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 > 第二百九六节 局
    城内的整体秩序还算稳定。天浩下达了临时管制令,由廖秋带领军队全权负责,为期两天的简单整肃过后,他带着巫源离开雷角城,前往牛族首都。

    那时候,关于这个年轻领主的各种故事纷纷在雷角城传开。

    他是所有故事里的主人公,英明神武,英俊智慧,带领族人解决了各种问题,引领磐石寨变成了今天的磐石城。

    这些故事在牛则宇看来不值一提,甚至连冷笑的兴趣都没有。他是过来人,虽是继承祖先的姓氏,却是不折不扣的贵族。牛则宇很清楚什么叫做“造势”,他只是觉得极不甘心————为什么天浩的崛起必须以自己的女婿死亡为代价?我和我的家族本该有着光明辉煌的未来,我的孙子将成为雷牛部的王,家族世世代代统治这个地方。可现在,一切都化为泡影。

    牛则宇对巫源的恨意是如此强烈,即将失去权力的恐惧更令他对周围的一切毫无安全感。

    既然无法得到权力,就必须尽可能得到更多的财富。

    金生与牛则宇很熟,他的商队经常往来于雷牛部各个城寨之间。有人说他是牛伟邦安排的商贸代理人,却只是捕风捉影,没有依据。牛则宇在看人方面自有一套办法:金生的商队与天浩一起进入雷角城,年轻领主押送巫源前往黑角城,金生仍然留在雷角城内销售货物,这本身就足以说明问题。

    贵族历来是商队的重要客户,金生每次来到雷角城,都会宴请包括牛则宇在内的雷牛部贵族,在友好快乐的气氛中谈妥一桩桩生意。

    牛伟邦虽然死了,生活却仍要继续。

    很自然的,众人在在宴席谈起了关于新王的话题。

    “大王就这样去了,不知道新族长会不会像大王之前那样照顾我们?”

    “我听说大王临终的时候把部族交给磐石领领主,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他这次从黑角城回来,会成为新的雷角之王。”

    “我看你是糊涂了,新王必须得到陛下的认可才能即位,他现在只能是代理族长,必须等到明年选出新的陛下,颁布诏书才行。”

    雷角城与磐石城是两个地方,牛伟邦与天浩之间的私交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有类似的想法。雷牛部在这片土地是上繁衍生息至今,继承祖先爵位的贵族多达数十,包括牛则宇和牛云涛在内,他们有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对于新晋贵族、有功者、从底层社会一步步爬上来的人有着强烈抗拒意识。就好像原本属于自己的领域被陌生人闯入,强行占据。

    站在大家都是同族的立场,说不上是敌意,却有着很强烈的反感。

    话题很快转移到奴隶方面。

    “大王留下那么多的好东西,这应该是我们的才对。”

    “别的不说,光是城里那些豕人俘虏,就该归咱们所有。”

    “没错,豕人应该是我们的奴隶。”

    没人知道宴会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酒。这种奢侈品价格昂贵,平时偶尔喝到一杯已经很不容易。酒精刺激着大脑,牛则宇觉得浑身发热,说话也变得肆无忌惮,因为其他人说话比自己更加狂放。

    “听我说,这是个机会。我们可以把那些豕人都变成奴隶。”

    “你在开玩笑吧?”

    “我说的是真的,巫源杀了大王,现在下面的人只关心磐石领主什么时候即位,没人过问那些豕人。俘虏是没有档案的,只有一个大概的数字。我们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弄几张奴隶买卖证明。”

    牛则宇感觉自己的大脑被魔鬼撕开了一个口子。

    是啊,没有来自上层的监管,这是绝好的权力交接空挡,只要抓住时机巧妙利用,就能从中捞到一大笔好处。

    “只要在购买文件上注明交易时间,再加上大王的亲笔签名,一切都不是问题。”

    “签名可以伪造,我掌管部族档案馆,那里有很多文件都有大王签字,只要照着样子模仿着誊写,跟原件没什么区别。”

    “至于有没有大王的戒指印章并不重要。现在是特殊时期,那个磐石领的年轻小子想要掌控雷牛部,就必须得到我们的支持。只要他的脑子没有坏掉,就不会在这个时候惹是生非。你想想,咱们牛族从来就是死者为大。牛伟邦尸骨未寒,那个小领主在王座上连屁股都没坐稳,他敢不承认这些奴隶买卖文件的真实性吗?别忘了,他只是一个人。可咱们呢?只要今天在这儿的所有人都买下几百个豕人奴隶,这件事就是咱们说了算。”

    “没错!一个人犯事儿,一个人砍头。一堆人犯事儿,谁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这叫法不责众。何况他还不是真正的雷角之王,只是一个代理族长。”

    当天的宴会很快变成了分赃大会,一张张兽皮文书誊写伪造,从战俘变为奴隶的豕人总数多达三万五千。好处人人都想要,也不知道是谁多嘴多舌,这个秘密很快扩散开来,更多的人得到消息纷纷加入。具体情况牛则宇不是很清楚,据他的估算,私下签发的奴隶买卖合约非常多,累积到现在,总数不会少于六万人。

    情况有些失控,可越是这样,牛则宇就越是觉得心安理得。

    大家都参与了这场争夺财富的盛会,就意味着自己的安全系数更高。

    如果不是天浩下令对所有豕人进行整编,今天凌晨派出两万名豕人前往矿场采掘泥炭,牛则宇永远不会主动走进族长宅邸。

    现在,他被狠狠按在地上。

    “你不能这样。”牛则宇从炎齿如山一般沉重的按压下拼命仰起头,扯着脖子尖声惨叫:“我女儿是牛伟邦的妻子,她……她是王后,你不能这样对我。”

    这是他最后的倚仗。

    牛云涛在旁边同样被死死按住,整个身体紧贴着地面,他侧着脸发出惊恐的喊声:“还有我……我女儿也是王后,牛伟邦的上一任妻子就是我女儿。”

    天浩坐在王座上,低垂着头,如雕像般沉静地注视脚下。

    “把他们的手砍下来。”足足静默了半分钟,他发出残忍的命令。

    炎齿带着凶神恶煞的侍卫分别将两人的胳膊拉开,举起锋利的长刀,在牛则宇和牛云涛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凌空劈下,断开的肢体伴随着鲜血弹开,失去控制的两个人在血泊中尖叫翻滚。

    “你们的胆子可真大,连部族之王的签名也敢伪造。”天浩面无表情扫过血腥的现场:“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是死罪吗?”

    鲜血从体内急剧流失的感觉非常可怕,仿佛身体里一下子清空了很多东西。牛则宇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尽可能不让断臂伤口触碰到石板,他拼命半扭着身子,从喉咙深处涌出堪比受伤野兽的嚎叫。

    “……是你……是你在背后主使。”

    “你是故意的,金生……他是你的人!奴隶买卖是个骗局,你……你想把所有人都骗进来……才好……下手……得到雷角城……还有,族长的位置。”

    “我要揭穿你的真面目……啊……我的手……我要你为此付出代价。”

    他虽然贪婪,却并不愚蠢。痛苦和后悔结合起来是一剂良药,牛则宇在惨痛中找到了真实答案。

    天浩将身体后倾,靠在王座上,缓缓闭上了双眼。

    炎齿虽然年轻,却在碎齿那里接受过长达好几个月的训练。他知道这是年轻族长开始思考的标志,于是一个字也没有说,同时用目光示意其他侍卫与自己一样,手持长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被砍掉双手的牛则宇和牛云涛不断发出惨叫和呻吟。

    过了近两分钟,天浩睁开双眼,淡淡地吩咐:“杀了他们。”

    “不……你敢……”牛则宇怒目圆睁。

    “求求你,饶了我吧!我愿意拿出……”牛云涛在痛苦中连声哀求。

    话未说完,手起刀落,两颗头颅带着碎骨渣子和血水在地板上翻滚,画出一圈鲜红的湿痕。

    炎齿和侍卫们将人头捡起,摆放在距离王座三米左右的地上。

    看着残破的死者遗骸,天浩眼里闪过一丝本能的厌恶。

    控制一个群体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整个群体都变成自己人。

    牛伟邦死了,他留下巨大的权力空间,雷角城的贵族肯定要为此展开争夺。他们不会在意年轻族长前面的“代理”两个字,只会按照他们喜欢的方式瓜分雷角城。

    有廖秋率领军队在明面上坐镇,这些人不敢乱来。

    然而粮仓里的老鼠仍得抓出来才行。

    平俊的情报部一直与商人金生有接触。说起来,这种接触其实金生主动提出要求。他虽是巫源的人,却不是巫源的狂信者。金生有自己的利益,与其说他是巫源的心腹,不如说是固守着底线的合作者。

    酒精是能让人说真话的最佳药剂。一百坛苹果酒,一场丰盛的宴席,再加上参会者都是身份对等的雷角城贵族,他们认为这是专属于自己的圈子,说话肆无忌惮,同时也是谋划着对付天浩这个年轻代理族长的最佳时机。

    金生选择恰当时机抛出了“买卖豕人作为奴隶”的话题。

    酒到半酣的贵族们一拥而上,丝毫没有察觉这是一枚隐藏很深的毒饵,毫不犹豫张嘴吞了下去。

    杀人需要理由,即便是天浩也不能乱来。

    伪造族长签名是重罪,没有得到允许擅自买卖人口(超过五人以上)也是重罪,利用权力侵占公共财产更是重罪。数罪叠加,就是死罪。

    “你们这些该死的混蛋!”

    没有任何预兆,天浩猛然从王座上跃起,一把抓住放在地上的牛则宇人头,带着说不出的狂怒狠狠砸下,然后拔出随身佩刀,追逐着在地板上滚落的头颅,一劈两半。

    “每年都有那么多的平民饿死,你们却视若无睹。”

    “廖秋和刚典领兵出征的时候,你们在哪儿?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的家族没有派出任何人参战,现在却要强行分走这么多的豕人,真正是厚颜无耻。”

    “一直以来,雷角城的居民只有七万人。你们在各处私建村寨,藏匿人口,拒绝缴纳粮税。牛伟邦顾及面子,没有对你们进行惩戒,现在轮到我了,你们觉得这一套还有用吗?”

    “既然你们敢做,那么我就敢杀!”

    天浩双脚分开站在原地,手中紧握着佩刀,力量如此之大,似乎要在坚硬的握柄上留下指印。他神情严肃,脸上皮肤紧绷,眼眸深处却透出残忍狂热的目光。他缓缓抬起胳膊,举高持刀的右手,低下头,伸出舌头,舔着溅在钢刀背面的血。

    “传令下去,按照名单抓人,然后抄家,公开处决。”

    在他的身后,炎齿与侍卫们单膝下跪,恭恭敬敬齐声允诺。

    ……

    伴随着“吱吱嘎嘎”的绞盘声,高大的城门徐徐合拢。

    廖秋和刚典分别带领所辖军队,迅速控制了城内的主要通道。

    总共六十三户,这是名单上的数字。

    所有贵族都是继承祖先功绩的后来者,有万人首,也有城主。他们只有头衔,却没有封地。其中有混吃等死懒惰无能的家伙,也有苦心经营新建村寨,梦想积累人口过万,成为真正城主,重现祖先荣光的奋斗者,然而在年轻族长的冷酷命令面前,他们没有任何区别。

    贵族身份是他们的原罪。无论好人还是坏人,无论想趁机捞一把还是想以豕人奴隶作为村寨发展基础,在天浩看来都是罪无可恕。族长之下不容许有第二种声音,他们连这个道理都不懂,死了也是活该。

    从老人到孩子,无一遗漏,总数多达五百三十九人。

    他们逃不掉,之前也没有任何预兆表明新任族长会突然动手。

    在抓捕过程中有一百多人因为反抗被杀,他们的尸体被强壮的豕人士兵用长矛挑起,竖立在各个街口的醒目位置。

    其余的人全部押往城市中心广场。( 宿主 http://www.luoqiuxs.com/15_15364/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