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 > 第四百一三节 多疑的虎王
    心甘情愿主动做奉献是不可能的。人是我的,粮食也是我的,产出的利益还是我的。至于族群安危……这种更高层面上的重大问题,还是交给虎王陛下去解决。

    虎耀先虽然性格多疑,却不那么容易糊弄。纸面上的数据必须接受审查,如果什么也不愿意付出,只从虎王的直属领地上调集工人,到头来只会引发虎王的怒火。基于这方面考虑,吝啬的贵族们只能在私底下协商,忍痛各自拿出约定的人口和资源,发往厉风城。

    虎耀宗知道虎王为什么发怒。

    新方向构筑计划以放弃大面积的北部领地为代价。那里全是平原,无险可守,更重要的是厉风城至铁颚城之间需要制造战略缓冲区域,因此多达数十万平民被迫南迁。

    这是一个捞钱的好机会!

    迁移就意味着放弃。

    任何时代,任何平民都不会放弃故土。可是现在没办法,要打仗了,不想死就必须走。

    按照虎耀宗的授意,手下亲信带领士兵冲进平民家中肆意抢劫。他们对此有着冠冕堂皇的理由————陛下有令,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迁往厉风城,违令者格杀勿论。

    想要赶时间走得快,只能轻装上阵。这意味着抛弃家中绝大部分财产,随便带上几件衣服和少许粮食就匆匆离开。

    平心而论,谁也不愿意这样做。无论房子还是粮食,无论家具还是贵重物品,都是祖祖辈辈好几代人辛辛苦苦积攒下来。就这样随着一道命令说扔就扔,谁也不会心甘情愿。

    虎耀宗举起了屠刀:所有平民必须在一小时内离开城寨,全部迁往厉风城。超过时间仍然滞留在城内的平民,统统杀死。

    砍下来的人头具有强烈震慑效果。在死亡面前,个人财产又能算得了什么?被吓坏了的平民们急急忙忙离开城市。就在他们身后,虎耀宗带着亲信得意洋洋步入空城,收拢原本属于平民的财物,运走所有带不走的粮食。

    他狠狠赚了一笔。

    至整个南迁计划完成之日,虎耀宗从迁移平民身上强取的财物达到一个庞大数字。当然,他知道自己无法独吞,必须拉更多的人下水才能确保安全。就这样,从王室高层到具有影响力的贵族,所有人都得到了一份礼物。尽管如此,虎耀宗吞没的部分仍然数量惊人,足足超过他原有财富的三十倍以上。

    这种事情不可能瞒过虎王耀先的眼睛。然而连虎王本人也没有想到,备受自己信赖的心腹也被虎耀宗买通,报告事情经过的时候掐头去尾,只轻描淡写“虎耀宗在南迁计划中多次扰民,巧取豪夺,得到了相当于两百匹战马的财物。”

    虎耀宗经验丰富,他很清楚虎耀先对“贪腐”的容忍底线。少贪一些没有问题,对官员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尤其在虎王看来这其实是手下的一种弱点,对维持虎族内部政治生态有利,只要贪渎数额不要太大就行。

    报告隐瞒了厉风城以南所有迁移城寨储备粮的去向。这导致虎王耀先对厉风城的存粮现状产生了偏差。因为按照之前下发的诏令,虎耀先要求“迁移民众必须带走所有储备粮,运往厉风城集中存放。”

    这也是虎耀先接到巫林告急文书之后,拒绝调运粮草的原因。在他看来,厉风城虽然聚集了上百万平民,但短期内粮食供应绝对不成问题。但虎耀先万万没有想到,因为虎耀宗的贪婪,庞大的难民群在迁移过程中忍饥挨饿,一直走到厉风城,才吃上几天来的第一顿饱饭。

    虎耀宗脑海里涌起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只是他丝毫没有坦诚面对的想法,这样做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不对啊,厉风城的粮食很多,至少够吃三个月。”虎耀宗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离开厉风城的时候我亲自点验过,绝对没有问题。”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承认,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虎耀宗脑子转得很快,事实上他早就想好了对策————无论虎王耀先再怎么震怒,无论从厉风城传来什么样的消息,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所有事情统统推到巫林身上。

    曾经有过污点的人,永远都是罪人。

    虽然虎王重新任命巫林为国师,对他却没有从前那么信赖。猜忌与防备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会在人心这块沃土上茁壮生长。冰释前嫌这种事永远之存在于传说。泥模板上记录着遥远古代一个叫做“将相和”的故事。虎耀宗一直认为这故事跟童话没什么区别。至少自己做不到,虎王就更不可能。

    看着满面无辜的虎耀宗,虎王皱起眉头,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他对所有这些事情感到迷惑,进而产生怀疑。

    很明显,虎耀宗和巫林之间,肯定有一个人在说谎。

    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无论虎耀宗还是巫林,两人身边都安排了直接听命于自己的亲信。现在看来,前后两份密报出入巨大,对实际情况的描述和记录截然不同。

    虎耀先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虎耀宗和巫林撒谎在他看来并不重要,只要把他们的脑袋砍下来就能解决问题。关键在于,自己身边的亲信也加入到撒谎者行列……从今往后,我能相信谁?

    坐在高大的王座上,虎耀先在长达十多分钟的漫长时间里一直没有说话。

    前线急需的粮食,在饥饿中挣扎的难民,来自龙族人的威胁……所有这些事情在他看来都可以忽视。维持一个族群延续的关键在于统治,如果没有绝对忠心的手下,自己这个虎王就是一个笑话。

    长时间的思虑后,虎耀先做出了决定————派出身边最精锐的亲卫,前往厉风城展开调查。为了确保调查结果的真实可信程度,虎耀先接连派出五批调查人员。这些人彼此不认识,他们要做的就是即刻赶往厉风城,尽快查明事实真相,尤其是厉风城目前的存粮数字。

    他直接忽略了巫林与厉风城统领前后两份求取粮食调拨的密信。虎耀固执的认为就算大量南迁平民涌入厉风城,给当地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但每天的口粮发放应该不会出现太大缺口。

    毕竟秋收季节刚过,各地都有足够的存粮。

    厉风城也不例外。

    本王的确是下达了南迁的诏令,平民也不是傻瓜,他们肯定携带了足够的粮食。毕竟那是一整年的辛劳成果,是他们最珍贵的财产。

    就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如果要从巫林和虎耀宗两个人中间选出该死的撒谎者,虎王有更大的概率倾向于巫林。

    虎耀先认为自己是个公平公正的人。就算要砍下欺瞒者的脑袋,也必须先拿到足够的证据。

    ……

    龙族领地,铁颚城。

    这座原本属于虎族的城市正处于全面加固状态。

    沿着城市外围进行扩建,新造部分是一个个五十米见方的小型塔楼。建造模式没有依照传统的“口”字形四角式整齐排列,而是每三个塔楼为“品”字形的往复形式。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无论敌人从任何方向进攻,都会遭到防守者从多个层面的打击。即便摧毁其中一座塔楼,仍然无法破除对己方不利的防御面。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以远程武器长时间轰击,或者发起不间断的大规模进攻,彻底摧毁所有的塔楼。

    船队从雄鹿城源源不断运来大量钢筋。龙族拥有强大的冶炼和锻造能力,泥炭供应非常稳定,再加上铁颚城新建的水泥厂和制砖窑,根本不缺建筑材料。

    大规模建造城墙已经没有必要。事实上,这样的小型塔楼只是权宜之策。结构简单,造价低廉,以南面为主要防御方向构建基础警戒线。发动全城百姓,以龙族工程人员为指导,在短短的两个多月时间里,铁颚城外围已是遍布小型塔楼。辅以架设在塔顶的火炮,防御者们牢牢掌握了远程优势。

    永钢是新任的铁颚城城守。

    从前年开始,龙族就再没有“城主”这个职位,以“城守”取而代之。

    永钢是从磐石寨里出来的老人,是天浩的前辈,也是系统接受过各种训练的高层管理者之一。来到铁颚城后,永钢严格执行天浩制订的各项计划,全面展开内部整顿,收拢铁颚城原属虎族居民的同时,不断强化城市外围防御设施,将这里打造为一座真正意义上的水、陆双属性前出基地。

    自上周开始,从南面方向逃来大量虎族平民。他们主动要请降,希望得到龙族人的帮助。

    永钢对这些人来者不拒,打开哨卡全部放入铁颚城。

    所有虎族难民必须验明正身,至少有两个人证明其身份,才能进入铁颚城临时休息区,发放当日口粮,集结到一定数量后,押往位于城市东部的码头,登船,批次运往雄鹿城。

    铁颚城位置很重要,龙族与虎族之间只是签订停战协议,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和平。谁也无法保证什么时候开打,这得看局势,以及最高上位者的决心。

    无法得到两个人以上证明的虎族平民数量不多,这段时间以来约有七千人。无论男女老幼,全部编入“临时人员集中营”。永钢派出士兵将其押往虎牢关方向,充当筑路者。

    离开磐石城,前往铁颚城赴任的时候,永钢从天浩那里得知了连他自己都觉得难以想象的秘密————虎族国师巫林是我们的盟友。

    请注意,是“盟友”,而不是“我们的人”。两种说法虽有共通之处,却代表着两种颇有区别的意义。

    首批抵达铁颚城的虎族平民当中混入了一个巫林安排的信使。按照他在密信中的说法,厉风城目前滞留着大量平民,因为粮食短缺,巫林暗里地散布谣言,诱使大量平民离开城市北逃,藉此达到削弱虎族的目的。

    他做到了。

    至昨天统计的数字,已经有多达六十万虎族平民涌入铁颚城。其中绝大部分通过身份验证,雄鹿城方面也紧急增派了两倍的船只,运走大量平民,极大缓解了铁颚城的综合压力。

    在安抚这些虎族平民情绪的问题上,工作队和宣传队发挥了巨大作用。

    “评书”是摄政王的一大发明。宣传的人编写了很多故事:有钱财主看中穷人的美貌妻子,强行霸占;地主老财为了压榨穷人长工,天不亮就藏身鸡窝里装作鸡叫欺骗长工起来耕田;黑心商人打通木制秤杆灌入水银,在交易买卖的时候弄虚作假……这些故事发生在平民身边,虽然部族不同但很多人都有着亲身经历。

    当然故事本身不会以悲惨作为结尾,无一例外均以穷人以智慧赢得胜利结束。比如穷人的美貌妻子在没有失身的情况下,将财主家宅搅扰得无法安宁,最终只得打消霸占念头,还得附上一大笔财物;半夜学鸡叫的地主被长工识破,以“抓贼”为名将其痛打了一顿为教训;黑心商人的骗局被识破,反过来被坑。

    每个故事分为五段,每次评书一个小时。这些故事让虎族平民对龙族内部有了粗浅理解和认知,进而产生了依存和信赖心理。

    小话剧是宣传队的常见表演形式。一般安排在人多的空处,只要几根木头就能搭起幕布,道具也很简单,士兵们会在周围维持秩序,观众围成一个圈,每次表演都会吸引数千人。

    话剧是对评书故事的延伸,清廉官员为正方,无恶不作的反方要么是皇亲国戚,要么是地主老财。故事围绕着穷人的利益展开,所有话剧结尾都是恶人受到惩处,善良的人得到幸福。

    虎族平民看得津津有味,进而产生了强烈共鸣。工作队趁热打铁,以传单结合口号的形式在平米中间进行宣传。

    “摄政王殿下是所有平民的指路人。”

    “只有跟随摄政王殿下才能永远幸福。”

    “坚决拥护摄政王殿下,我们才能拥有更加美好的明天。”( 宿主 http://www.luoqiuxs.com/15_15364/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