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 > 第一百一六节 我想起来了
    詹建华有些意外:“大王……他什么时候到?”

    “今天晚上。”天浩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这还是你告诉我的。”

    我?

    詹建华的头再次疼了起来。他没有在大脑里找到相关记忆,仍然一片空白。

    他怀疑天浩在撒谎,却找不到对方撒谎的理由。

    因为对方的要求实在太简单了。尤其是自己站在一个王子的位置,他的诉求仅仅只是帮助解除死亡危机,洗白谋杀者的身份。

    当然,从旁观者的角度看来很简单,换了是母亲被杀的鹿族王子,那就是血海深仇。

    “抱歉,我一下子想不起来……”、

    詹建华用手肘杵着椅子扶手,指尖用力按住头部,似乎在思考。天浩所在的位置无法看到他的眼睛,深沉的黑色中闪烁着冰冷。

    突然,没有任何预兆,詹建华猛然抬头,冲着紧闭的房门方向张口大喊:“卫兵,快来人,都给我进来!”

    天浩呆住了,他用惊恐不解的眼神看着对面。

    房门从外面被强行推开,两名身材魁梧的精壮汉子冲了进来,他们后腰上佩着刀,凶狠的眼睛直接盯住天浩,随即转移到詹建华身上,变得畏惧和拜服。

    “阿慎、凯博。”詹建华从宿主大脑里搜索到这两名侍卫的相关信息,这让他打消了部分疑虑,却没有彻底消除怀疑。

    “主人,有什么要吩咐的吗?”阿慎一边问着,一边与凯博同时单膝跪倒在地上,脸上充满了虔诚与尊敬。

    詹建华抬手直向天浩,发出森冷的声音:“抓住他。”

    “你说什么?”天浩呆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等等,你不能……”

    阿慎的动作非常迅猛,他如猛虎从地上跃起,握指成拳,狠狠砸向天浩的头部。后者虽然及时作出梵音,却有些猝不及防,只能勉强离开椅子,无法同时挡住从侧面方向袭来的凯博,被重重一拳击中腹部,当场疼得弯下腰,双手捂住伤处,身体蜷缩成一团,脸色惨白。

    詹建华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就这样默默注视着疼得直冒冷汗的天浩。过了五秒钟,才淡淡地说:“用绳子把他捆起来。”

    凯博转身出去拿绳索,阿慎抬脚用力踩着天浩的肩膀,他满面警惕,右手住佩刀的握柄,随即偏头转向詹建华,认真地问:“大王子,现在就宰了他?”

    “不,暂时还不用。”詹建华淡淡地说:“这件事情还是交给父王来决定……对了,父王什么时候能到?”

    “估计快了。”阿慎眼里闪过一丝疑惑:“殿下说过,此事由大王子您全权负责,我们要赶着时间先把人抓住,因为事情紧急,大王和卫队随后就来……怎么,您不记得了?这还是大王子您告诉我的。”

    “我当然记得。我只是考考你有没有记性和脑子!”詹建华森冷的目光从阿慎身上掠过,再次移动到天浩身上。他轻轻挥了挥手,随口吩咐:“出去吧,我有话要跟他单独谈谈。”

    阿慎点头答应,一边提起踩住天浩的那只脚,一边问:“大王子,要不我把他的腿砍下来,这样会安全些,就算他想跑也跑不了。”

    詹建华惴惴不安的心随着这句话彻底平静下来。他的目光变得更加柔和,呼吸也没有之前那么急迫,脸上甚至露出一丝和缓的微笑。

    “用不着。你先出去,回头我会好好赏赐你。”这一次,詹建华脸上的笑容真正是发自内心。

    阿慎以极其谦恭的姿势倒退着离开房间。

    狭窄的空间再次变得安静下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双手被反绑的天浩挣扎着坐起来,他艰难地用腿脚蹬着地面,勉强保持平衡,低哑的声音充满了不解与恨意:“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詹建华咧嘴一笑,就像套着一个万圣节的鬼脸面具,黑沉沉的眼睛释放着凶狠与狂放:“将军阁下,您来的太晚了。”

    天浩感觉有些意外,他对“将军”这个词很陌生。花了几秒钟在脑海里搜索,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休眠。可是没办法,周围所有的人都这么做了,就算我个人拒绝也毫无意义。休眠者自动晋升一级军衔……哼!多么好听的借口,多么令人惊喜的奖励。可是这有什么用?我喜欢香烟,喜欢啤酒,喜欢夜店里动感十足的音乐,喜欢搂着身材火爆的漂亮妞在那种地方释放精力,然后开个房间,让她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

    “那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呸!该死的狗杂种!”沉浸在文明时代记忆的詹建华突然变了脸,无比痛恨,凶狠扭曲了肌肉:“你以为我会称呼你“长官”,然后对你立正敬礼?被他1妈的做梦了。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一切都完了,一切都结束了。国家、人民、世界……所有的一切灰飞烟灭,从我苏醒的时候世界就是这个样子。到处都是该死的野蛮人,他们食用同类的肮脏习俗让我感到恶心,他们喜欢比猪还胖的妞,浑身散发着臭味,长达几年甚至几十年不洗澡,沾满黄色污垢的牙齿从不清洗,甚至还要接吻……够了,老子受够了,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不是!”

    “你知道被迫寄生在一头动物身上是什么感受吗?我变成了一头畜生,每天被迫依靠草料才能活命,任何生物学家都不会想要复制我那样的可怕经历。可是我毫无选择,除了咀嚼那些干草,感受着粗糙碎末沿着食道咽下,在肚子里慢慢被消化的痛苦过程,我什么也做不了。”

    “好不容易离开那头牲口的身体,重新变成人类……我感谢上天,感谢神灵,感谢所有我能想到的一切。我觉得我可以掌控这个世界,我可以,也应该成为这世界上最尊贵的王者。难道不是吗?我拥有改变一切的力量,我熟知历史,我拥有任何国家与势力无法比拟的超前科技。我所缺少的只是一个机会,无论任何部族,只要我成为其中一个王,就能带着肮脏愚蠢的野蛮人改变世界,重新营造我熟悉的一切。”

    天浩坐在地板上,背靠墙壁,用冷静的目光注视对面:“你是一个很有想法的混蛋。”

    “你说对了。”詹建华双手朝着天空扬起,姿势显得有些夸张:“我就是想看到这样的结果。为什么不呢?我比他们任何人都聪明,我有这个资本,我可以带着他们走向文明辉煌的未来。”

    “所以你与他们格格不入。”天浩话语低沉:“你只是一个满脑子都是嚣张念头的混蛋,其实你对这个世界什么都不懂。”

    “你在嘲笑我?”詹建华瘦长的面孔显出一丝狰狞:“注意你的言辞,还有态度。将军……这称呼对你来说挺合适。你叫什么来着……算了,我一下子想不起来,名字对我毫无意义,因为你必须死,而且很快就得死。”

    “我对你造成了威胁?”天浩继续盯着詹建华。

    “这理由很充分不是吗?”詹建华笑了,高高在上,掌控一切的满足微笑:“我们都来自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时代,同一个国家。穿越者……很多小说里都有这样的人。我以前很喜欢看这类故事,没想到我也会成为其中之一。虽然不是逆转时间的穿越,但就目前的情况看,这样与逆转时空其实没什么区别。穿越者都很强大,这么牛逼的人物绝不能同时出现两个。”

    “所以你想杀了我?”天浩眼里一片明悟。

    “不是想,而是必须这样做。”詹建华更正着他话里的错误。

    “你为什么要留下那颗干缩人头?”天浩换了个话题。

    “你为什么问起这个?”詹建华有着极高的警惕性。

    “我很好奇。”天浩神情坦然:“谁也不想死,我也不例外。好吧,我承认是我考虑不周,让你活了过来,还给了你一个尊贵的鹿族王子身份……要不这样吧!看在大家以前都是同僚的份上,你给我个机会,把我变成像你那样的干缩人头,保留遗传基因。你总会变老,总得面对死亡,等到你认为合适的时候再我把复活。”

    “你可以尽情享受现在的一切。权力、王位、财富、女人……你想要的都得到了,我什么也不会跟你争,我继续休眠,就由你来掌控这个世界。时间在流逝,我们只是把彼此存在的阶段调换一下。”

    “这建议你觉得怎么样?”天浩眼眸深处闪烁着探询成分。

    “你以为我是什么也不懂的白痴吗?”詹建华想也不想就张口拒绝。他恶狠狠地盯着天浩:“给我自己留下一个最大的潜在威胁,而且永远都要背负着可怕的秘密。这种话亏你说得出来。”

    天浩挪动了一下位置:“你要独占这个世界?”

    “为什么不呢?”詹建华缓慢的轻声回答,听起来就像是自言自语:“我可以成为新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皇帝。”

    天浩发出长长的叹息:“我们……我们是同志啊!”

    “同你吗个逼!”

    骂出这句肮脏无比的话,詹建华深吸一口气,胸脯随着大量气体涌入高高挺起,摆出一副奇怪的尊严模样:“行了,差不多是时候结束这场谈话。将军,谢谢你帮我复活,谢谢你为我安排了这么好的一个身份。千万不要怀疑,我的道谢很真诚,真心真意。比起从前那个被人追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破落巫师身份,我很高兴能成为部落王子。”

    “这个位置可不好坐。”天浩的语音异常冷静:“他……鹿庆东,他的父亲不喜欢这个儿子,有着很重的猜忌。”

    “我已经发现了。”詹建华偏着头,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斜按在太阳穴上。他双眼微闭,在半冥想状态下搜索大脑记忆,微微点头:“一个不受父亲重视的长子……我喜欢这个身份,这样我才能毫无心理压力的干掉他,把他的脑袋砍下来做成骨碗……嗯,骨碗……这是什么?”

    忽然,他脸上显出迷惑不解的表情:“牛族与鹿族之间的战争,我领军进攻……永利寨、积麦寨、磐石寨……咝……等等,这是什么意思?我……我……我被打败了?”

    天浩的手指在身后活动着,他拉开其实没有绑死的绳结活扣,在摸索中挣开绳索,活动着略感酸麻的肩膀与脖颈,在詹建华惊恐无比的目光注视下,缓缓从地上站起来。

    “……你……你怎么……”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在抽搐,瑟缩的语音夹杂着牙齿剧烈撞击。

    “我给你喝了点儿的药。”天浩整理着身上散乱的衣服,淡淡地说:“麻醉效果还行,它能让你好好睡一觉,还能让你忘记一些事情。当然,时间不会太久,但我觉得已经够了。”

    可怕的记忆画面像炸弹一样在詹建华脑海里爆开。

    他看到了鹿庆东从小到大的所有经历,看到了一个孩子是如何从父亲那里失去宠爱,不得不依靠自身能力一步步走到现在。

    必须承认,这是一个血统高贵的身体,有着强大优秀的能力。

    然而,鹿庆东是个阶下囚。

    根本没有鹿族王后被人勾引毒药谋杀的惊险故事,年轻英俊小情人拼死逃离鹿族王宫更是无稽之谈。的确有蒙香寨这个地方,但寨子头领绝对不是天浩,而是一个早已死去的男人。

    “我们是朋友不是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詹建华立刻离开椅子,他满面堆笑,神情谦卑的他想也不想就跪了下去,双膝接触地面,整套动作无比流畅,感觉演练过无数次,已经变得相当纯熟。

    “长官,我……我们可以合作,我们可以全面掌控这个世界。”改口很及时,詹建华的态度转换非常彻底,他在这方面的心理研究颇有心得。( 宿主 http://www.luoqiuxs.com/15_15364/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