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 > 第一百八四节 “难民”
    整个城卫军中队都睡着了。

    四个膀大腰圆的厨子走到碎齿面前,不约而同互相对视,以极快的速度从衣袋里掏出一根黑布条,用力系紧在自己的左臂上。

    从隐蔽位置拿出事先藏好的武器,碎齿带着四名厨师冲进城门凹洞,合力挪开沉重的钢制门闩,将密闭的城门徐徐开启。

    一名手下递给他一面早已准备好的黑旗,碎齿接过,将旗套在长柄战刀上,拔腿快跑冲出狭长的门道,站在被初升太阳笼罩的城外,高高举起战刀,用力挥舞,黑旗被吹得“猎猎”作响,迎风招展。

    城外平静的土地瞬间起了变化,无数人影从褐黄色的地上蹿起,他们顾不得拍打身上灰土,朝着敞开的城门蜂拥而来。

    远处,被丘陵挡住无法以正常视角看到的屏蔽山坳里,天浩站在两块巨大岩石形成的夹缝中间,眯起双眼,看着位于遥远视线焦点正中那面比豆腐干大不了多少的黑旗,微微一笑,抬手往下重重一压,带着说不出的亢奋发布命令。

    “时候到了,全军突击!”

    他是一个有着伟大理想的古代人。

    磐石城需要发展,需要更多的人口。

    自然繁衍的速度极其缓慢,想要达成目标至少需要几十年,甚至几百年。

    历史上无数例子早已证明:获取人口与财富的最佳手段,就是战争。

    豕人虽然强悍能战,但就族群整体实力来看,其实是北方蛮族各部落当中最弱的一个。只要有粮食和物资,任何族群都能雇佣他们为其卖命。这是一种极其悲惨的命运,同时也预示着极其可怕的未来,注定了豕族人只能在无休止的仇杀与动荡中苟延残喘。就算磐石城不动手,他们以后同样要面对来自其它血仇部落的疯狂报复。

    他们是真正的部族公敌,只是出于一些微妙的因素,暂时在几大部族之间形成平衡,勉强生存。

    把豕族列为优先进攻目标,不会引起其它部族反感,由此引发新一轮大战的可能性非常小,几乎可以不计。

    狂牙部有六万多人,对拥有四万居民的磐石城主来说,这是一块香喷喷的肥肉,只是体量稍显大了些,但只要尽可能张开大嘴,多嚼上一段时间,吞下去虽然有些勉强,甚至可能在吞食过程中被噎住,就整体来看,完全可以吃下去。

    身披重甲的天狂一直守候在天浩身边,他与另外一百多名精锐战士组成卫队,簇拥着天浩离开山坳,朝着远处的狂牙城走去。

    城内传来混乱的声音,可以听出各种腔调的“杀”字,有呼叫,有哭喊,还有乱七八糟的叫嚣与撞击。

    天狂走在天浩右侧后的位置,亦步亦趋。他对自己的弟弟充满了敬佩,更有一种说不出的畏惧。

    从制订到实施,天狂参与了整个计划。

    正因为如此,他现在才感觉如此震撼。

    这次作战,磐石城全民总动员。

    天狂第一次看到层级化社会制度带来的巨大力量。

    磐石城一直进行着人口普查工作。每一次大规模外来人口迁移都要进行仔细调查,审核结果以泥板模式保存。为此,天浩专门下令建造了大型档案馆。当时很多人对此表示质疑,认为这样做毫无用处,但现实给所有人上了一课:仅半天时间,磐石城就完成了对所有男女老幼的人员分层工作,除两千三百多人被判定无法参战留守城内,其余的磐石城居民全部在两天内完成整编。

    包括战团在内,有两万四千人的主战力量。这是一支规模庞大,构建成分繁杂的军队。有女人,也有青少年。他们平时就以“组”和“中队”的形式整合在一起,易于抽调,以团体模式互相协作。按照战时标准进行细化,其实只有八千左右的一线战斗人员,专业化士兵组成的精锐部队就更少,约为三千。但谁也无法否认,这两万四千人的确很能打,胜率相当大。

    辅助军团的规模为一万五千人。他们负责物资运输、战俘看管、维持营地秩序等工作。其实按照天浩最初的构想,辅助军团的规模应该扩大到三万人以上,这样才能对一线作战部队形成最有力的支援。但这次的情况较为特殊,只能边走边看,作战过程中暴露的各种问题留到以后再解决。

    狂牙部是一个特殊的豕人部落,只有一座城市,其余的居民点都是小型村寨。

    天浩的计划简单又粗暴:主战部队与辅助军团相结合,分成十五个两千至三千人规模的战队,同时对狂牙部所辖各村寨展开攻击。

    核心城市的确是最大最肥美的肉,可那种地方看上去很诱惑,实际上硬度十足,强咬乱啃,会把自己的牙齿崩掉。

    作战计划第一阶段执行效率很高,达到了天浩的预期。战争来的是如此迅猛,狂牙部各村寨毫无防备。新通寨、宁官寨、布素寨、天宇寨……大大小小几十个村寨被攻破,大量豕人战俘被押回磐石城接受整编,整个过程迅猛无比。

    得益于北方蛮大陆复杂的地理环境,加上蛮族从未有过道路建设的相关理念,导致通行艰难,耗时漫长,狂牙之王沙齿在獠牙城收到牛族大举进攻消息的时候,各战队已基本结束战斗,正押着俘虏在返回磐石城的路上。

    天浩再次将分散的战团合并,从中挑选出七千多名豕人战士,男女参半,假扮从各村寨逃出的难民,前往狂牙城。

    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计划。

    所有“难民”都经过身份确认,他们当众发誓效忠于年轻的磐石城主,忠诚度方面没有问题。

    化妆是必不可少的伪装手段: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留下了伤口,很浅的皮外伤,不会伤及骨头的那种。破烂的衣服是最佳道具,乱蓬蓬头发更能凸显战争时期对普通平民造成的伤害。他们脸上全是黑灰,身上也脏的不成样子,这样才符合不顾一切逃跑只求活命的正确形象。

    只要有武器,豕族女人也能成为战士。

    为此,天浩专门分发了一批带有浓厚豕族风格的武器。这是从钢牙部缴获的战利品,一直堆在仓库里,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狂牙部下辖制三十一座城寨,七千多“难民”就分成三十一批分别逃往狂牙城。

    第一批进入城市的难民遭遇了最严格的审查。只不过,在天浩看来,豕人所谓的“审查”其实就那么回事,随便询问几句,只要能答对所在村寨头领的名字也就过去了。

    一周多的时间,七千“难民”顺利进城,分别被安排在城市的各个区域。

    包括天狂在内,所有知晓计划的磐石城高层,对此瞠目结舌,震撼不已。

    永钢当时感慨地说了句话:“狂牙城现在就是一个熟透的苹果,只要我们伸手就能摘下。”

    攻破那座城市当然毫无困难,然而天浩想要更多。他已经视整个狂牙部为自己的囊中之物,不希望在战斗中死太多人。毕竟现在每一个活下来的豕人平民,都会成为磐石城未来强大的基础。

    接连不断的警报和危险预兆绷紧了狂牙城守卫者的大脑。枯木能力卓著,他下令从各村寨逃至狂牙城的“难民”中间挑选战士,充实军队。

    曲齿成为了狂牙城的十人首。

    碎齿摇身一变成了火头军,还有他手下的几个人也聚在一起,现在是狂牙城卫军里烧火做饭的厨子。

    在这个过程中,不必避免出现了一些人员损失。

    前前后后,有四个女人被城内的管事看中,其中两个女人很聪明,她们懂得自己的身体优势,推说现在是战争时期,谈情说爱之类的事情还是等到以后再说。她们虚以委蛇,并不排斥接吻拥抱,却死守底线。这在很大程度上迷惑了手握权力的“求爱者”,双方关系一度很融洽,甚至利用这种特殊关系完成了一些准备工作。

    另外两个女人死得很惨。一个性子刚烈,拒绝对方威胁,当场拔出刀子与威胁她的男人同归于尽。另一个在“求爱者”纠缠过程中说什么也补充,对方恼羞成怒,邀约多人将她活活打死。

    有两个男人被城内居民杀了。

    起因是粮食分配问题。有些狂牙城的居民思维很特殊,他们非常敌视这些来自其它村寨的“逃难者”,认为是他们带来了战争,打破了自己平静的生活,而且占用了本该属于自己的口粮配额。这些目光狭隘的家伙有好几十个,他们纠集在一起,要求城卫军统领枯木把所有逃难者赶出去。这种要求当然不可能得到满足,却刺激着他们的私心越发膨胀,进而演变为可怕的仇视。

    他们打死了两个“难民”。

    理由很简单:你们不属于这里,滚回你们自己的寨子。

    突发事件很快激发了城内两大群体的对立。“逃难者”集团要求严惩凶手,枯木一时间也没了主意,只能尽量劝解,同时在两大群体居住地中间安排了一个城卫军中队……在他看来,这种事情无法判定孰是孰非,一切只能等到战争结束再说。

    三天前,曲齿夜间在城墙上值守的时候,悄悄往城外射了一箭。箭杆上帮着一小块兽皮,约定今天发动进攻。

    天浩带着六千名进攻部队隐藏在山坳里。入夜,他派出五百名最精锐的战士,在夜色掩护下偷偷接近狂牙城,在距离城墙百米左右的位置就地挖坑,用很薄的土层盖在身上,留出呼吸空间,在那里静悄悄潜伏了大半夜,直到天明。

    比起文明时代的“古人类”,北方蛮族的肉眼进化程度很高,他们当中从未出现过“近视”之类的眼疾患者,即便是在夜间,也拥有野兽般的视觉能力,只是看得不太远。

    这个时代的蛮族城寨夜晚完全归于黑暗统治,没有足够的光亮,很难判断敌我。何况狂牙城内还有多达数千名己方潜伏人员,为了避免误伤,天浩决定将作战时间改为白天。为了确保迅速拿下城门,五百名精锐士兵必须潜入到距离城门很近的位置隐蔽,耐心等待信号。

    先头部队已经杀入。

    后面是天浩率领的主力。

    狂牙城,破了。

    ……

    混乱与杀戮持续了一整天。

    混入城卫军充当厨子是曲齿的主意。他这段时间在磐石城吃了太多的好东西,对煮菜做饭颇有心得,味道调理也恰到好处,前后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曲齿从最底层的烧火工一跃成为主厨,很受城卫军官兵欢迎,吃过他煮的菜,所有人都说好。

    一个人有了地位和权利,提携更多的人只需要一句话就行。

    包括碎齿在内,总共有一百多来自磐石城的“难民”混进了狂牙城军方厨师队伍。他们平时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脏活累活抢着干,做菜好吃而且不像之前那些混蛋厨子偷偷克扣粮食,以良好表现赢得了所有人一致赞许。

    所以当他们在约定时间拿出装有麦角菌干粉的袋子,往汤锅里下料的时候,没人觉得他们在使坏,而是凭着模糊的经验,认为那是质地粗糙的盐。

    不是所有人都中招倒下,但保持清醒的城卫军已经很少,无法对战意十足的牛族战士构成威胁。

    人们从城主府的储物间里搜出了沙齿。他躲在那里瑟瑟发抖,恐惧的表情与巨大身量毫不相衬。两名战士把他强行拖出来,他一直用双脚蹬着地面挣扎反抗,发出不甘又畏惧的尖叫,仿佛即将接受悲惨蹂躏命运的无辜少女。

    他被推搡着带到城市中央广场,这里挤挤挨挨都是人。

    天浩在钢牙城曾经干过一次同样的事情,他比以前有经验,更加熟练,知道哪些环节应该避免,哪些环节应该扩大发扬。

    这是一次毫无悬念的城市陷落,所有城门都被控制,无人逃走。

    在广场正前方,沙齿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 宿主 http://www.luoqiuxs.com/15_15364/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