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宿主 > 第十三节 我要与你决斗
    (感谢唯青衫的万赏,感谢所有打赏的书友,我爱你们)

    十二岁的阿依有着与她年龄并不对称的精明:“为什么?”

    天浩赞许地看了她一眼:“明天你们要跟我外出,所以今天必须吃饱。另外,准备一些吃的带在身上。”

    阿依几乎是立刻提出问题:“你要带我们去哪儿?”

    磐石寨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在宿主脑海中以记忆碎片的模式出现。天浩很快找到并读取了这部分记忆。他给了满面戒备的阿依一个安慰眼神:“放心吧!我不会像平俊那样偷偷摸摸把你带出去卖掉。”

    他随即转过身,环视周围:“我会让你们吃饱。不止是今天,也不仅仅是这个冬天。”

    ……

    人类从原始时代就开始观测星象,对天气的预测也同时产生。术士、预言家、通灵者……神秘学总是可以在不同时代找到自己的位置。但谁也不能否认,在那些光怪陆离虚无缥缈的所谓“预言”当中,总有一部分是真实可信的内容。

    老祭司巫行两天前就宣称“最近不会下雪”。这种预言应该来自他观测天空多年的经验,也可能是前人留下的智慧。

    天浩花了三天时间,在磐石寨周围走了一遍。厚厚的积雪严重阻碍了速度,如果换在其它季节,探查时间至少可以缩短三分之一。

    北方是连绵不断的山脉,密集的针松林层层叠叠。那片原始森林深处不时传来野兽咆哮的声音,却无法判断具体位置。

    西北方有一条崎岖小路,据说通往“燃烧的群山”。老祭司翻出以前用于记录事务的干硬泥板,天浩仔细看过,他认为那里可能是一座活火山。

    南面,在地图上垂直距离十公里左右,同样也是一道连绵的山脉。与北方山脉一起,南北两边就像一双从腕部合拢,朝着左右两边斜斜分开的手掌。磐石寨恰好位于“八”字形状底部,正对着“八”字尚未闭合的开口正中。

    东面是大海,海面上飘着巨大的浮冰。

    有些地方可以通过读取宿主记忆探究,有些地方宿主本人没有去过,必须亲自走一趟。这项工作只能在白天进行,黑色夜晚对居住在磐石寨的蛮人来说意味着危险,必须赶在日落之前返回。

    天浩小队回到寨子里的时候,迎面走来了平俊。

    他皮肤粗糙的脸上清清楚楚写满了憎恨与嫉妒:“我还以为你们不会回来了。啧啧啧啧……咱们寨子里最年轻的“十人首”,独自就能干掉一头暴鬃熊的英雄。让我看看你们带回来什么猎物……咦……什么也没有?连一只雪鸡,一只野兔也没有抓到?呵呵,看来你的运气不会永远那么好,随时可以在山上捡到冻死的熊。”

    是的,冻死的熊,这就是平俊对天浩前两次外出狩猎的理解。他根本不相信那是天浩的功劳,头领和老祭司也没有公开巨角鹿附肋的秘密。

    平俊恶狠狠地盯着阿依。没有下雪的时候,他经常去南边的寨子,知道某些特殊女人在那里可以卖到很高的价钱。去的次数多了,在那边就认识了几个熟人。平俊对他们描述过阿依的身材和相貌,对方答应:如果阿依真是如平俊所说,可以给他两头野牛。

    这相当于正常女人交易价格的一倍。

    天寒地冻自然比不得温暖时节,平俊估计就算是现在带着阿依过去交易,价格肯定要比之前低,甚至低很多。毕竟南边寨子的人也要吃饭,漂亮女人的价值只能在肚子吃饱的季节才能体现出来。在必须宰杀女人才能维持的日子里,身高和体重也就取代了容貌与身材,成为衡量交换价值的最直接标准。

    旭平死了就死了,凭什么要把我统管的人口分给天浩这个小杂种?

    如果是在其它季节,平俊无论如何也不会把阿依一家交出去。

    但现在是冬天,情况不同。

    看着平俊那张在愤怒与嫉妒中扭曲的脸,天浩淡淡地问:“你想跟我决斗?”

    这是北方蛮族用于解决个人恩怨的公认法则之一。只要双方认可,在长者或身份更高者的裁判下就能进行,直到一方死亡,或者认输为止。

    平俊狞笑着,慢慢活动了一下肩膀关节,发出清脆的响声:“就算我想也没用,你敢吗?”

    怒火瞬间冲上彪悍的天狂头顶,他想也不想就横跨脚步站在两个人中间,像山一样居高临下注视着平俊:“你想找死?”

    平俊压下眼里的部分凶狠,慌乱的目光中透出几分不甘心的惊怒。他往旁边侧移两步,确保可以看到被天狂挡住的天浩,愤愤不平地发出叫嚣:“我找的是他,不是你。”

    “阿浩是我弟弟!”暴怒的天狂伸手抓向平俊肩膀,早有准备的后者连忙后缩,退到足够安全的位置。

    叫嚷与争执很快成为了焦点,越来越多的村民围拢过来。

    天浩一把抓住正准备扑过去的天狂,低声劝阻:“不要冲动,他是故意的。”

    这是寨子里的交通要道。天浩刚才仔细观察过平俊之前站立的位置,发现周围有一部分与其足迹相同的鞋印。这意味着平俊在这里呆了很久,就为了等着自己出现。

    通过决斗杀死憎恨的人,是解决矛盾的一种合法方式。这样做有一个前提,被挑衅的一方必须确定接受决斗。

    有大量围观者的情况下,愤怒也会成倍增加。即便是头脑再冷静的人也很难在嘈杂议论环境下保持清醒。天浩不得不承认平俊的确挑了个决斗的好时候,自己目前只是融合形态第一阶段,而且偏重点是大脑。如果自己的融合程度更高,在体能方面投入一个融合点,至少能与平俊打个平手。

    平俊避开了愤怒的天狂,他站在人群里不断发出高声挑衅。

    “我就是要与你决斗。阿浩,你敢吗?”

    “你这只缩头乌龟,你有什么资格成为十人首?”

    “不服气就来啊!我就站在这儿,来跟我决斗!”

    天浩宁定了看了他一眼,脸上显出诡异且轻蔑的冷笑。

    这种时候无论说什么都没有用。证明自己的唯一办法就是实力。聪明人从不与野蛮人较量力气,何况头领与老祭司都看重自己,狩猎队长也站在自己这边。

    嘈杂产生了巨大音量,头领孚松从木屋里走出,皱起眉头,很不高兴地站在高处对着这边大声发问:“你们都站在那边干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天浩连忙走过去,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头领,我有事情向您禀报。”

    孚松神情略有缓和:“说吧,什么事?”

    天浩压低了声音:“是关于狩猎,我找到了很多猎物。”

    孚松不由得精神一振,一边招呼着天浩一边转身:“走,进屋里说。”

    跟着头领走进去的时候,天浩故意侧身朝着平俊看了一眼。他毫不掩饰目光中的讥讽成分,以及深深的杀意。

    很多时候,杀人不需要自己动手。来自文明时代的天浩见过太多次只需要上位者一道命令,就能决定无数人生死的场景。只要打开密码箱,轻轻按下电钮,如死亡使者的核弹就会喷吐着火焰与浓烟,毁灭一座座城市。

    决斗?

    呵呵,那是傻瓜才喜欢的无聊游戏。

    ……

    接下来的两天,无论男女老少,磐石寨所有人都在进行相同的工作。

    在拳头大小的木块上用刀子挖出孔洞,用一根手指粗细的横木嵌进去,中间串着一片薄薄的三角形木翼。精心削出来的木翼很是精巧,只要用手轻轻拨弄就会旋转,发出“呼呼”的风声。如果直接凑近用嘴吹气,木翼旋转速度加快,声音就会变得更加清楚,带有一种特殊旋律。

    制作这种木头风哨是个技术活儿。头领和老祭司把寨子里所有人聚集起来,当着大家的面,天浩做了一个。他不断改进,用小刀挖空木哨内部,直到风哨转动发出的鸣音符合要求。

    这种事情不难,只要看过一遍都会。原料也很简单,家家户户入冬前都备好了足够的燃料,只需要从木柴上砍下一块就行。

    按照头领孚松的命令,天亮的时候,整个磐石寨动了起来。

    老人已经被吃得所剩无几,除了身体瘦弱的孩子,所有村民都集中在寨子中央的广场上。在各自分管的十人首带领下,分成三拨,分别由头领孚松、狩猎队长永钢、新晋升的十人首天浩带领,浩浩荡荡走出了寨门。

    老祭司推开木屋房门,走进天浩家中。正用勺子给天峰喂着肉汤的天霜连忙站起来,老祭司温和地看看她手里的汤碗,慈祥地笑道:“别管我,忙你的。”

    热乎乎的肉汤下肚,天峰整个人都觉得舒服起来。他仰起头,望向老祭司的目光中充满了尊敬,也有几分惴惴不安:“巫者,我阿弟……你觉得他们这次出去会顺利吗?”

    老祭司缓缓点头,皱纹密集的脸上显出一丝庄重:“阿浩是我们寨子里最聪明的人。”( 宿主 http://www.luoqiuxs.com/15_15364/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