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 > 第九十九节 小王子
    “蒙香寨怎么了?”

    “去年冬天那么冷,我们一直呆在寨子里没出去。那是你们鹿族人的地盘,我跟那边从无来往,平时要交换布匹什么的都是找福全大哥你交易,从来不去蒙香寨。”

    “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看着满面无辜的天浩,福全长叹了一声:“蒙香寨惨啊!全寨三千多人就这么没了,房子烧得乱七八糟,寨子里也没剩下什么东西。”

    “咝!”天浩倒吸了一口冷气,正往嘴里送的一串鱼片停了下来:“照你这么说,他们是跟别的寨子打仗了?”

    福全用手按住天浩的膝盖,推心置腹低声低语:“所以我才过来问问你,知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天浩摇着头:“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福全眼睛里闪烁着疑惑:“磐石寨距离蒙香寨这么近,你就没听到点儿什么?”

    “这话你就说错了。”天浩认真地回答:“离蒙香寨最近的寨子是青龙寨。福全大哥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应该去问那边才对。”

    “青龙寨已经空了。”福全盯着天浩,仿佛要把他整个人看穿:“我这段时间派人查过,青龙寨如今是个废寨,”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正在吃肉的天浩停下咀嚼,手指慢慢搓动着剩下一半烤肉的细长铁钎:“这里是磐石寨,他们那边的事情我管不着。”

    很简单的一句话,隐隐约约透露出不少信息。如果是个聪明人,应该懂得恰到好处就及时收手,打住不问。偏偏福全脑子里一根筋,他丝毫没有听出天浩话里的意思,仍不死心地继续追问:“老弟,你肯定知道点儿什么,还是告诉我吧!”

    天浩没有理会死缠烂打的福全,他转过身,注视着坐在福全身后的年轻人,轻笑着问:“这位兄弟很面生啊!福全大哥你怎么也不给我介绍一下?”

    福全顿时僵住了。

    那位年轻人目光闪烁,视线不由自主与天浩的眼睛碰撞,释放出下意识的警惕。

    “他,他是我的随从。”福全说话的速度先慢后快,其中有着明显的思考间隔。他颇为紧张地舔了舔嘴皮,挤出一丝笑:“那个,青龙寨的事我就不问了。阿浩那个,你们寨子今年还换布吗?”

    “换!”天浩微笑着随口答应,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沉默中的年轻人:“你姓鹿?”

    福全脸色骤变,他单手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这时候房门从外面被推开,两名精悍强壮的侍卫快步冲进,分从左右扣住他的肩膀,以不可抗拒的力量将他死死按在地上。

    “你要干什么?”福全眼里充满了惊恐,声嘶力竭发出尖叫:“你放了我,快把我放开!”

    这声音对天浩丝毫没有产生作用。他保持着固定的坐姿,凝视着对面的年轻人,微笑在他脸上形成固定不变的模板:“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必要继续掩饰。年轻人深深吸了口气,过于紧张导致身体有些僵硬。他慢慢握住双手,又缓缓松开,很无奈,带着几分不甘,用阴沉的声音回答:“你说的对,我的确姓鹿。”

    “左所寨隶属于牡鹿部,牡鹿部的族长名叫鹿庆元。我听说庆元族长是个志向远大的男人。从第一个儿子降生的时候,他就给自己的后代安排好了名字。庆东、庆南、庆西、庆北这样的排序很不错,但他至今还没有第四个儿子。现在,庆元族长的长子鹿庆东三十多岁了,已经成家立业。他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呵呵告诉我,你是鹿庆南?还是鹿庆西?”

    平俊的情报部收集效率很高,他手下有一批人。按照天浩的要求,无论传说、故事、各个部落与城寨的人物杂谈,统统都属于信息收集的范畴。以牡鹿部为例,族长姓名与年龄,家里的人口组成,儿子女儿老婆等等只要稍加留意,很快就能形成一份完整详细的个人资料。

    情报工作没有想象中那么神秘。只要善于分析,对大量繁杂信息进行整理就行。这是文明时代遗产,天浩极有可能是唯一的持有者。

    被按在地上的福全惊呆了。他脸上肌肉抽搐,惊愕的神情很快变得狰狞起来。

    “不他不是你说错了,他不是”

    年轻人侧身看了一眼拼命挣扎的福全,神情晦暗地对他摆了摆手,随即转身面对着天浩,用力咬了咬牙:“是谁向你告发了我的身份?我的那两位哥哥是他们干的吗?”

    天浩继续着之前的问题:“你是鹿庆南?还是鹿庆西?”

    “我我是鹿庆西。”他脸上已是一片铁青。

    足足注视了对面五秒钟,天浩认真地说:“没有人对我说过你要来,是我自己猜的。”

    “猜的?”鹿庆西抬起头,从鼻孔里发出很轻的冷哼。他摇头的幅度非常小,根本不相信天浩的说辞。

    “你和福全进来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些不太对劲。虽然他一直走在前面,保持着身份比你更高的样子。但他显得很不自然,好几次回头看你。”

    说着,天浩抬起手指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从这里可以看出很多问题。目光交流往往比语言更加直接,你们应该事先预演过,但无论福全还是你,对彼此身份的转换并不适应。尤其是福全,他对你有着明显的敬畏。通过这一点不难判断你的身份比他高贵。我说过,左所寨隶属于牡鹿部族,你很年轻,很少有人能够在这个年龄通过自身实力坐上极高的位置。除了族长鹿庆元的儿子,我想不出还有更合理的解释。”

    福全张着嘴,愤怒在眼睛里逐渐退去,只剩下惊恐和呆滞。

    鹿庆西沉默了很久,仿佛是放弃抵抗,无可奈何地摇头笑笑:“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

    “你想多了。我不会杀你。那样做对我没好处。何况福全是以头领的身份要求会谈,我得遵守规矩。”

    天浩脸上再次浮起微笑,他对那两名按住福全的侍卫挥了挥手:“把他放了。”

    福全用手揉着肩膀上的酸痛部位,缓缓直起身子,脸上全是僵硬,一言不发。

    天浩对此毫不在意。他笑着对鹿庆西说:“其实你没必要这样做。就算你是牡鹿部的小王子,我也不会把你怎么样。远来是客,何况牡鹿族还是我们磐石寨的朋友。这样吧,我给福全大哥另外安排个地方,咱们也能好好谈谈。”

    鹿庆西缓缓点头。

    房间里很快只剩下他和天浩两个人。

    “说吧,你为什么想到用这种方法与我见面?”天浩认真地问。

    “两个原因。”没有第三个人在场,鹿庆西的状况比刚才好了许多:“福全说过,你是个讲道理人,但是很狡猾。”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蒙香寨?”天浩不打算浪费时间。

    “三千人的大寨就这么没了,我们当然要寻找原因。”鹿庆西上身向前探出,压低的声音里透出一丝凶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天浩看了他一眼:“你为什么会选择我作为答案突破口?仅仅只是因为福全的推荐?这个理由并不充分。”

    “我打听过你和你的寨子。”因为激动和急迫,鹿庆西的脸有些泛红:“你经营的很好,磐石寨从去年到现在一直没有缺粮。这里的村民比以前增加了不少,就连环车寨的雄奎也不是你的对手。更重要的的,你遵守规矩,不会随便对人下手。”

    天浩感觉颇为意外:“我的名声有这么好?”

    “这些事情我也是从庆元寨和章浦寨那边听说的。”鹿庆西道:“其实我们一直不喜欢庆元寨,那个寨子与我父亲的名字一模一样。但我觉得这些传言可信程度很高,庆元寨和章浦寨是你们牛族的寨子,地位与磐石寨差不多,连他们都说你的好话,真实程度就算没有十分,至少也有八分。”

    这答案有些出乎意料。天浩用手掌捂住下颌,在粗糙的短硬胡须上来回摩擦了几下,若有所思道:“你的胆量不错。牡鹿族的小王子其实我真的很想把你抓起来,献给雷角城的大王。我们一直想要鹿族的纺织技术,你是一个身价很高的筹码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勇气可嘉?还是愚蠢透顶?”

    “我必须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鹿庆西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手下可用的人不多,福全算是比较好的。但他能力有限,我只能装作他的随从跟着过来。有些事情从别人嘴里转述与自己亲耳听到,无论内容还是真实含义,都有很大的区别。”

    天浩思考了很久,终于放弃抓住鹿庆西从雷角城换取好处的想法。

    “给你个建议。”他注视着坐在对面的年轻人:“忘了蒙香寨吧!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你的能力范围。”

    “这不可能。”鹿庆西想也不想就当场拒绝。

    “哼!”天浩毫不掩饰出自己的嘲讽:“就算你心不甘情不愿又能怎么样?鹿族能打得赢牛族?你们有我们的装备精良?你们有多少战士?每年分派到锁龙关的精锐名额,所有部落就数你们鹿族的比例最低。”

    年轻的鹿庆西脸涨得通红:“这这是两回事。”

    “在我看来就是一回事。”天浩没有给他丝毫怜悯:“如果换了我是你的父亲,就把附近的寨子整合聚拢,合并成至少五千人的大寨。你们占据的地方太多了,还有你们掌握的纺织技术,所有部落都想要。就算没有蒙香寨,同样的事情也会落到其它寨子头上。”

    鹿庆西猛然从地上站起,居高临下怒视着天浩:“是你们牛族人干的?”

    “我什么也没说。”天浩很平静:“给你个建议:我们之间可以合作。”

    火焰燃烧从旺盛到衰竭是一个必然过程。愤怒也一样。当身体耗尽了所有激发怒火的能量,鹿庆西忽然发现自己这样做毫无意义。磐石寨这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头领说得一点儿也不错:就算知道灭杀蒙香寨的凶手又能怎么样?就算说动父亲尽起牡鹿族全部军队,仍然不是雷牛族的对手。鹿族内部四分五裂,其它部族根本不管牡鹿族的事情。如果派出大量军队,族城的局势不稳,说不定还会引来虎族和狮族的觊觎,趁虚而入。

    领地周边强敌环伺,这就是鹿族的现状。

    良久,鹿庆西淡淡地问:“你想怎么合作?”

    “我这里有你感兴趣的东西。”天浩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我喜欢交易,不喜欢战争。”

    “你指的是粮食?”鹿庆西本能的想要发出冷笑,他最终还是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硬邦邦,冷冰冰地说:“我知道福全去年找你换过粮食,但他是他,我是我。再说了,狮族和我们之间一直有稳定的粮食布匹贸易往来。他们的粮食数量更多,价钱也比你的便宜。”

    “我说的是盐。”天浩感觉鹿庆西就像一头蠢萌冲动的小野兽:“我可以大量提供。”

    “磐石寨有奶酪,狮族人应该没有这种东西。”

    “我还可以提供这个。”说着,天浩随手解下系在腰间的一只小皮口袋,扔了过去。鹿庆西接住打开一看,发现里面装满了灰色粉末。

    “这东西对身体虚弱的人很有好处,是一种珍贵的补品。”天浩明亮的眼睛里没有一丝虚假。

    鹿庆西低头嗅了嗅,皱起眉头问:“这究竟是什么?”

    “你可以自己尝尝。撒点儿在烤肉上,或者炖汤。”天浩笑容可掬,声音充满了诱惑。

    “蒙香寨”

    “我说了不要再提蒙香寨。那已经超出了你现有的能力。如果你现在不是王子,而是牡鹿部的族长,我会考虑告诉你更多的事情。因为那样的话你力所能及。可现在你还没有那个实力。”( 宿主 http://www.luoqiuxs.com/15_15364/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