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 > 第一百四七节 艰难的活着
    与其它豕族村寨一样,方谷城也缺粮。

    城主元图之所以绞尽脑汁带人加入铁齿讨伐磐石寨的大军,并不是脑子抽风,而是需要通过战争获得战利品,维持自己的统治。

    如果将一个人的日常食物供给标准以百分数计算,那么方谷城的豕族人均指数最多只能达到百分之六十。而且这个数字只针对壮年男子,女人、老人、儿童还将按照族内群体重要性顺序排位递减。

    这些事情对天浩来说不是秘密,早早布局的情报部门从各方面收集信息。

    元图领兵带走了城里的相当一部分存粮,所有人都在翘首期盼他胜利回来。

    他们或许不太熟悉钢牙之王长什么样,毕竟那是高高在上的大王,钢牙城离这儿也很远。但城主不同,他从小在这里长大,即便身为贵族,狭窄的活动圈子注定了这里大部分人都与他熟悉。随着那颗冻结成冰块的人头在人群里传来传去,隐隐传来了哭声,人们脸上的恐惧程度更深,悲苦的表情也越来越重。

    很多人在犹豫,更多的人做出了与女人同样的决定,他们纷纷走出来,跪在天浩面前,以自己熟悉的方式发下血誓。

    天浩端坐在台上,稳如泰山。

    部族之间的战争就是这样,只要确保得到足够的利益,没人会坚持信念顽抗到底。说穿了,谁也不会把自己当成外人,大家同属于北方蛮族,是一个有着不同图腾的整体。这与对抗南方白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北方与南方属于外部纷争,部族之间属于内部矛盾。

    花了三个多钟头整队排序,刚过中午,庞大的人群按照命令缓缓离开广场,离开这座他们熟悉并生活过的城市,朝着远方的磐石寨而去。

    方谷城里几乎没有任何值得掠夺的战利品。

    没有兽皮,粮食数量不多,没有贵重金属……饥饿的豕族人把所有东西都拿出去交换,他们穷得连乞丐都不如。

    这里最有价值的存在物,就是人口。

    这也是天浩之所以决定对钢牙部趁势发起全面进攻的原因之一。

    一个穷困至极的部族并不可怕。这意味着他们没有精良的武器,也没有足够的存粮长期作战。只要攻破其中个一个点,整体态势就会摧枯拉朽般彻底崩塌。

    但穷疯了的豕族人也非常可怕。正因为他们什么都没有,为了活命,他们什么都愿意做。

    这样的一股力量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

    八千一百零三个人,这是黑齿逐个点算后报给天浩的数字。

    点点头,天浩直接在脑海里将这个数字过滤。他用力按住黑齿的肩膀,这动作驱散了大部分黑齿心中的惴惴不安:“带着他们走吧,磐石寨会成为他们的新家。”

    路上肯定有人会趁机逃跑,现在的数字无法作准,最终抵达磐石寨的人肯定没有现在这么多。

    天浩转过身,正视着黑齿:“我得感谢你的帮助。如果没有你,这一战会死更多的人,活下来的豕族人也更少。”

    黑齿脸色涨得通红,他张了张嘴,很想说点儿什么,最终却没有发出声音。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天浩认真地安慰道:“这不是背叛。你是牛族人,是我的兄弟。说起来,你帮助了方谷城里的大部分人。元图死了,铁齿也死了,如果不跟着我们走,这个冬天有很多人会饿死。”

    黑齿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他感觉眼眶湿润了,有种说不出的东西在心里滚动着。

    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曾经的同族。

    然而誓言不可违背。

    如果不是真正到了走投无路的困境,谁也无法体会两头为难,必须从诸多道义深处找出并选择其中之一的那种绝望。

    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东西都能放弃。

    但有时候,你不得不放弃。

    突然,黑齿张开双臂,死死抱住天浩的肩膀,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长久以来的委屈和恐惧,这一刻得到了淋漓尽致的释放。

    虽然这一幕在旁人看来很滑稽:黑齿身材高大,足足高过天浩一个头,依靠与被依靠的关系完全翻转,看起来极不协调。

    天浩轻轻挥手拍打着黑齿的后背,发出缓慢低沉的叹息。

    “没事儿的,哭出来不丢脸。”

    “我明白……我理解……”

    “现在,我们回家吧!”

    ……

    总体来说,回程还算顺利。

    为了安定人心,天浩下令按照正常供给标准给所有豕族人发放口粮。

    吃饱是没有问题,只是食物品质无法做到与磐石寨战团一样的标准。这些食物来源于方谷城仓库,豕族人早已习惯。

    沿途发生了四次逃跑事件,前前后后杀了三百多人。

    不是每个投降者都愿意发誓,在方谷城的时候天浩也不可能强迫所有人发下血誓。如果真要以哪种方式进行甄别,跟从大队离开的人只会更少,恐怕连现在一般的数字都不到。

    抵达磐石寨的方谷城豕人约为七千七百名。

    天浩不在的时候,天峰成为了代理头领。他带着一队士兵连忙来到寨子外面迎接,将成群结队的豕族人带进去,逐一安置。

    “老三,你们怎么这么晚?天狂和永钢他们两天前就回来了。”天峰拉住天浩的手,上上下下看个不停,担心地问:“你没出什么事儿吧?有没有受伤?”

    天浩笑容里透出发自内心的轻松。一个多月了,他第一次觉得背在身上沉甸甸的担子终于能够放下:“方谷城是计划当中最远的攻击目标。没事,我很好。大哥,现在寨子里的情况怎么样?”

    天峰边走边说,他神情凝重:“人太多了。连立寨、双堆寨、前兴寨、全宇寨的所有豕族人都来了,加上你今天带回来的这批,总人数超过了一万八。”

    “二哥他们的伤亡大不大?”这是天浩关心的另一个重点。

    “不大。开战前,你对形式估计得很准,永钢和天狂他们按照后备计划进行,四个寨子留守的豕族人跟你想的一样:寨子头领和能打的男人都死了,剩下的都是女人和老人,只要答应给他们足够的粮食和衣服,吃上几顿饱饭,都愿意跟着过来。”

    说到这里,天峰压低音量,用力咬了咬牙:“老三,咱们的存粮不多了。一下子进来这么多人,我真怕出什么事儿啊!”

    “粮食的问题不用担心,至少到明年夏天以前都可以维持。”天浩对此早有计划:“祖木的商队正从虎族和狮族大量购买粮食,尤其是狮族,只要泥炭供应没有问题,他们随时都能卖给我们芋头干和玉米面。”

    “另外,就是海里的鱼。路上我想过了,黑齿他们这次表现不错,可以放给他一部分权力,让渔场那边加快造船的速度,现有的渔船来回几班倒腾,让那些受过训练的豕族人轮流上,人交替着休息,但船不能停,只要有鱼,咱们就不会缺粮。”

    天峰仍然忧心忡忡:“老三,照这种搞法,海里的鱼会不会被咱们全捞光了?”

    听到这句话,天浩脸上浮起一丝古怪的神情。他想笑又不敢笑,只能憋着。

    在文明时代,只要是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发生。

    加上这次从钢牙部各城寨掳来的豕人,磐石寨满打满算人口数量达到了两万五千。比起文明时代东方国家高达十亿以上的庞大人口基数,就像高山脚下的沙子一样渺小。

    不要说是区区一个磐石寨,就算供应整个牛族,海里的鱼也不会因为捕捞而绝种。

    “别担心,不会发生那种事。”他安慰着天峰:“这段时间周边寨子没什么情况吧?”

    “永钢回来的早,我听他说了。”天峰对天浩话中所指心领神会:“以罗他们肯定没把消息送到雷角城。长风回来带着人走了,我给他们安排了马,路线也按照你说的分头行动。估计现在大王已经收到消息,正带着人往咱们这边赶……你们走了以后,寨子周围我安排了三十个游动哨,发现情况就点火烧柴放烟……你放心吧,一切都很安全,平林寨和漳浦寨还派人来问过需不需要帮忙。”

    天浩终于放心了。

    他的微笑里透出疲惫:“大哥你就多费心了,我得去好好睡一觉。这么多天……我快困死了。”

    ……

    食物像一剂良药,缓缓抚平了豕族人恐惧的心。

    每天发放的食物数量不算多,刚够吃饱。种类简单,大多时候是鱼汤,里面有成块的鱼,面饼和腌肉的数量较少,另外就是蔬菜。

    牛族一直有着在冬季利用地窖储存蔬菜的做法。大面积种植的白菜入冬前有充足的收获量,天浩执掌磐石寨后,教会人们用陶罐和盐大量腌制酸菜。这勉强算是增加了少许食物供应种类,让单调的菜单勉强看得过去。

    磐石寨的居住空间再次变得拥挤。

    天浩下令对寨内人口结构进行全面调整。

    大量豕人男子被安排进入矿井挖掘泥炭,除了向远在其它部族的商队供货,还得向寨子旁边的砖窑提供燃料,烧出更多的砖。

    冬天上山采石很困难,但是现状逼迫着人们做出改变。天浩派出战团在周边巡猎,确保采石场与寨子之间的道路畅通无阻;每天都有人在这条路上清除积雪,方便运输石块的畜力车正常来回。最后,所有进山采石的人发放双倍口粮。

    随着堆积如山的大批布料发放下去,满满当当的仓库彻底清空。

    吃饱、穿暖,这两个标准是天浩的具体施政方针,也是巩固他威信的基础。

    对于征服者,豕人肯定怀有愤怒与憎恨,肯定有人想要复仇,肯定有人不会老老实实服从管理。

    天浩对此并不觉得意外。还是沿用以前从老办法,将所有豕人分成小队,从中挑选出十人首和百人首,以小队为单位,按照各自不同劳动分项成果累计进行比较,获胜的一方得到奖励,排名最后的小队日常供应略有缩减。只要有活儿干,大量消耗体能,疲劳会成为压制大脑思维的最佳助手。尤其是在适当提升生活质量的前提下,愤怒与憎恨会逐渐缩小,对未来的美好期盼有很大概率能将其替换。

    寨子里的牛族人没有闲着,没有任何人可以高高在上。他们被分派到各个豕人小队,按照天浩的意图,将他说过的原话完整复述。

    “咱们都是一家人。”

    “别说什么豕族和牛族,其实咱们之间都是兄弟。”

    “看看人家崮山寨的兄弟,他们很早就过来了,还有米泉寨和联康寨也一样。他们在这里过得很好,有饭吃,有衣服穿,说实话,能有阿浩这样的好头领,简直是你们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一个头领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平民百姓的生活水准。

    仔细想想好像真是这样。以方谷城为例,元图担任城主这么多年,大家每年都得接受雇佣出去卖命。带回来的东西不多,还要拿出很大一部分上贡给大王。

    “你们傻啊!自己辛辛苦苦挣回来的粮食,就这么交出去,白白养着钢牙城里的大王亲军。那些人吃得白白胖胖,到头来你们遇到什么事情他们也不会出手帮忙。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好像是的。

    仔细想想,这样的想法越发深重,越觉得深以为然。

    文明时代的大量例子早已证明,思想政治工作对稳定民心有着极其重要的效果。

    天浩在战团内部设立了“政治委员”一职,随着大量豕人充入磐石寨,这个特殊群体也在扩编。

    曲齿对来自身边的变化感到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也不会相信多达上万名豕人居然在短短几天内改变态度,从抗拒到接受,以可怕的速度融入了磐石寨。

    就因为有饭吃?

    就因为有衣服穿?

    还是因为天浩带着人,每天晚上与豕人们面对面亲切交谈,了解他们的需求,为他们解决实际困难,在悄无声息的过程中建立起威信?( 宿主 http://www.luoqiuxs.com/15_15364/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