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 > 第二百八三节 其实我在帮你
    “尊敬的大王,我很早就看中了你屁股下面的那个位置,你得让出来。”

    “你以为我那么多年一直呆在赤蹄城只是为了避开你的眼睛?你以为我和你之间的矛盾永远都是以我认输为结束?呵呵,每次辱骂我的时候,你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凌驾于神灵代言人之上的感觉怎么样?其实这是我计划的一部分,实力相当的对手会引起警惕,你会随时关注我的动向。反过来,一个每次都输的对手就会让人感觉轻松。我在你眼里就是一只老鼠,一只蚂蚁,没必要浪费时间和资源特别留意。”

    “牛铜一直以为我是他最好的朋友,既然他这么想,我也没必要解释。他怎么想不重要,关键是我需要他的这种态度。我可以在赤蹄城自由进出,我也帮着牛铜做了很多事情。我承认,那时候我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我也没想过要杀死牛铜。这只是一种预备手段,我真的不希望走到这一步。”

    “一个部族只能有一个王。现在的王死了,就得换个新的。”

    巫源的微笑包含着强烈期盼,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在身前合握,毕恭毕敬对着天浩行了一礼,直起身子的时候,他特别加重了语气:“只要杀了牛伟邦,你就能成为雷牛族的王。”

    “这不是幻想,而是现实。我杀光了除他之外所有的王位继承人,走到这一步我们已经没有退路。我说过,我必须重新整理并认真对待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们是比朋友更亲密的盟友,是一条船上的人。”

    天浩神情严肃,他的语气透出一丝古怪:“我不明白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如此大逆不道,劫杀城主,囚禁大王,除此之外还有别的罪行,尤其是心甘情愿成为叛逆,为什么……”

    巫源打断了他的话:“叛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天浩竖起左腿,轻轻按揉着因为久坐酸软的肌肉,着动作引起站在四周护卫们的警惕,纷纷拔出佩刀,天浩却面不改色,注视着巫源,继续道:“你暗地里与狮族人勾结,在我们出兵攻打豕族的时候通风报信。獠牙城一役,你带着豕王卫队前往狮族求援,碎金城那五万援兵就是你带来的,如果不是我们及时得到情报,改变作战计划,整个雷牛族数十万大军肯定会被困在獠牙城,不是被狮王杀光,就是沦为奴隶。”

    巫源眯起双眼盯着天浩看了一会儿,阴沉的表情在脸上游走。良久,他缓缓呼了口气,紧绷的肌肉略微缓和:“现在说这些毫无意义。别忘了,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变化,朋友会变成敌人,同样的道理,生死血仇也可以化解。我们能走到一起,这就是我为什么费那么大力气干掉牛铜,把牛伟邦骗到这儿来的真正原因。”

    “阿浩,我们是一类人。”他再次重申,并用上了感情色彩丰富的昵称。

    “碎金城的狮族援军给我造成了很大麻烦,我本来可以不打那一仗。”天浩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自顾道:“按照我最初的想法,是以獠牙城为据点进行加固,把牛族领地扩展到那个位置,驻扎重兵,依托地形对狮族构成威胁。只要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个计划就能实施并得到全面完善。结果你打乱了我的部署,你从狮族引来援兵,我只能在最短的时间撤军,被迫放弃了自开战以来最好的机会。”

    这些话半真半假,巫源不清楚内幕,无从反驳。

    “我能理解因为野心而产生的疯狂,毕竟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天浩轻笑着,缓缓放平腿脚:“但我不明白,你能从中得到什么?”

    “牛铜死了,你的身份暴露,你做过的一切众人皆知,而且你胆大妄为,居然囚禁并残害大王。就算你跟凶牛部的关系不错,牛凌啸也愿意出面保你,但“名声”这种东西一旦掉了就很难再找回来。何况你选择赤蹄城执行整个计划,现在外面有几万军队驻扎,他们要么是对牛铜忠心耿耿,要么是大王的亲卫……我只问一句你逃得掉吗?”

    平静注视对面,天浩沉稳地问:“请你回答这两个问题。”

    巫源缓缓坐了下来,他整了整衣服上的皱褶,低头抚平光滑的布料,用指甲轻轻抠着溅在袖口上的一点干涸血迹,无声地笑了。

    “族长的权力很大,一族之王……嘿嘿嘿嘿……”他相貌英俊,笑起来很好看,笑声却透出一股说不出的诡异:“我为什要逃?只要族长一句话,我就是一个清白的人。”

    巫源抬起头,含笑的面孔透出满足和张扬:“你是从底层爬上来的,对于权力应该有着非常深刻的理解。一道命令,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就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这种感觉很舒服不是吗?你能掌控一切。成为十人首有十个人听你使唤,成为百人首有更多的人对你俯首帖耳。你成为了头领,然后是城主,你能控制并决定的事情更多了。上万,甚至几十万,所有人都服从你的意志,你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哈哈哈哈,这种感觉是不是很爽?”

    突然,巫源换了一副面孔,变成凶狠又狰狞:“让你放弃这一切,你愿意吗?”

    天浩冷冷地注视着他。

    巫源自问自答:“答案是肯定的。品尝过权力美妙的人永远不可能放弃这一切。他们会想方设法保住现有的一切。你也不例外。”

    天浩悠然点头:“你说的对。”

    巫源欢畅地笑了:“所以我现在给你更多、更大的权力。区区一个领主满足不了你的胃口。你和我一样,属于那种占有更多就想得到更多的人。我为你创造了机会,你可以成为族长,成为新的雷牛之王。”

    “所以你杀了牛铜,还杀了所有的雷牛王族继承者?”天浩平静地说:“接下来你还想杀牛伟邦。”

    “他是最后的障碍。”巫源并不否认:“我已经把他抓住,他哪儿也去不了。如果不是需要人质,他早就死了。”

    被捆在墙上的牛伟邦瞪大眼睛盯着巫源,滔天恨意伴随着身体颤抖释放出来:“……你这条该死的毒蛇,我……我饶不了你!”

    巫源双手抚掌笑道:“我要是你省点儿力气。你声音越大就死得越快。尊敬的大王,我给过你机会,只要你愿意合作,接受狮王陛下的货币制度,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我们还像从前那样是很好的朋友,亲密无间。呵呵……遗憾啊……”

    “我会把你的舌头拔出来!”牛伟邦恶狠狠的发出诅咒。

    巫源没理他,转向面对着天浩:“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你会成为新的部族之王,只要你一道命令我就能洗清所有罪名。没有叛族者,没有杀人犯,更没有忤逆纂位的弑君者,所有的一切都由你来决定。”

    “至于我想得到的东西……其实很简单。我要你在全族实行货币制度,当然前提是我的身份和地位不变,跟以前一样还是族巫。”笑意从巫源眼眸深处透出来,有隐隐的试探,更多的还是期待:“我会辅佐你成为最伟大的王,在雷牛一族的历史上留下名字。”

    天浩直接干脆地戳破他的谎言:“你想要钱。你所谓的货币制度,其实就是以不含金银的货币为基础,从平民手中掠夺财富。”

    巫源丝毫没有被揭穿的尴尬。他眼角抽搐了一下,皮肉不笑道:“这里没有外人。你说得对,与其躲躲藏藏,不如把事情摆在台面上来商量。你当你的王,我来掌管部族财产,这很公平。”

    天浩冷漠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变化:“如果我拒绝合作,你现在就让这些人杀了我?”

    巫源耸了耸肩膀:“不然呢?我干嘛要留着一个反对我的家伙?我给你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你却连看都不看一眼。我需要合作者,需要盟友,而不是从后面捅刀子的背叛者。”

    天浩叹了口气:“真不知道你从哪来的自信,居然认为可以控制我。”

    巫源发出讥讽的笑声:“祖先早已教会我处理问题的方法。你必须先发血誓,然后杀了牛伟邦。用古老的话说,这叫投名状。”

    天浩神情凝重,换了个问题:“杀了他……你觉得外面的士兵会相信我吗?这里是赤蹄城,有很多牛铜的亲信,剩下的就是王族亲卫队。廖秋亲眼看着我走进这座建筑,外面所有人都知道你杀了牛铜及其家人。就算他们相信我,我也没有把握能保住你。”

    “你太小看自己了,你在他们当中有足够的威信。”问题太多,巫源开始觉得烦躁:“磐石领主的名字在雷牛部如日中天,只要你即位为王,赞成者的数量肯定超过反对群体。何况我已经帮你杀光了其它继承人,没有人做你的竞争对手。”

    沉寂像巨大的岩石死死压在每一个人心头。

    天浩想起了自己来到这个陌生世界的很多画面。饥饿的部分来自宿主残存记忆,因为过于深刻,已经无法抹去,成为大脑烙印的一部分。悲惨的部分多一些,它们与饥饿重叠,涵盖了野蛮人的粗鲁愚昧,更有各种令人无语的可怕行为。有血腥,也有暴力,这构成了北方蛮族的日常生活,包括男人对女人犯下的罪恶,不堪折磨的女人拼死反抗,却被抓起来,成为祭祀仪式上献给神灵的礼物。

    神灵……它们渗透了北方蛮族的一切,就连巫源这种恶贯满盈的家伙,在这种精心谋划的紧要关头,最相信的仍是血誓。

    “你让我想起一个人。”天浩很平静。

    “谁?”巫源忽然变得警惕起来,他感觉有危险,却无法从天浩身上找出任何苗头。

    “曹操。”天浩吐字清晰:“他控制了皇帝,掌握了所有的权力。是非功过暂且不论,就他的各种行为和言论来看,你们是一样的,而且你比他更卑鄙。”

    巫源脸色逐渐变得难看起来。他从这些话里听出了天浩的拒绝,以及嘲讽。巫源强作镇定,发出冷笑:“我不认识这个人。”

    天浩坐下的位置背对着牛伟邦,他没有转身,抬手反向指了一下身后:“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放了他,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已经死了太多的人,我们都是一族同胞,哪怕你犯下如此之多的罪恶……我愿意保你,我们……是同族。”

    他很诚恳,浮现在脸上的痛心疾首是如此明晰,诚挚的语气加上丰富表情,就像老实巴交的父亲苦口婆心劝说走上犯罪道路的儿子悬崖勒马。站在周围的四名武装护卫不由得为之动容,他们冰冷坚硬的内心世界悄然松开一丝缝隙,有阳光照进来,尽管微不足道,却照亮了黑暗世界极其狭小的部分。

    巫源脸色一沉,他缓缓垂下头,左手插进浓密的黑发深处不断抓摸着,手指接触着发根,仿佛要把脑海里各种思维以实质形态揪出来。抚摸的频率越来越快,逐渐变成了用力抓挠,他其实并不觉得痒,只是烦躁,怒火中烧。

    “……你……我给你创造了那么好的条件,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只要你愿意,你就是雷角城新的主人。”巫源强迫自己做出最后的努力。

    “为什么一定要作恶?”天浩认真地说:“其实你可以成为一个善良的人,一个受人尊敬的大巫师。”

    巫源猛然抬头,这动作仿如触电,他眼眸深处释放出恨意,英俊的面孔瞬间被狰狞占据。

    “杀了他!”他在暴怒与绝望中咬牙切齿发出咆哮。

    在他嘴唇张开的一刹那,天浩已经开始了动作。

    看似双腿盘坐的外表是一种伪装,能迷惑对手放松警惕。右腿实际上没有盘曲,而是保持着足面向下倾斜,随时反蹬地面推动身体爆发的前兆。( 宿主 http://www.luoqiuxs.com/15_15364/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