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 > 第一百六九节 粮食与棉花
    天浩耸了耸肩膀:“那是你的自由。如果你认为我不是一个好主顾,完全可以另找别人。比如狮族和虎族,他们人多,对布料的需求很大。”

    说着,他抬手指了一下敞开的房门:“我不会拦着你。”

    福全的怒意只持续了不到两分钟。

    他没有迈开脚,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冷静与清醒逐渐平息了愤怒火焰,他听出天浩没有开玩笑,更不是故意调侃。

    时刻保持理智的人,总会想到更多。

    就适居性来看,左所寨附近的综合环境其实很不错,尽管河流在夏季偶有断流的情况,发生几率却不大,像今年这种程度的干旱就更是少见。寨子周围有大片平整的耕种区,每年雨季河水会从上游带来大量腐殖质,层层堆积起来,土地自然变得肥沃。

    但就位置来看,左所寨又显得颇为尴尬:刚好位于鹿族与牛族接壤的边境,距离鹿族其它城寨路途遥远,往返一次要花费很多时间,极不方便。

    统治者的决策非常重要,直接关系到领地的生死存亡。

    前年,左所寨百分之六十的土地都用于种植棉花。福全对此很有把握,事实上也是如此,包括当时的磐石寨,附近各部落大小城寨都需要棉布,为了渡过寒冷的冬天,他们愿意拿出大批粮食交换,价格自然水涨船高。

    那一年,左所寨村民吃得很饱,几乎家家户户的女人都怀了孕。吃饱肚子的男人才有力气,才愿意在女人身上花费时间和精力。

    备受鼓舞的福全去年下令,让寨子里所有土地都用来种植棉花。他觉得这样做应该没有问题,高昂的棉布价格决定了这是卖方市场。尤其是冬天,御寒才是头等大事。

    现实再次证明了与想象之间的差距: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左所寨积攒的棉布只卖掉三分之二,虽说换到了足够的粮食,积压在仓库里的大量布料却让福全忧心忡忡。再加上磐石城往鹿族领地大规模修路的消息,他越发有种强烈的危机感。

    一些之前从未想过的问题,像炸弹一样在福全脑子里爆开。

    磐石城接连收纳了多达数万的豕族人,难道他们不穿衣服?

    就算豕族人天生强壮,皮糙肉厚不惧寒冷,单凭体质就能熬过冬天,可是夏天怎么办?难道仍是赤身裸体光着屁股干活?

    男人也就罢了,可是女人呢?

    福全缓缓转过身,偷偷看了一眼天浩,眼神有些摇摆不定。他用力咽了口唾沫,不太确定且试探地问:“阿浩……你……你真的不需要棉布?”

    天浩意味深长地看着福全,抬手指了一下椅子:“坐下来谈吧!”

    满腹疑问的福全重新坐下,这实属无奈,尽管男人的尊严告诉他立刻站起来拍拍屁股一走了之,理智却不允许这样做。

    “棉布,我当然要。但是你的要价太高。”天浩说得很直接:“相当于去年三分之二的价钱并不低。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到其它寨子问问,就知道了。”

    “其它寨子?”福全心中的不安越发深重:“你跟他们联合了?”

    天浩笑了:“这一切其实是你自己造成,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说什么?你……你这是什么意思?”福全觉得越发糊涂。

    天浩已经完全料到了他的想法:“跟我来,给你看点儿东西。”

    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大厅,走到外面。来来往往都是人,福全羡慕得不断发出赞叹,觉得这种繁华程度毫不亚于牡鹿城。周围的人纷纷朝天浩弯腰行礼,跟在他身后,福全觉得自己就像跟着一个真正的大人物。

    正前方有一座高塔。大块条石堆砌成基座,五十米长的四条边构成一个正方形。塔楼高达上百米,只有这样才能符合警戒要求,与野蛮人远超文明时代人类的巨大身形相对应。

    迈开脚步,走上塔内台阶,福全看到这座分层建筑有着惊人的厚度,内部有一个个用金属壁板隔成的小房间。上了三楼,在向外敞开的攻击位置,他看到一台台威力惊人的重型弩炮。

    “这里面储备着粮食和水,还有大量的弓箭。遇到紧急情况,只要把下面的大门反锁,谁也攻不进来。站的高才能射的远,无论是谁进攻这座城市,都必须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天浩看似随意的解释。

    以前来磐石寨的时候,福全见过这种塔楼。他知道这是一种专门为应对战争而建的防御设施,却从未想到塔楼威力竟然如此强大。

    “这是城里的禁地,除了警戒部队,还有得到我允许的人,谁也不能进来。”天浩的表情很放松,带着微笑:“如果有人想偷偷溜进来看个究竟,我会砍下他的脑袋,挂在墙上。呵呵……一种很不错的装饰品。”

    一时间,福全无言应对。

    很快,登上了塔顶。

    眼前一片开阔。

    之前在楼梯上的时候,福全就知道即将看见壮观辽阔的场景。他曾经爬上很高的山峰,俯瞰过辽阔的大地,有过心旌荡漾的激动与震撼。他觉得这是天浩故意施展权力的做法,让自己亲眼目睹整座城市收入眼底的视觉刺激。毕竟,“权力”总是与宏大、壮阔、广袤之类的词联系在一起,效果非凡。

    这座城市没有福全想象中那么大,尤其是站在如此高度向下俯瞰,各种建筑变得矮小,街道上密集的人群也变得稀疏。这不难理解:四万人听起来很多,可是按照文明时代的标准,顶多算是一个小县城。

    天浩抬起手,指向北面的远方。

    随着他的指引,福全看到清朗的天空下有辽阔大地,越过脚下这座城市的外围防御地带,远处阡陌纵横,尽是一片生机勃勃的绿色。柔和的阳光笼罩着大地,早晨刚下过一阵雨,湿润的空气产生了折射,美丽的光晕释放出一副漂亮的画卷。

    福全不由自主张开嘴,瞪大了眼睛。

    到处都是麦田,地里的庄稼正处于旺盛的生长期,绿油油的,就像一块覆盖在大地上的厚绒毯。面积之大,彻底颠覆了福全对“耕种”这个词的理解和认识。他从未想过人类活动竟可以达到如此可怕……不,应该说是恐怖的规模。感觉整个世界根本看不到其它景观,所有的一切统统被麦田占据。

    旁边,传来天浩仿如赞叹的声音。

    “今年雨水不错,秋天会有一个好收成。我不缺粮,不要说是四万人,就算这个数字再翻三倍也不成问题。我们有鱼,大海是最好的农场。只要把这个消息放出去,就会源源不断有人加入进来。只要给他们食物,给他们住的地方,他们就会心甘情愿为我做事,用劳动换取他们梦寐以求的幸福。”

    “对了,还有棉花。”说着,天浩用手指了一下更远的西北方向。

    福全不是超人,没有站在几千米外清清楚楚看到一只蚂蚁的本事。可他毕竟种了那么多年的棉花,对这种农作物非常熟悉。远处的景物虽然模糊,但从颜色及大体上的外观,足以让他判明天浩没有撒谎,那的确是棉花。

    一根可怕的刺,狠狠扎入了福全的心脏他没有骗我,这种规模的棉花种植程度,完全可以满足磐石城的需求。

    只有现实才能击碎不切实际的幻想。福全终于明白天浩没有胡言乱语,也并非强行压价。

    “可是……你……阿浩,你现在种了那么多的麦子,还要派人修路,你哪儿足够的人手纺线织布?”这是萦绕在福全心中的最大疑问,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自信,这是目前仅剩的筹码。

    天浩狡黠地笑了:“你以为鹿族的纺织技术真是只有你们猜知道的秘密?”

    福全感觉心脏正在遭遇低温,骤然缩紧:“你是说,上次大王派军队攻打,被你抓住的那些俘虏?”

    “那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天浩的语调平静且带有嘲讽:“很多年了,各部族都在相互打探彼此的秘密。据我所知,鹿族的织布机在五十年前就已经泄密。虎族、狮族、牛族、鹰族……几乎所有部落都有仿造。你们对棉花的管理也远不如狮族对马铃薯那么严格。大量种子外流,只要花上几年时间就能得到成规模的棉田。我说话可能有些难听,但你们鹿族以前的大王的确是个糊涂蛋,天底下第一号大白痴。当然,也许这是他前人犯下的错误,可现在已经无法更改,后悔也来不及了。”

    “你们现任的王很精明,他牢牢抓住了把棉花纺成棉线的这道工序。简单来说,就是效率。整个北方大陆所有部族公认你们鹿族的纺织技术独步天下,但我很清楚,只要有足够的棉线,就根本用不着为了布料发愁。”

    福全死死盯着天浩的脸,发寒的口气充满了恨意:“这是鹿庆西告诉你的?”

    “他知道的秘密恐怕远不如我这么清楚。”天浩嘲笑道:“秘密在于纺锭的数量,正常情况下是一个,你们鹿族的机器经过改良,一次能用两个以上的纺锭,最多能达到四个。这就是为什么所有鹿族村寨每年收获季节都要把棉花运往族城,交换对应数量的棉线,再运回各自村寨织成布料的真正原因。呵呵……福全大哥,我说的对不对?”

    福全觉得身体里所有力量瞬间流失,他踉跄着后退,最后失去支撑,重重跌坐在地上,满面颓然。

    “你怎么能这样……你们……怎么能这样做……”

    很多人认为,与狮族交换粮食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但实际情况根本不是这样。左所寨距离狮族领地很远,正常情况下要走八至九天,如果用大车装运货物,速度还会更慢。长途运输会消耗大量体能,一来一去,很多粮食在路上白白浪费。

    狮族的粮食也不便宜。与其说现任狮王是个聪明人,不如说他是个精明的生意人。玉米和马铃薯这两种高产作物在狮族内部的种植量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在优先满足族群人口消耗的前提下,狮王宁愿让部分土地闲置,甚至荒芜,也不愿增加更多的粮食产量。

    一公斤粮食可以卖到两个便士,甚至三个便士(狮族货币),谁会愿意放弃利润做烂好人?其它部族成百上千的人活活饿死,跟我有什么关系?要知道保持粮价可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这需要复杂的统筹安排,还需要理顺方方面面的问题。只要狮族永远死守住这个规矩不变,饥饿的人们就永远没有更好的选择。

    照此计算下来,前往狮族换粮,最终得到的数量远不如从磐石城就近交换。

    当然,这是按照去年粮价得出的结果。

    如果左所寨的人们自己种粮……产量暂且不论,收益就远不如种棉花纺线织布。

    经济类作物与生活基础作物之间的耕种矛盾,在文明时代也是被翻来覆去讨论的重大问题。福全简单的大脑肯定不如那时候的专家学者,但他有着专属于自己的单纯理解:种棉花收入高,比种粮食更好。

    可现在的问题是,生产出来的棉布卖不掉。

    天浩不会给他解释原材料与深加工之间的价值对比关系。他蹲下来,面带微笑:“福全大哥,要不咱们商量一下,以后你们左所寨的棉布,我统统包了。”

    磐石城每年需要大量棉布,天浩不可能拿出大量土地种植棉花。之所以带着福全来到塔顶登高远望,是为了从心灵深处给他重重一击。毕竟,磐石城今年种植棉花的土地面积很大,已经超出了福全的正常逻辑范围。其实这些棉花全部织成布料也远远不够,但天浩不愿意在这方面浪费资源。总之一句话,能蒙就蒙,能骗就骗。

    福全盯着他,语气很生硬:“你给的价钱太低了。”

    “那随便你,反正我无所谓。”天浩的笑容非常邪恶:“反正你也看到我正在派人修路,用不了多久就能连通你的寨子。到时候,就算你想卖,我也不一定要。”( 宿主 http://www.luoqiuxs.com/15_15364/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