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 > 第三百八七节 赔偿条件
    巫林脑海里忽然闪现出四个字————雄才大略。

    虎王耀先用深黑色眼睛在众人吵嚷与指责声中盯着立彬。

    虎牢关消息传来,他第一时间派出了七万人的增援部队。算算时间,这位龙族使者应该是与进攻部队同时出发。

    也就是说,这一切早有预谋。

    他抬起手,做个了向下按压的禁声动作。就这样注视着立彬,视线丝毫没有移动,冷冷地说:“本王派人杀了你们的国师?这是我听过最无聊的笑话。”

    巫林在心中暗自叹息,继而冷笑————虎耀先果然没有见识,居然在这种场合说这种话,而且对方只是区区一名使者。

    彼此位置尊卑不同,决定了在同一个问题上看法和立场。暂且不论对错,就算要争论,也只能是虎王对龙族摄政王。你对使者说这些话有什么用?他能代替龙族摄政王做出决定?还是被你虎王陛下威严的气势所震慑,替远在黑角城的摄政王修改赔偿条款?

    立彬的回答印证了巫林的想法:“我只是负责将这封信交给虎王陛下。这不是龙族与虎族之间的正式谈判,而是摄政王殿下对虎族提出的赔偿要求。”

    一种被羞辱的感觉随即涌上虎耀先心头。

    赔偿?

    被区区一个使者用命令式口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赔偿”两个字。

    我是王,是整个虎族至高无上的王啊!

    虎耀先脸上浮起狰狞的表情,凶狠的杀意一览无遗。

    他的反应很迅速,前后不过两秒钟,理智已经压倒了狂怒。

    “这就是龙族摄政王所谓的宣战理由?”恢复过来的虎耀先冷笑着摇头,发出故作冷静的嘲笑:“一个僭越之人,狂妄自大到极点的家伙。他先是杀了两位王子,紧接着杀了王女,最后干掉了你们尊敬的大国师……啧啧啧啧!这才真正是耍手腕的行家,偏偏没人能拆穿他的阴谋。好事情都被他一个人占了,还把牛族改成什么莫名其妙的龙族……有时候我真不明白你们牛族人到底是怎么想的。连这种乱臣贼子都能得到承认,被拥戴为王,你们难道就不觉得羞耻吗?”

    立彬保持着单膝下跪的正常礼仪姿势,他对来自虎耀先的冷嘲热讽充耳不闻。之前接受的外交训练有过类似场景应对————无论对方说什么,只能保持沉默。毕竟双方的身份悬殊太大,争论毫无意义。

    “这封信我收下了。”

    虎耀先高高扬起拿在手中的信,他本想用力撕得粉碎,狠狠砸在立彬脸上,却忽然间改变了主意。他随手把信递给站在右侧的辅政大臣:“都看看吧,这就是龙族摄政王提出的要求。”

    信纸很薄,不是传统的兽皮,在大臣和统领之间转了一圈,重新回到虎耀先手里的时候,大殿内部气氛变得比之前越发凝重,几乎所有人脸上都显出愤怒,带有敌意和杀意的目光纷纷集中到立彬身上。

    “简直太狂妄了。”

    “哼,什么摄政王,分明是个以下犯上的僭越者。”

    “竟然要我们割让铁颚城,还要拿出如此之多的金银……开什么玩笑,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这种要求。”

    怒斥再次成为主流,占据了整个大殿。

    信传给巫林的时候,他飞快浏览了一遍,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冷淡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变化,顺手递给站在身旁的一名统领。仿佛这东西与自己没有半点关系,陌生又遥远。

    他知道有很多人盯着自己————虎耀先安排的亲信,王室贵族的反对者,还有来自不同角落里的觊觎目光。

    虎王此前已经下令,暂时解除巫林国师的职务。这道命令在虎耀先看来没什么错,能有效安抚在改革过程中利益严重受损的贵族。他很高兴看到反对巫林的人从暗处主动站出来,这样有助于对整个虎族的统治……总而言之,受伤受创的人只有巫林,虎族目前的整体形式看起来不错,蒸蒸日上。当然,如果没有龙族宣战这件事,一切都会变得更加美好。

    巫林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说。稍有举动,就有可能被对手当做把柄,死死抓住进行攻击。

    信上的内容令他感到震惊。

    割让铁颚城?

    多达上千吨的金银?

    后者也就罢了,巫林毕竟不是狮王,也没有文明时代敏锐的经济理念,但他对土地和人口尤其敏感。铁颚城是虎族北方第一重镇,居民超过二十万。一旦割让出去,就意味着彻底失去虎牢关天险,以及稳定的后勤供应基地。

    任何稍有眼光的统治者都不会答应这个条件。这意味着北方门户大开,将战略主动权拱手让出。

    短暂的惊讶过后,巫林的思绪沉缓下来,心中泛起淡淡的嘲笑,更多的还是对那位年轻摄政王的轻蔑。

    本以为他是个颇有眼光的聪明人。现在看来,也是个没脑子的傻瓜,一个胃口大到恨不得直接吞下整个世界的狂妄白痴。

    巫林担任虎族国师多年,对虎族领地每一处的优劣态势有着清晰深刻的了解。

    在他看来,牛族灭掉鹿族,改称龙族,的确是一步好棋。

    只要有不同的种族存在,战争就会延续。并吞与征服是常态,可真正使被征服的部落与征服者融为一体,心甘情愿服从号令,在短时间内成为共同族群的一部分,进而在人力、物资等方面产生新的贡献,这才是真正令人赞誉的高明政治手腕。

    牛族出兵攻打豕族的时候,巫林已经看出一些端倪。但他认为不值得为了夹在狮族、虎族、牛族、鹿族和鹰族之间的一个野蛮部落消耗力量。豕人的地位只是炮灰,他们是部落战场上的消耗品。丑陋的相貌使他们不讨人喜欢,超过普通人(野蛮人)两倍甚至更大的胃口简直就是粮食无底洞。豕人不擅长耕种,他们占据的土地也很贫瘠。他们唯一的优点就是足够强壮,是所有部落都承认的优秀重步兵。

    征服豕人带来的实际利益不大,除了能打仗,他们一无是处。反过来,征服者还要为这些家伙付出大批粮食。可即便是拥有土豆和玉米的狮族,对于豕人的态度同样冷漠。道理很简单,因为缺粮,豕人对各部落均处于中立。无论是谁,只要拿出足够的粮食就能雇佣他们。

    豕族虽说是个小部落,却也有几十万人。想要全族雇佣,花费的粮食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想想他们在农耕方面低弱的能力,再想想养活这帮大肚皮战士的巨量消耗,任何有头脑的统治者都会犹豫,进而打消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

    巫林根本没有想到牛族竟然会对豕人下狠手。之前是削弱,接下来就是将整个豕族彻底吞并,在各部落之间流出一块贫瘠的空地。在惊愕之余,巫林也产生了看笑话的念头。他觉得牛族做了一笔亏本买卖,最迟第二年冬天,存粮就会被饥饿的豕人消耗一空。

    然而想象中的情况没有发生,接下来的事情,彻底颠覆了巫林对“治理族群”这四个字的理解。

    那些豕人俘虏非但没有遭到虐待,他们甚至得到了高于正常配给额度的粮食。他们没有饱食终日无所事事,而是扛着铁镐,背着藤筐上山采石,下洞挖矿。

    泥炭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只是神灵特别偏爱牛族,目前探明的泥炭矿脉几乎都在牛族境内。其实这种东西在北方蛮族看来并不重要,它的地位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普通木柴。正因为如此,当牛族商人用大车运输泥炭来到虎族城市经营售卖的时候,巫林对此并不在意。他是一个开明的国师,只要经营者诚实守信,遵守法律,老老实实交税,那就没有敌我之分。

    “盛兴隆”商行出售的泥炭很特别,那是一个个扁圆柱体的团块,表面有很多孔洞。他们管这东西叫“蜂窝煤”,卖价很便宜,绝大部分虎族人都用得起。

    用上几次泥炭,就会发现这东西作为燃料的优点的确远远超过木柴。耐烧、火力大,更重要的是用下来比木柴划算得多。

    泥炭很快被虎族人接受,“盛兴隆”的分号也迅速遍布大大小小的虎族城市。

    这些经商的牛族人很讲规矩,他们用售卖泥炭的利润大量购买马匹(母马)。这让巫林很放心,他随后从监视者那里得知,牛族人同样也在其它部落做着泥炭生意,尤其是狮族,泥炭换粮食是对双方有利的好买卖。一批批运往磐石城的玉米面、切碎晒干的土豆颗粒,以及粗面和糙米,养活了在山里挖矿采石的豕族人。

    巫林忽然发现牛族正在执行一项极其高明的战略计划。尤其是从“泥炭”这种商品所处的位置来看,豕人在其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甚至可以说是不可或缺。牛族没有因为数十万豕人的加入导致族群内部秩序崩溃,他们对豕人的合理运用和统治手段堪称绝妙。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巫林记住了“牛天浩”这个名字。

    接下来,牛天浩的所作所为,让巫林有种眼花缭乱,思维跟不上事态进展的畏惧感。

    他接连并吞的豕族和鹿族。没有使用军队,也没有爆发战争,直接逼服了螭族。

    牛族改称龙族的做法是一大创举,尤其是那面对各部落公开的“龙旗”,上面绣着一只据说叫做“龙”的神物。它有着豕族的鼻子、鹿族的角、螭族的身体、牛族的臂膀……

    以巫林的眼光,当然能看出这个被人为创造出来的神物并不完整。它缺少了一些重要的身体部件。无论龙还是龙旗本身都不重要,那位年轻的摄政王的确眼光朝前,他以全新的方式诠释了“征服”这个词。不难想象,此后被龙族征服的任何部落,都将有一部分图腾出现在龙旗上。

    这意味着承认,意味着融合。

    龙族不会放过虎族。只要听听使者立彬之前所说“虎族派杀手害死了我们的大国师”这句话就能明白,龙族人选择了一个绝好的借口,尤其是配合前段时间广泛传播的流言,他们早已在舆论和民情方面占据全面优势。

    可是,聪慧高明的龙族摄政王,为什么会提出“虎族必须割让铁颚城”这种不切实际的赔偿条款?

    无论虎耀先还是虎族的高等贵族,绝不会答应这种无理至极的要求。他们宁愿选择战争,也不会割地求和。

    在巫林看来,龙族目前的综合实力远远超过虎族。就算以大国师巫彭之死这件事做文章,最好,也是最恰当的赔偿要求就是人口。三万,顶多不超过五万。这样的条件符合虎耀先的心理预期,通过谈判获利的可能性很大。

    去年红月城一战,虎族损失了很多精锐。尤其是龙族人在盘陀江上的战船优势,虎族短时间内无法超越。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偏偏龙族人不打算让虎族喘息,他们猛攻虎牢关,虽然前线具体战况尚不清楚,但可以想象那是一场艰难的苦战。

    巫林对虎耀先已经失去了信心,但他毕竟是虎族人,考虑问题更多的还是站在自己人这边。他认为虎牢关不会轻易陷落。虎泽生是个稳重的统领,他早早派出信使,虎耀先也第一时间派出了五万名增援部队。就算龙族人拥有战舰,能沿着盘陀江而下,进攻虎牢关北面,或者直接进攻钢潍城,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打赢这一仗。

    去年钢潍城被一把大火焚毁,重建的时候就直接将那里按照要塞的规格进行设置。前几个月巫林视察过,现在的钢潍城比以前更难打,各种防御器械齐全,真正是高墙深沟,固若金汤。

    巫林不由得皱起眉头:为什么龙族摄政王会提出如此不合理的赔偿要求?

    突然,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从殿外跑来,一直冲到距离王座五米多远的位置,连滚带爬跪在虎耀先面前。

    那是一个身穿红色号衣的虎族信使。( 宿主 http://www.luoqiuxs.com/15_15364/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