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娇艳欲火 > 04
    殷管家急剧地喘着气,问道:“怎么样,小**?过瘾吧……”胡桃和着殷管家的问题也娇咛咛地说道:“我就是骚、骚呀……你快点、快点……我骚、我骚……”

    胡桃在殷管家急剧地抽擦中喊叫着,直到两个人发出一阵阵欢快的叫声……

    “老殷,你死哪里去了?还不给我把送易小姐送走!”凌云在书房中喊道。

    今晚虽然他没有与易范娜行鱼水之欢,但是他还是获得了应有的性满足。他已经把易范娜的性趣吊起了好几次,让易范娜实在是受不了啦。此时的易范娜倒是希望凌云早早地就进入自己的身体之内,然而凌云却仅只是抚摸,在把玩中把易范娜好好地玩弄了一番,他并没有像那秃头校长那样,没有几分钟就已经完事了。他是慢慢地享受。在凌云看起来,**并不一定要进入对方的身体内,有时候把对方脱光看看对方美丽的酮体,也不失为一种**的方式,何况此时你还可以用手抚摸对方,用自己的嘴亲吻对方,直到对方的**一次、又一次地被激起。瞧着对方在自己的抚摸下一次次的**,凌云觉得太美了。

    殷管家正好趴在胡桃的身上,听到了自己老爷的喊话,赶忙喊道:“老爷,我来了、来了……”

    胡桃紧紧地用自己的双脚夹着殷管家,舍不得让殷管家离开,因为她的兴趣刚刚被激起来,正在性头上。殷管家,赶忙说道:“小姑奶奶,还不放下你的脚,你没有听到老爷在喊吗?你不想老爷把我们两个都撵出门外吧……”

    “老殷,搞快了。可别忘记了把易小姐的钱带过来。”凌云又在书房喊道。

    殷管家见胡桃并没有发下的意思,他没有办法,又只好在胡桃的身上连续性地蹭了几下,赶忙应道:“知道了,老爷。我马上就过来。”

    在凌云房间里的易范娜,性趣刚刚被凌云调动起来,可是狡猾的凌云就撒手不管了。只见她从易范娜身边走了过来,然后站在房子中间拼命地喊叫殷管家,叫他把易范娜的钱拿来,然后送她回家。已经被凌云脱得一丝不挂的易范娜,好不尴尬,她在心中恨得凌云牙根直痒痒的。她平生最恨的就是这种人,当他们有意吊起你的胃口后,就撒手不管了,只看你的笑话。易范娜知道,凌云可以等一会儿再找一个女人过来,再一次与另一个女孩共度良宵,可是她却不行,她不可能在大马路上随便找一个男人与她共度良宵的。但是既然别人已经说了,让自己回家去,她也不好赖着不走了。天下男人多的是,并不是只有凌云才有那玩意儿,只不过现在她要得有点急而已。虽然今天她在凌云的面前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并让凌云在自己的身上抚摸过遍了,但是她觉得自己还是很清白的,因为她内心想着的始终是凌子霄,也正由于自己想的是凌子霄,因此她的性趣才被调动了起来。当她听到凌云叫殷管家送她回去时,她才感觉到羞愧,感觉到有点对不起凌子霄来。

    易范娜慢慢地穿着自己的衣服,当她穿好自己的衣服时,殷管家也已经从胡桃的身上爬了起来。他轻轻地亲了一口胡桃,说道:“亲亲,等一会儿,我马上就过来……”

    胡桃翘着嘴说道:“你可得搞快点,否则的话我可是睡着了呢!”

    “一定!一定……姑奶奶,你可别睡着了,我可是还没有完事呢!”殷管家说道。

    胡桃看了看殷管家,然后说道:“那你亲我一下!”

    殷管家乖乖地走了过去,在胡桃的脸上亲的一下,这时他才发现胡桃的双颊早已烧红了,她的性趣正处在旺盛期,于是说道:“好了,好了,我马上就来……”说完殷管家一溜烟似地跑了出去。当殷管家跑到凌云的书房前时,凌云还只是与易范娜走出书房,凌云说道:“老殷,易范娜姑娘的钱呢?”

    “哦,在这里,老爷。”说完他把钱递到了凌云的手上,凌云看了看,说道:“怎么这里面少了一万呀?”

    “老爷,我……”

    他本想是说:“老爷我是按照你的吩咐准备的。”但是话到嘴边,他又赶忙咽了回去,说道:“老爷,差了一万呀,瞧我这记性。我马上就去扑上……扑上……”

    殷管家本来就在胡桃身上刚刚折腾完,这一下子听老爷凌云这么一说,惊吓得他又流了一身冷汗,他悄悄地瞄了一眼易范娜,发现易范娜的脸颊像胡桃的一样红红的,他想难道老爷并没有动易范娜不成?

    正在他胡思乱想时,忽然听到他的老爷凌云说道:“去给我再拿五万过来。你难道不知道吗?易范娜可是我们凌家的老佣人了,现在人家有难处了,给这点钱算什么。还不给我快点,我就在这里等着。”

    “知道了,老爷。”说完他呼哧呼哧地跑向了凌云的账房。

    毕竟殷管家是上了年纪的人,等到他忙完这一切后,他已经气喘吁吁了,他现在感觉到要是今晚再到胡桃的房间里去的话,那就真的要他命了,于是他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可是他还只是刚刚躺下,胡桃已经跑了过来,说道:“死鬼,叫你做完事后就过来,怎么,原来你躲到这里来了呀!”说完,她一屁股钻进了殷管家的被子里。殷管家赶忙说道:“姑奶奶,饶了我吧,今晚我确实不行了。”胡桃那里顾得了许多,她首先在被子里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然后使劲地剥起殷管家的衣服来,殷管家在被子中央求道:“姑奶奶,饶了我吧,今晚我不行了……”胡桃并没有听他苦苦地哀求,只是用自己的手死劲地拨弄着殷管家的那玩意儿,直到殷管家的那玩意儿雄风勃发时,她才欢笑着搂紧了殷管家……

    易范娜回到了凌子霄的船型别墅,她躺倒在与凌子霄经常睡着的床上,把双手放在脑后。她想:凌云为什么能够霸占自己呢?说穿了就是一个字“钱”,看来这钱在这个权钱横行的世界是多么的横行无忌,要风是风、要雨是雨呀!像自己这样弱小的女子也就只能够任人宰割了。他们往往玩弄自己于股掌之间,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一想到凌云把自己抚摸得**迭起时,他居然不管了。想着、想着,易范娜忽然想起了凌子霄来。在冥想中她渐渐地入梦了。( 娇艳欲火 http://www.luoqiuxs.com/17_17288/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