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 > 第二百零七节 烈牙城
    天浩上次对付钢牙部就是这么干的。

    先对付外围的小型村寨,封闭消息,然后集中力量攻击核心城市。战斗时间持续不长,攻势迅猛,猝不及防的豕人抵挡不住,瞬间崩溃。

    这招很管用,所以这次又来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巫鬃面色阴沉,她侧过脸,避开从对面直接冲进鼻子的那股臭味:“你大老远赶过来,口口声声说是有机密告诉我,就是这件事?”

    “国师您一定要相信我,牛伟邦已经出兵,我来的路上差点儿遇到他们。”巫源急不可耐,音量不由自主提高。

    “他们攻打的是哪个部落?”巫鬃问得很直接,透出浓浓的怀疑。

    “烈牙部。”巫源对此非常笃定,手下亲信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在这种事情上撒谎。

    “烈牙部?”年迈的巫鬃发出冷笑,带着一丝淡淡的讥讽:“我没收到烈牙部的求援,”

    巫源很精明,他立刻明白了巫鬃的想法,急忙辩解:“大国师您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骗你。您必须马上出兵,否则就来不及了。”

    停顿了一下,他补充道:“如果您不相信,现在就派出哨探前往烈牙部,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把消息带回来。”

    巫鬃认真地想了很久,饱含阅历的眼睛有些浑浊,仔细观察着巫源。

    “你是牛族人。”良久,她淡淡地说了一句。

    巫源的反应很快:“您不相信我?”

    “我们都是巫师。如果是别的事情,我会倾向于你那边。可是说到战争……呵呵,难道你不觉得这种事情过于儿戏了吗?你是雷角部的族巫,偏偏是你来报告牛伟邦正在攻打我们的领地……换了是你,会相信吗?”巫鬃眼神中的嘲讽意味更浓了。

    “我不喜欢牛伟邦,如果可能的话,我想把他的人头做成骨碗。”巫源已经平静下来。

    他说得很直接,巫鬃眼里的怀疑正在消失,却没有散尽:“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还是那句话:你毕竟是牛族人……好吧,你说烈牙部有危险,你们的人打到哪儿了?我当然会派人出去打探消息,但总得有个大体的方向吧!”

    “你们”这个词在巫源听来颇为怪异。他没有计较,略微思索,沿途经过的行进路线在脑海里出现。

    “他们在西北方的……”

    话未说完,一阵混乱的脚步和嘈杂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平静。房门从外面被推开,几名巫鬃身边的近侍拖着一名浑身是血的年轻男子跑进来。

    “怎么了?他是什么人?”巫鬃脸色骤变,从椅子上站起来。

    为首的侍卫队长神色严峻,恭敬地行了一礼:“启禀国师,他是烈牙部派来的信使。”

    前后几件事情联系在一起,巫鬃心里再无怀疑。她连忙从桌子后面绕出来,脚步轻快,根本不像是几十岁上了年纪的老妇。他凑近长途跋涉明显已经脱力的信使,又惊又怒连声追问:“快说说,烈牙城现在情况怎么样?”

    信使胸口急剧起伏,颤抖的声音难以连贯:“……烈牙城……被牛族围攻,大王派我……向大国师求援……尽快,否则就来不及了。”

    ……

    烈牙城战斗比想象中结束得更快。

    豕人特殊的相貌决定了他们无法被任何外族模仿。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基因传递,相互之间的认同感就此产生,哪怕不是同一个分部的豕人,仍会产生“他是我同族”的想法。

    来自文明时代的天浩深知封锁消息的重要性。他宁愿分薄兵力,也要派出大量哨兵在战线外围游走。祖木在虎族领地经营的生意很不错,前前后后送回来六百多匹马。天浩从中挑出一半用于繁殖,另外一半组建游骑兵。

    几千人的村寨,几万人的军队强推过去,顷刻之间被碾得干干净净,什么也不会剩下。

    后备部队展现出极高的工作效率。在前一阶段的战斗中,总共俘虏了多达四万余豕人,经过初步思想改造,他们很快接受现实,在少量牛族战士押解下,离开世世代代的居住地,缓缓朝着北面的磐石城而去。

    古代军事史上有过无数次战俘暴动的的例子。在天浩看来,这些可怕的案例无法成为这个特殊时代的危险依据。从某种方面来看,北方蛮族是一个整体,所有族群都会派遣最优秀的战士共同扼守锁龙关,相互之间的争斗虽由各部落上层贵族主导,对底层平民却影响不大。无论谁胜谁败,只是交换利益,反正王座上那个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替换,牛族、虎族、狮族、豕族、鹿族……只要老百姓能吃饱肚子,他们从不计较。

    唯一不共戴天的仇敌,就是盘踞在大陆南方的白皮,以及黑鬼。

    当了俘虏还能吃饱,这种事情在豕人看来难以想象,甚至有种虚幻的不真实感。

    当然,吃到满饱是不可能的,最多八成,或者七成。关键在于牛族人提供的食品味道很不错,有油盐,还有肉。

    对一些生活穷困的豕人来说,这已经是年节时候才能吃上的美味。

    天浩做在烈牙城王宫高大的王座上,看着几名士兵分别抓住烈牙王的两只手,踩住他的背,将他紧紧按在地上,天狂将长柄战斧高举过头顶,带着无可阻挡的狂暴力量劈下,头颅离开身体,带着喷洒而出的热血,远远滚落。

    平时对民众闭锁的王宫大门敞开着,集中在广场上的所有豕人俘虏都能看到这一幕。

    杀人是一种必要的统治手段,只有残酷的刑罚,加上死者的尸体,才能慑服活人的大脑。

    攻陷狂牙城同样的方法适用于烈牙城,区别在于混进城市的磐石城豕人数量没那么多。财帛动人心,只要给出足够的好处,城卫军厨子的位置不难得到。大把的麦角菌干粉洒下去,坚固的城门形同虚设。

    王宫内外到处都是士兵,强壮的牛族战士与豕人战士混编成小队,监视着上万名战俘聚集的广场。弓箭手占领了制高点,张弓搭箭,警惕寻找潜藏的危险份子。

    大殿和台阶上到处是血,更有面积大到上百平米的暗红,醒目的血痕从远处一直拖到近处,附近还有几具尚未处理的尸体。他们的头颅被砍下,光秃秃脖颈端口露出森白色骨头,负责行刑的牛族战士肩扛战斧,漫不经心用脚踢开散乱的骨头碎渣,几个强壮的豕人战士脱掉盔甲,高挽衣袖,抓住尸体胳膊或腿脚,费力地拉往广场右侧。

    那里堆起很多临时土灶,大锅里烧着水,已经沸腾。

    大殿外的平台上,四十多个豕人俘虏并排站在那里。他们有男有女,年龄不等,甚至还有尚未成年的孩子。所有人反绑着双手,全服武装的士兵在旁边看管。

    碎齿迈着沉稳矫健的步伐,穿过大殿,径直来到王座前站定。他弯下腰,恭恭敬敬对着天浩行了一礼。

    “尊敬的城主,一切都准备就绪,可以开始了吗?”

    天浩看了一眼被侍卫从地上捡起,装在银质托盘里,送到自己面前的烈牙之王头颅。

    这家伙究竟叫什么名字?

    凝神思考片刻,天浩决定放弃这种无用的烧脑行为。没必要在一个死人身上浪费时间,何况这家伙的身体已经被卫兵拖走,交给专业人士处理。区区一颗人头……外表狰狞,外表凄惨,就算知道他的名字也毫无意义。

    抬起右手,在空中轻轻挥动了一下,天浩淡淡地发布命令:“开始吧!”

    碎齿略一点头,转身大步走出殿外,站在那四十多个豕人排成的队首,发出洪亮威严且令人畏惧的狂吼。

    “城主有令,行刑!”

    被绳索捆绑的战俘们立刻脸上变色,他们挣扎着大声哭喊。

    “求求你,不要杀我。”

    “你们不能这样,我是烈牙部的万人首,是真正的贵族。”

    “饶了我吧,我是烈牙之王的弟弟,我是下一任王位继承人,我愿意跟你们合作,无论你们说什么我都会服从。”

    “我要见你们的城主,我要见你们的王。”

    “我愿意侍奉任何男人,无论你们让我做什么都行,发发慈悲吧……”

    碎齿棱角分明的脸上看不到宽容,寒冷天气仿佛冻结了他的面部肌肉,紧闭的嘴唇绷成一条直线,眼眸深处释放出不屑一顾的傲慢。

    他发过誓,磐石城主是唯一的效忠对象。主人的命令已经下达,这些人的命运已经决定。

    锋利的钢斧一次次挥起,一次次落下。金属劈碎人骨的声音是如此惊悚,无论哭泣、哀求、谩骂、呆滞……一颗颗人头滚落,各种各样的表情在死者脸上凝固,旁边有卫兵将他们收拢聚在一起,堆成一座三角形的山。

    天浩坦然坐在王座上,双手摆开,庄重的目光越过大殿外侧的刑场,注视着远处灰暗的天空,以及天幕下密密麻麻,连大气都不敢出的俘虏。

    烈牙之王以下,整个王族所有的血裔、万人首、千人首、身份尊贵的族巫,包括王后及其家人,无一例外,全部处决。

    只有平民才能成为战利品。

    投降的贵族在天浩看来毫无意义。想要得到千人首的效忠,就必须让他成为万人首。想要的万人首的效忠,就必须给他更高的位置。这是一笔怎么看都不划算的交易,磐石城养不起这么多的大人物,这些人不会因为保住一条命就对天浩感激涕零。只要他们活着,就是最大的不稳定根源。

    小孩子也留不得,尤其是烈牙之王的四个儿子,一个女儿。“悯其幼代其养之”的确是文明时代令人称颂的高洁行为,然而狼就是狼,它的本性是吃肉喝血,等到主人年老力衰,畏伏多年的野兽就会露出獠牙,报仇雪恨。

    磐石城的军事编制有“战狼”这个特殊单位。被驯化的黑嚎狼很听话,它们成群结队,数量多达六百多头。烈牙之王的儿女皮肉细嫩,它们很喜欢,吃得很开心,不断发出“呜呜”的欢快嚎叫,很快就把主人赏赐的美味争抢一空,连残留在地上的血也没有放过,舔得干干净净。

    该死的人都死了,周围一片死寂。

    天浩按住王座扶手,缓缓站起,迈着方正的步子,离开王宫,走出殿外。

    风像野兽一样呼号,吹起大片雪花,在烈牙城上空形成翻滚的白色狂浪,上下飞舞。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主人。”

    “服从我的,必将得到食物和衣服。你们已经看到逆谋者的下场,他们的尸体属于这里的每一个人,无论你们喜欢任何一种方式,那都是你们的自由。”

    “没有豕族和牛族之分,你们都是我的子民。”

    “神灵在上,它见证了我的胜利,见证了我的辉煌。你们将跟着我走向明天,走向幸福。”

    台阶正前方安装着几十个铁皮喇叭,形成特殊的扩音效应。这是天浩从多次实验中得出的结论:只要位置合适,体量够大,话筒拿在手里与摆在脚下没什么区别。尤其是十几只铁皮喇叭围成环状,站在圈子中央说话,扩大的音量足以让整个广场所有人听见。

    无论他们是否理解。

    无论他们是否明白。

    我已经做了该做的事。

    接下来,把一切交给时间,慢慢等待。

    下一个目标是豕族首都,獠牙城。

    ……

    信使拼命赶路抵达獠牙城,冲进国师府邸报信的时候,狂牙城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巫鬃对这可怕的消息感到难以置信,然而信使的身份经过确认,他无论如何也不敢在这种事情上撒谎。

    整个獠牙城陷入了混乱。

    巫鬃顾不上与巫源多说,急急忙忙带着一群手下进宫,面见豕王。

    老迈的王者风烛残年,噩耗对他造成的打击比巫鬃想象中更可怕。听完巫鬃的禀报,豕王当场中风,双眼瞪直,张开的嘴唇无法合拢,喉咙深处不断发出颤抖的“赫赫”声,流着口水,仿佛一个失去五感的活死人。

    宿主( 宿主 http://www.luoqiuxs.com/15_15364/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