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 > 第二百五十节 局势的改变
    师勇从未感觉像现在这样虚弱,整个人几乎要瘫在地上:“你是故意的……所以,你才放我离开……”

    天浩从椅子上站起,缓步朝前,在距离师勇很近的地方蹲下,凝视着他:“我可以向神灵发誓,从你被俘后,我从未做过对你不利的事情,从未散布过关于你叛变的谣言。我承认知道狮王陛下的诏令,但我真的不知道他会下令杀了你的家人。”

    他的确没有做过。

    早在几个月前,平俊就传回关于碎金城变乱的各种消息。天浩当时很惊讶,这的确出乎意料,无论狮王还是新任城主都像是自己人,在招降师勇这个问题上给予了最大帮助。正因为如此,天浩从未逼迫一直保持抗拒状态的师勇,也愿意在适当的时候放他离开磐石城,甚至慷慨给予粮食和饮水,以及代步的马。

    有些秘密只能让当事人自己去挖掘,说穿了反倒毫无意义。

    痛苦和绝望再次笼罩着师勇,抓住他的士兵们感受到肌肉力量正在消失,同时得到天浩以目光传递的命令,纷纷松开手指,悄悄从房间里退了出去,把所有空间让给他们。

    他滚热的泪水落在地上,很快变得冰凉。

    “我为陛下做了那么多,就算是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没有向咆哮城伸过手。碎金城以前是一片荒地,从我爷爷那被辈人就苦心经营,两千多人的小寨子变成城市,人口也越来越多。我从未亏待过那些平民,每年冬天我都会花时间明察暗访,给他们粮食和衣服,让所有小孩都能顺利活下来……结果呢,他们竟然用那么对我的家人那么残忍……他们分了他们……分了他们啊……”

    天浩没有说话,长时间保持沉默。他知道这种时候只需要做一个听众,而不是发言者。等到对方说累了,哭乏了,一切悲痛与疯狂就会平息。

    病态的白色充斥在师勇脸上,他胸前的衣服全是湿痕,泪水、鲜血、唾液、汗水……一片肮脏,破烂得不成样子。

    良久,师勇发出老人般的沙哑声音:“……你……之前说过的话,还算数吗?”

    天浩用沉稳锐利的目光看着他:“你指的是什么?”

    承诺过很多事情,一时间想不起来都有些什么。

    “……我投降……”师勇艰难地翻过身子,抖索着跪在天浩面前,额头轻轻触及地面,消耗太多力气且僵硬的身体只能保持这个姿势,他从喉咙深处发出期盼求助的哭喊:“我愿意投降……求你……帮帮我。”

    天浩注视着师勇发须花白的头顶,深邃的目光直接深入对方大脑,洞察着其中秘密:“你想借助我的力量帮你报仇?”

    师勇没有回答,发出低沉哽咽的哭声。

    所有关于美好的希望已经破灭,此刻他心里被复仇的黑暗笼罩,无论是谁,无论任何条件,他都愿意签订出卖灵魂的契约。

    哪怕是魔鬼我也愿意奉上一切。

    我失去了妻子,失去了家人。

    这世间已经没有值得我留恋的东西。

    我可以死。

    但在那之前,我必须从凶手那里讨还公道,让他们为此付出代价。

    ……

    这是一个安静祥和的秋天。

    时间向前倒退两个月。

    平俊没有从黑角城收到任何不好的消息,天浩将这种状况归功于大国师,如果没有这位老人劝说牛王陛下,事情肯定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牛凌啸在磐石城的遭遇像风一样传遍四方。虽然时间过去已久,“王妃被杀”一事仍在贵族圈里引起巨大反响,没人再敢提起磐石城的豕人战俘,却有更多声音质疑年轻领主的身份和权力。

    越来越多的贵族向牛王陛下进言,要求对磐石领的扩张加以限制。

    “那是个傲慢无礼的年轻人,他根本不懂得尊重贵族。也难怪,他本来就是穷小子,只是因为运气好才爬到现在的位置。他连牛伟邦的命令也不听,更不会服从陛下的命令。”

    “凶牛之王把他当做兄弟,他却连牛凌啸的女人都不肯放过。”

    “必须拆分他的领地,最多给他几个村寨就行,把磐石城拿回来,那种地方只能由大王直接管辖。”

    人心还是那些人心,谣言却随着形势产生了变化。没人再提“磐石领主意图谋反”之类的话,他们转而从侧面迂回,揣摩着牛王陛下的心思,口口声声一切都是为了牛族稳定和大局着想,要求划分天浩的领地,将利益归于王权。

    就连凶牛之王也不得不赞叹巫源的智慧。这位年轻潦倒的巫师在玩弄阴谋方面的确很有天赋。

    情况每一天都在发生变化,随着时间退移,继续用“藐视贵族”之类的谣言当做武器显然不合适。牛凌啸的王妃虽然漂亮,却不可能做到所有贵族都能分享。豕人战俘就不同了,在那种时候,以“置换人口”为招牌,所有贵族都会产生兴趣。

    “单凭一个凶牛部肯定不是磐石领的对手。你得拉上更多的人一起干。别忘了,牛天浩是个强大的家伙,何况他背后还站着几个大人物,以前是牛伟邦,现在变成了大国师。”

    这是巫源的原话。

    是啊……大国师!

    每次想到这点,牛凌啸就恨得牙痒痒。

    虽然都是行巫者,但大国师绝非巫源这种小角色能与之相提并论。牛凌啸算是贵族当中胆大包天,肆意妄为的典型,可即便是他也不敢对大国师有丝毫不敬。凶牛之王放荡不羁,他可以在公开场合称呼大国师为“那个老头”,却绝对不敢称其为老家伙、老混蛋、老不死、老杂种……可以戏谑,可以调侃,甚至可以开开玩笑,然而敬奉意识从很早的时候就深入骨髓,大国师的地位甚至高于牛王陛下,包括牛凌啸在内的所有贵族看来,应该算是在某种程度上与祖先摆在一起的重要人物。

    还是那句话:虽然都是行巫者,大国师与巫源这种自称“神灵代言人”的家伙有着本质区别。牛凌啸从不怀疑大国师能与神灵沟通,祈求,甚至要求神灵降下某些神迹。在凶牛之王看来巫源显然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因为他太年轻了,说句不好听的时间代表一切,想要得到真正的尊重,就得等到皱纹爬上你的脸,而且数量还得超过你双腿中间那枚核桃的皱褶。

    牛凌啸不明白大国师为什么要站在天浩那边?在他看来这实在匪夷所思。区区一个年轻人,勉强算是能与“贵族”两个字沾边。要说打仗我也会,无论勇气还是谋略我都不会输于别人,他能灭掉豕族只能说是运气好,换了是我同样可以做到这一点。

    之前散布的谣言没有任何效果,大国师坐镇黑角城,下令王宫卫队全面出动,一口气抓了好几千人。千万不要小看上位者追查真相的决心,就这样顺藤摸瓜找出一百多个算是谣言源头的散布者。就在牛凌啸和巫源提心吊胆,觉得这场追查很可能会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大国师却下令把那一百多人砍了脑袋,曝尸警示。

    “他不想把事情闹大。这样做对大家都没有好处。马上就到秋天,收获粮食,修缮仓库,整备物资……这些事情需要足够的人手,如果闹得人心惶惶,黑角城局势动荡,连带着扩散到周边区域,那才会演变成真正的祸乱。”

    巫源的分析很有道理,接触到了部分真相。

    稳定,是决定一切的关键。

    牛凌啸有生以来第二次感到了恐惧。上次产生类似的感觉是在磐石城,他用自己的脑袋发誓,当时如果不是跑得快,年轻的领主肯定不会改变命令,那些如狼似虎的卫兵会毫不犹豫杀了自己。

    他不知道大国师对谣言本身了解有多深,但可以确定,大国师并非不能追查,而是不愿意这样做。那个老人为了维持族群稳定付出了巨大心血,多年来一直如此,这是他与牛王陛下之间最大的区别,也是所有贵族真心实意对他心怀敬意的原因。

    尊敬归尊敬,但我想要的东西还是一点儿也不能少。

    麻痹的,何况老子还为此付出了心爱的女人。

    杀死牛伟邦的计划被迫暂时中止,先不说成功率,只要想到大国师那双睿智的眼睛,凶牛之王就觉得头皮发麻。

    事情走入了困境,真正的死胡同。

    巫源可怕的智慧在这种时候得到了体现。他绞尽脑汁,冥思苦想,决定还是以谣言为武器,对磐石领进行遏制。

    区别在于,这次谣言的连带利益者不是贵族,而是牛王陛下本人。

    “磐石城是一块肥肉,我们想要,其他人想要,陛下也想要。既然我们无法从其他人那里得到帮助,不如大方点儿,把这块肥肉直接送到陛下面前。哼……我承认大国师的确是个公平公正的人,他所做的一切都让我无话可说。磐石城毕竟是咱们牛族的领地,他牛天浩再了不起也是必须服从陛下的命令。如果陛下说要,他敢不给吗?哈哈哈哈……”

    牛凌啸简略思考了一下巫源的这些话,没有发现逻辑上的问题。他皱起眉头:“照你这么说,陛下当然能得到磐石城,可是我怎么办?我能得到什么?”

    和煦的阳光洒在巫源脸上,皮肤表面泛起柔和的光泽,迷人的微笑在英俊面孔上漾开,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无人相信肮脏卑鄙的阴谋出自他那颗令万千女性沉迷的脑袋。

    “你觉得牛天浩会老老实实服从陛下的命令吗?”巫源将上身往前探出,张开左手五指,做了个抓捏的动作。

    “不会。”牛凌啸想也不想便张口回答,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考虑。

    “陛下是天,他是天空笼罩下的一只蚂蚁。”巫源脸上的微笑变成了冷笑:“如果这只蚂蚁不听话,老天爷发怒,电闪雷鸣,降下滂沱大雨,说不定还会有冰雹大雪,活活把他淹死、冻死、压死……这种时候就需要你自告奋勇,带兵出征。反正陛下要的只是磐石城,至于人口、粮食、财物……都是你说了算。”

    这主意不错,成功率很高,牛凌啸很喜欢。

    巫源兴致勃勃。他觉得自己找到了人生价值,尤其是重新得到了凶牛之王的信任,相当于往权力核心又迈进了一步。什么复仇啊耻辱啊之类的想法当然要深埋心底,现在还不到算总账的时候,反正是帮着仇人打仇人,先让他们拼个两败俱伤,然后我才可能从中得利。

    愉快心情只持续了不到两小时,就被心腹从磐石城带来的消息狠狠击碎。

    商人金生一直是巫源的手下,他从赤蹄城派来一位信使,却不知道信使是巫源安插在自己身边的人。

    “你说什么,磐石城全面使用金属货币?”巫源满面惊愕,张大了嘴,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

    信使单膝跪在地上,因为事关机密,他的声音不大:“是的。金生为了查明事情真相,带着商队前往磐石城交易,对方以金属货币支付,而且这种钱可以在磐石城通用,无人拒绝。”

    说着,信使从贴身衣袋里取出一枚银币,恭恭敬敬双手奉上。

    巫源脸色铁青,呼吸节奏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急促。他狠狠咬住牙齿,完全失去了平时的优雅,几乎是抢一般从信使手中抓过那枚银币,随即厌恶地挥了挥手,示意对方离开。

    他比任何时候都需要独自安静。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用力攥着拳头,坚硬的圆形银币在手心里捏着很不舒服,巫源感觉自己抓住了久未谋面的仇人,要活活将其摁死、闷死,直至粉碎。

    天浩……

    他不是最反对使用金属货币吗?

    我之前对他进行过那么多次试探,都失败了。

    无数事实表明年轻领主是货币制度的反对者,他永远不可能站在我这边。

    可是现在,他居然下令在磐石城全面使用金属货币?

    巫源觉得,老天爷跟自己开了个大玩笑。( 宿主 http://www.luoqiuxs.com/15_15364/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