓝可卿一定是胡清一色的概率比较大。于是说道:“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蓝小姐一定是胡清一色的条了,对不?”

    蓝可卿也笑了笑,说道:“凌先生,从你面前的牌来看,你除了打了一张二筒外,几乎就没有打一张筒,那么凌先生一定胡的是清一色的筒了,对不?”

    凌子霄也不置可否。他知道自己胡筒的这个秘密也许旁边的另两位也应该心中肚明了,现在他与蓝可卿之间谁先胡牌,就看谁的运气好了,于是说道:“蓝小姐既然这么有把握,那么咱们就赌这一把,谁赢了,谁就脱裤子,行不?”他忽然想起刚才在车上的话来,于是顺口就说了出来。他说这话的目的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并没有当真。然而坐在旁边的赌客却当真了。

    坐在旁边的两位赌客吆喝起来,要他们赌这一条,反正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他们又不吃亏。蓝可卿作为一个姑娘,本来是不打算做这件事的,虽然她很恨凌子霄,但是她觉得做这件事有碍观瞻。然而禁不起赌客们的一再起哄,她看了看自己的牌,认为自己这一门赢的概率相当大,于是蓝可卿答应了下来。

    凌子霄没有想到蓝可卿居然当真了,心中一喜。但是他很快也看出来了其中的门道,知道赌客门就是瞎起哄,即使这件事没有成功,他们也不吃什么亏。如果成功了,他们还可以顺带饱饱眼福。于是他说道:“这样吧,我输的,我就到你家脱裤子,脱你一个人看。你输了你就到我家脱裤子,脱给我看,行不?”这样一下就堵住了赌客门的嘴了,使他们想饱饱眼福的愿望落空了。

    蓝可卿虽然有把握赢得这门牌,因为她的牌确实太好了,但是她又有点顾忌自己的运气不佳,输掉了这门牌。要是真的输了的话,她可就得真的要到凌子霄家去脱裤子了。蓝可卿犹豫再三。

    凌子霄看见蓝可卿半天没有说话,忽然激道:“这样吧,你到我家只要把裤子脱了就成,那不一定要让我看了。但是你必须在我家里呆三天,并且这三天要听我的话,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蓝可卿一听,想道:“这样好,自己也不必顾忌了,即使自己输牌了,也不必一定要在凌子霄面前脱裤子,再说在他家上厕所不也是脱裤子吗?只不过在凌子霄家做三天苦力还是有点难受。”她咬了咬牙,说道:“好,咱们就一言为定!”

    凌子霄伸出了手,说道:“咱们以击三掌为誓言,怎么样?”蓝可卿想,不就是击三掌嘛,那有什么,于是与凌子霄击了三掌。坐在旁边的那位赌客说道:“好、好、好……君子一言,击掌为誓,好。”然后他对另一位赌客说道:“那咱们就站在旁边看热闹了?”

    “行,咱们就在旁边看热闹。咱们啊,就只抓牌,然后再出相同的牌,这样他们两就公平了,对不。”另一位赌客也表示了赞同,这样蓝可卿和凌子霄就相当于赤膊上阵了。当牌抓到一半时,旁边的一位赌客突然问道:“慢着,要是你们两个都没有赢牌呢?”

    凌子霄不假思索地说道:“那就算我输了。我就不信我会输掉这一盘。运气一直都站在我这一边的。”

    “好。”其余的三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然后问话的那个赌客说道:“你可不许后悔,凌先生?”

    “不后悔。”凌子霄气势如虹地说道。

    蓝可卿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在心里默默地念道:“菩萨保佑、菩萨保佑,保证我赢得这一门牌。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凌子霄从蓝可卿微微蠕动的嘴唇中已经读出蓝可卿肯定是在求菩萨保佑了,于是他说道:“菩萨只会是保佑好人的。”他的意思是说,你爸爸蓝天一把我的妈妈害死了,菩萨是不会保佑你的。

    蓝可卿发现凌子霄猜透了自己的心思,脸未免一红,说道:“菩萨保不保佑那得看打完了再说。你啰里啰嗦的瞎说算什么。”于是抓起了一张牌,是一张五饼,她看都没看地把她扔了出去,说道:“五饼,给你胡了。”

    凌子霄笑着看了看蓝可卿说道:“蓝小姐,你确定你刚才说的话算数吗?”

    蓝可卿问道:“什么话?刚才我可是说了很多话的。”

    “呵呵,我就知道蓝小姐说话很难算数的。”凌子霄说道。

    旁边那位坐庄的赌客说道:“蓝小姐,你这样就不够意思了,你可是与凌先生击了三掌的。”

    “哦,他原来说的是赌约的事呀,那当然算数了。怎么说我蓝可卿也是一方诸侯,在蓝氏集团里也是说话算数的人。”蓝可卿骄傲地说道。

    凌子霄再一次地问道:“那你的意思就是赌约算数了?”

    “算数了。”蓝可卿回答道。

    “不反悔了?”凌子霄进一步问道。

    蓝可卿答道:“不反悔了。不就是到你家去做三天苦力嘛,哪有什么呢?”

    “还有呢?蓝小姐。你可把最重要的部分说漏了。”旁边的赌客提醒道,“凌先生可是冲着这个赌约来的。哈哈、哈哈……”

    赌桌上的人,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凌子霄可没有笑,他只是很平静地看着蓝可卿,他想自己的第一步棋马上就要实现了。

    蓝可卿的脸立即就红了起来,但是她毕竟是出自豪门,自小就娇生惯养的,在她的脑子里,从来就没有个怕字,只听到说道:“不就是脱裤子吗?哪有什么了不起。”于是气呼呼地说道:“你还不发牌,可别耽误老娘的功夫,我还要回家去睡觉呢!”

    凌子霄开玩笑地说道:“那我就开了,老娘,你可别反悔了?”

    蓝可卿笑着说道:“开吧。”可是她那个开字还没有说话,她立即就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娇艳欲火 http://www.luoqiuxs.com/17_17288/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