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 > 第一百零一节 老嬷嬷
    长时间屏住气息的天浩终于放开口鼻,仿佛溺水者重新爬上岸,大口呼吸着带有浓重潮湿的空气。

    回头看着迅猛龙消失的方向,那里已经毫无气息。

    它究竟把我当做食物?还是朋友?

    或者……同类?

    脑子里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接踵而至,

    忽然,天浩想到一种不太确定的可能。

    之前长途跋涉,身上流了很多汗。

    气味是吸引动物的关键。

    难道……是因为盐?

    ……

    穿过茂密的丛林,眼前变得豁然开朗。天浩发现脚下土地不再柔软,杂草与死亡植物积年累月交叠形成的触感开始变得坚硬。他颇为疑惑地低下头,用力抬腿在脚下这块狭窄范围横擦了一下,带起大片枯萎枝叶,露出一块熟悉的灰白色。

    是水泥地面。

    这里应该曾经是一个很大的广场。

    向前走,天浩感觉有些茫然。地面上很多位置已经龟裂,各种叫不出的名字的植物从缝隙中生长出来。越往前走,视线变得更加开阔。广场南面方向有明显的隆起,就像某种钻地机械从地下潜行,在那个位置用钻头冲出地表,带起大量泥土,形成一座小山,如今被各种植物包围占据着,显得很突兀。

    阳光变得更加刺眼。

    突然,天浩停下脚步,他眯起眼睛,努力辨认远处那些刚进入视线的奇怪物体。

    加快脚步提升速度。几秒种后,心情季度紧张并且迫切的他开始小跑。

    十几个体量巨大的金属块散落在附近。金属……是的,天浩可以确定它们就是金属。虽然表面长满铁锈,蔓藤弯弯曲曲裹附在它们身上,黄白色小花在它们高大坚硬的身躯庇护下茁壮成长,位置高一些的位置盛开着紫色牵牛。

    重型坦克、轮式装甲车、轻型步兵战斗车辆……所有这些都是天浩熟悉的兵器。军绿色涂装早已剥落,露出大片暗红色的锈蚀部分。

    脚下传来清脆的声响,低头一看,天浩发现自己踩到一支突击步枪。坚硬的枪托早已脆化,被自己踩得四分五裂,黑色碎末下面迅速钻出几只胖胖的白色虫子。它们丝毫没有对临时居所的眷恋,在草丛与各种杂物掩护下疯狂奔逃,很快消失在新的屏障阴影深处。

    这里应该是一个军事基地。

    长长吸了口气,天浩抬起右手,手指用力插进了头发深处,指尖倒抓着头皮,他需要刺痛与按摩,才能重新恢复清醒,变得冷静。

    细胞在身体里涌动,敦促着他继续向前。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在哪儿?

    潜意识告诉天浩,这里应该是自己休眠的基地。可以放眼望去,他找不到任何与记忆中重叠的熟悉部分。

    在搜索中前行,他看到了更多从文明时代遗留至今的古老痕迹。然而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毫无用处。它们残破不堪,被腐蚀得厉害,氧化程度极高,轻轻一碰就碎。

    远处不时可以看到三角龙和迅猛龙。前者巨大的体量令人心悸,后者比天浩之前遇到的那条还要大,身量高达七米以上。

    无论素食还是肉食,它们都没有表现出对天浩这个陌生闯入者的丝毫兴趣。并非没有看见,有好几次,天浩清清楚楚感受到这些怪物察觉到自己存在,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看过来,但三角龙仍然自顾嚼食树叶,迅猛龙也有它们自己的猎物。那种漠然的态度,仿佛路上走过来一个陌生人,稀松平常。

    十多分钟后,一幢坍塌的建筑出现在眼前。地面有巨大的裂痕,就像张开了嘴,把原本矗立在地表的建筑吞下去。只是裂缝宽度不够,只能把这块肥美的食物含在嘴里,一时间上下不得,就这样永远变成了凝固的风景。

    到处都是树,植物多得令人感到厌烦。大片绿色丝毫没有让天浩感到愉悦,他用力挥舞砍刀分开一条路,朝着被密林遮掩的建筑深处走去。

    这的确是自己曾经待过的基地。坍塌的大楼虽然破碎,却保持着勉强可以辨认的外观。

    天浩有生以来第一次相信了直觉的存在。如果不是大脑深处神秘的意识牵引,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找到这里。从磐石寨一路过来,没有偏转方向,整个路程几乎是一条直线。

    大厅里一片黑暗,倾斜的地板像刀一样插入地下。进入基地下层的通道被堵死,除了植物和土壤,以及各种杂物,那里没有一丝缝隙。

    风从空洞的窗户吹进来,玻璃早已消失,天浩看到散碎的大块钢筋混凝土下面露出人类骸骨,还有坚硬的单兵防护陶瓷盔甲。

    死寂的黑暗深处,有一点幽幽的红光在闪烁。忽明忽暗,就像某人在黑夜里吸着烟,看不清面容,看不到喷吐出来的白色烟雾,那点红色光亮就像魔鬼的眼睛,让你在恐惧中想要转身逃跑,却又无法舍弃潜在的诱惑,被极其强烈的复杂心态支配下,寸毫艰难地向前挪动脚步。

    天浩在记忆深处搜索关于这里的所有信息。

    这里是基地大厅东面,原本应该有一条走廊,还有两堵隔墙。过道之间装有防弹玻璃,想要进入首先要接受机械守卫的身份验证。所有基地成员都必须佩戴个人身份卡片,机械守卫认卡不认人。这不是它们的错,自从人脸识别技术全面推广以来,以电子方式谋取他人面部信息的罪案发生率一直居高不下。

    隔墙已经坍塌,只剩下残垣断壁。可是远处那点以极慢节奏不断闪烁的红光对天浩产生了强烈吸引。残存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告诉他那是一台光脑查询器。同样的机械在基地大厅里共有四台,分别安装在四个不同方向的出入口。它们与基地核心主机相连,为基地成员提供各方面的服务便利。就像文明时代市场占有率很高的“家庭服务机器人”。

    想想以前……下班回家不用做饭,服务型机器人会过来主动帮你拖鞋,甚至把劳累了一天的你抱到床上休息。做饭之类的事情根本不用操心,只要预先输入每日菜单,它们会全程帮你搞定。扫地、洗衣服、打扫房间……如果男主人有特殊方面的生理需求,它们同样会按照你的要求,全方位做好每一个细节,甚至包括你从岛国动作片里看到的邪恶非人类部分。

    前提是你得有钱。不同型号的家用服务型机器人价格不同。从粗糙简单的保姆大妈型,到精致可爱模仿率百分之百的美丽女仆型,区间售价从几千到数十万不等。

    安装在基地大厅里的这些光脑仅限于查询。它们有个很特别的外号老嬷嬷。

    据说是一个值班女军官先叫起来的。查询光脑在基地内部的数量更多,它们会无时无刻提醒你各种注意事项。那名女军官值班的时候闲极无聊,找了一部很早的电视连续剧打发时间,随口把剧中一个喜欢监视别人幽灵般可恶可恨面目可憎的老太婆联系起来,给查询光脑起了个“容嬷嬷”的名字。后来传开,叫得人多了,也就以讹传讹,变成了“老嬷嬷”。

    挥舞砍刀斩断一从灌木,天浩用力分开各种障碍,带着无比迫切的心情来到查询光脑面前。倾斜地面迫使他必须抓住旁边柱子上的凸起部位,抬手抹掉光脑显示屏上的灰尘。他并不确定这台机械是否还能用,期待的心情是如此强烈:“老嬷嬷,你……你还好吗?”

    天浩以前的职位很高,他知道基地能量有两条供给源。一个是超长合金探针吸取地热,另一个是从基地外部吸收的太阳能。

    红色光点仍在闪烁,就像哮喘病人间歇极长的呼吸节奏。满怀期盼的天浩在黑暗中足足等了三分钟,最后还是失望了。

    他没有听到熟悉的电子合成声音。以前在基地里,只要通过身份验证,无论是谁对查询器提出问题,都能以音动方式获得回答。

    就在希望沉入海底的时候,他忽然看到死气沉沉的屏幕闪了一下,随即出现了一行字。

    “音源判断:姓名,龙天浩。军衔,上校。职位,第四十七机动战斗部队指挥官。”

    天浩感觉浑身上下所有神经瞬间抽紧。他激动得有些难以自持,话语不由自主带上一丝颤抖:“……老嬷嬷……你,你还能听得见我说话?”

    仍然没有熟悉的电子音回应,取而代之的是屏幕上闪烁的方块形文字:“音控设备损坏,无法修复。”

    “到底发生了什么?”声音与否并不重要,看到希望的天浩呼吸骤然变得粗重。他感觉喉咙里黏糊糊的,连忙吞了一下口水,急不可待地问:“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里会变成这样?”

    光脑对人类思维与情感的理解显然没有达到更高层次。屏幕亮度颇为晦暗,闪烁的文字看上去比以往更加刺眼:“身份级别判定:军衔甲级,职务甲a,非基地核心成员,未参与基地建设,密级掌控百分之八十……再次核准,密集掌控缩减百分之六点五。”

    “查询范围:a级。”

    “第二身份审核判定:第三梯队沉睡者。”

    “预定职务:新编第二区域指挥官。”

    “权限提升程序生效,自动排序认证中……”

    “再次生成身份审核判定模式,综合判定权限甲级,控制密级权限百分之九十九。”

    天浩没有继续发问,很有耐心的等待着。他知道这是光脑自动进入了搜索计算模式。进入休眠仓之前,他喜欢上技术部的一名年轻女中尉,有事没事经常往那儿跑,知道了一些相关的机械操作程序。两个人曾经有过几次亲密关系,可到了后来……沉睡中的男人没有爱情,更不可能指望有睡美人那样被人吻醒的运气。

    屏幕上很快出现了一行新的字:“你指的是什么?基地?还是世界?”

    天浩犹豫了一下:“世界。”

    他不知道光脑还剩下多少能量,也不知道这台机械还能撑多久,只能选择最重要的问题解答。

    “世界毁灭于核战争。按照卫星监控的数字,交战国总共发射各类型核弹八千四百零一枚。”

    核战争?天浩感觉自己的眼角在微微抽搐:“所有人都死了?”

    “估计全世界在战后有百分之四十的幸存者。战后大规模死亡不是因为核辐射,而是小行星撞击。战争摧毁了各国政府,失去对外太空的全面监控。小行星撞击地球引起地轴偏移,地壳爆裂点为马里亚纳海沟,然后是圣安吉列斯断裂带,全球火山爆发频繁,所有人口定居点无一幸存。”

    事情显然没有完全与想象中重合。天浩从呆滞中清醒过来,试探着问:“也就是说,核战争只是起源,根本原因还是小行星撞击地球?”

    “是的。”以屏幕文字为回答的方式非常刻板:“灾难原本可以避免。和平时期各国都有针对撞击的预防性措施,但核战争摧毁了整个控制系统。”

    天浩有些不甘心:“可就算是这样,至少应该有少数人幸存才对。”

    “没有幸存者。”光脑的回答是如此冰冷:“撞击引发的地壳运动超过历史上所有记载。太平洋整体范围缩小了百分之三十,欧亚板块从土耳其方向开始碎裂,然后被巨大的力量推动着向东移动,华中平原形成新的山脉,北美和南美同时被撕裂……详细情况由监控卫星记录,如有需要,可以调阅这期间的相关数据。”

    “监控卫星还能使用?”天浩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所有数据只记录到距今八百六十七年两个月零四天十一小时二十二分十九秒的时间。”

    八百六十七年?

    天浩感觉自己的头“嗡”地一下炸响,无数杂乱的念头像蝗虫一样冲了出来。

    究竟过去了多久?

    沉默片刻,他发出如同濒死者般沙哑的喊叫:“我要看地图,让我看看现在的世界地图。”( 宿主 http://www.luoqiuxs.com/15_15364/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