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绍宋 > 第五十章 来了
    十一月下旬,寒气逼人,南阳城已经被围困半月有余了。

    这一日傍晚,以枢密院承旨参谋军事的万俟卨万俟元忠从城头下来,刚回到行宫旁的枢密院直属军坊内就着冷水洗了把脸,本准备歇息片刻再往行宫食堂用餐,但他的邻居、殿中侍御史李光却忽然上门,主动邀他一同前往。

    对此,素来与人为善的万俟元忠自然无话可说,便强打精神,随之而去了。

    且说,战事进展到眼下,开战前便准备了许久的南阳城此时早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大军营,所有城区也都被分割划为一个个军坊,坊与坊之间有墙,皆为军管,非军官出入全靠腰牌。

    而各坊非但各有分划职司,为城防尽力,更是统一调配物资,统一分派房舍,甚至人员统一集中用餐,真真如军营无二。

    放在往常,肯定有人难以接受。

    但眼下,一来嘛,老弱妇孺之辈与一开始便有些抵触在南阳决战的部分闲杂官僚,早早被撵去了襄阳,不安定因素还是比较少的。

    二来嘛,赵官家到底是有点讲究的,连行宫都被划了一坊,左殿是食堂,右殿成仓库,枢密院、都省一起集中到行宫左近居住,而莫说官家本人也与坊内上下用度一致,便是才十七八岁的吴夫人,如花一样的年纪,也须整日和蓝大官、冯二官这些人一起带着内侍宫女给行宫坊的上下洗衣做饭。

    非止如此,战事开启后,重伤员也被安置于后宫这里,她还要领着人每日撒石灰、烧开水、点检伤药……从早到晚,累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无,还不如接管了行宫坊护卫职责的梁夫人来的轻松呢!

    根本就是被官家当牲畜使的!

    而官家与吴夫人以身作则到这份上,其余人又能如何呢?

    君子持礼,虽然早已经习惯,但遇到吴夫人与押班冯益后,万俟卨和李光还是先一起行礼问候,然后才端起自己的餐盘往食堂角落中坐下,而二人坐下后不及多言,先狼吞虎咽了两口,又灌了几口热水,这才觉得自己又活了过了。

    不得不说,行宫坊这里特殊待遇还是有的,伙食都是按照伤兵待遇来的,比外面多一份咸菜,更妙的是热水不限量,只是姜豉这种冬日时鲜肉冻不如城头上赏赐的多而已!

    回到眼前,二人借着热水缓过劲来后,昏黄烛火之下,万俟卨率先苦笑摇头:“可惜酒水如今都要管制,不能与李兄共饮一杯,以助苦兴……”

    “好一个苦兴。”李光闻言失笑不及,却又收声正色相对。“万俟贤弟自城上来,不知城上战况如何?”

    万俟卨心下一动,却是先端起水碗来慢慢啜了一口。

    话说,他本意只是以为自己日渐得用,引来这个位高权重的邻居看重,所以今日随意相邀,却不料对方似乎另有言语,那么此番就不得不小心相对了。

    毕竟嘛,在万俟卨看来,李光此人乃是扬州李纲李伯纪的铁杆出身,而眼下这个局面,李纲再次验证了他只要不打仗就是第一可倚重之臣,但只要打仗就保证一团糟的神奇能耐……围城前南阳没等到钟相造反,却接到新的讯息,说是李纲派出去主导平叛的部队发生内乱,军乱非但没有平息,反而扩大了?

    那么此战后,还不知道误了大事的李伯纪能有几分下场呢?

    直接坏掉是不大可能的,但等到战后,吕颐浩吕相公必然大起,而偏偏吕李二人的性子都是那般激烈,怕是必然有一番龙争虎斗……说起来,他万俟卨还是枢密院的人,理论上属于吕相公的直属呢?

    当然了,一念至此,万俟卨反而觉得好笑,因为他本该是汪伯彦汪枢相的心腹才对,但谁让汪相公此番违逆了官家心意,被驱逐去了襄阳呢?不过汪相公毕竟是河北加八公山的双重元老……好像也未必就会因此失势,而自己留守南阳的资本将来说不得也会得汪相公另眼相看。

    总之,心头百转,也转不出什么花来,放在外面却不过是两口水的事情,所以放下碗来,万俟元忠却早已经笑靥如花:“李兄有所问,在下哪里敢不答?只是李兄本为殿中侍御史,享监察之权,城上情形本可自察,为何反而向下官相询呢?”

    且说,对面李光一个前唐宗室,所谓衣冠名家,素来以刚正闻名的之臣,哪知道这转眼功夫对方肚子里就已经转了了几十圈?却是扶案坦诚相对:

    “不瞒贤弟,愚兄还是忧虑于战局……”

    万俟卨心下好笑,此城中人,哪个不曾忧虑于战局?但此时既然已经随官家赌上了,忧虑又如何呢?

    无外乎是熬过去,或者熬不过去而已。

    随官家熬过去了,将来便是一份深厚资本,今日在这里多喝一碗热水,他日便是无穷富贵;而若熬不过去,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不过,心下如此来想,却不耽搁万俟卨面上正色相对:“好教李兄知道,城池看来是无忧的。”

    “哦?”

    “李兄听在下慢慢道来。”万俟卨继续严肃以对。“这几日城墙上的攻防你应该稍有知晓吧?”

    “这是自然。”李光也不去吃饭,却是在案上拢袖相对,如数家珍,俨然是早有打探询问。“围城前四日金军只是填外壕,第五日自以为结冰后外壕无用,便以云梯攻城,结果惨败于羊马墙之下、内壕之中;第六日,金军突起奇策,起甬道七条攻城,为傅统制所阻后,干脆以当面五道为运兵道,与我军肉搏交战于城下,至晚方撤;围城第七日,依旧甬道骚扰城下,却为城上拍杆、滑轮勾索轻松破掉;第八日,又起大洞车,车长三丈,高一丈,宽一丈,实木架构,外缠皮索,覆盖打湿毡布,又涂上泥浆,勾索弓箭轻易难破,以至于其中两辆车直抵城门,端是惊险……”

    “是啊。”万俟卨也是不由叹气。“那日陈尚书早早劝官家用砲,官家就是不同意,所幸城门上也有机关,双层城门,外加城门洞中顶部也有出口,又是浇油又是坠石,最后往大洞车中塞了火药包进去,方才拦住。”

    “不过,再往后这几日的飞桥、塔车、轮梯,却都没有那么险了。”李光接口言道,却不知他和对面那人到底谁担心城防,谁又不担心。“多数事物都是止于羊马墙与城墙之间,只不过经历了这么多日,羊马墙千疮百孔,内外壕也尽失了而已……”

    “那是今日之前。”万俟卨失笑相对。“今日又有一大险,却也不算险。”

    “哦?”

    “李兄还记得刚刚所言的大洞车吗?”

    “自然记得,金军今日又用了大洞车?”李光一时好奇。

    “不是大洞车,而是巨洞车!”万俟卨摇头笑道。“想来应该是那日之后一直在造了,却是藏于对方将台之后,又加帷帐以作遮掩的……车高四丈、长十丈,宽两丈,一共五座,顺着当日五条甬道旧路推来,又以披甲的牛马拖拽,简直如史书中记载的‘云梁车’一般壮观。”

    李光愕然一时,却又勉力相询:“贤弟如此姿态,想来城上还是从容破了那‘云梁’?”

    “破是破了,却破的荒唐。”万俟卨干脆拍案笑道。“车子推到半路上,连官家都动摇了,一度准备发砲……但是那‘云梁’太过笨重,还没到外壕,周边用来的拖拽披甲牛马便被城上克敌弓与火箭射中,一时惊慌四散,而四面拖拽之下,几座云梁全都自己头重脚轻、歪七八道,大部分直接废掉不能动弹,有一个干脆直翻了,车内藏了不知道多少金兵,干脆都被压成肉饼……今日干脆是不战而胜。”

    李光愈发愕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停了片刻,方才反问:“正是因为这些日子战事有惊无险,所以贤弟才以为南阳城有惊无险?”

    当然是如此!

    万俟卨心中暗叫一声,但面上却凛然相对:“非也!下官以为南阳能守,不在于这些城防交锋,而在于官家一直忍到现在都未发砲!这是何等隐忍?又是何等从容?官家坚定至此,上下一心随之,大宋国运必定再兴!而金军便是再强横,又如何能动南阳分毫?”

    此番言语,声音极大,虽是在食堂角落,光线又昏暗,却还是引的不少用餐的官吏和食堂本来执勤的内侍瞩目。

    对此,李光明显怔了一怔,等左右人等不再来看,方才捻须低声相对:“其实也不瞒贤弟,愚兄今日寻你来,其实并不是忧虑城防,而正是为官家此番隐忍……你说,如甬道、大洞车、飞桥等物,本可飞砲石制之,城内新式砲车大小不一、数量极多,堪称齐备,可官家宁可发城中精锐肉搏于城下,也不愿如此,图的是什么?”

    “必然是有所图,但图的是什么,在下就实在是不知了。”万俟卨昂然摇头。

    “愚兄其实也不在意官家和陈尚书有什么别的心思。”李光幽幽一叹,终于说出了自己真正的担忧。“只是忧心官家……”

    万俟卨心中明悟,脸上却显得疑惑起来:“李兄到底何意?”

    “之前殿上议论,先以南阳坚城疲敝金军,待金军力竭,周围放松,便使张景出援军隔白河支援以分敌势,然后官家再趁机南下襄阳,让金军进退两难,迫其自退,对否?”李光继续压低声音,严肃相对。“但官家如此留有余地,会不会届时犯了脾气,不愿走了,只说要在城中与完颜兀术耗到底?”

    万俟卨心中也有如此担忧,因为赵官家这几日在城头上的表现真就让人忍不住如此做想。

    不过,万俟元忠毕竟万俟元忠,一念至此,他果然是坚定摇头:“若李兄寻在下是疑虑此事,那在下便也直言相告好了,我在城上随侍官家,看的清楚,官家近日作为,非是徒劳与金军主帅置气,更有一番完备思量与决断在彼处,真要到了关键之时,我以为官家绝不会一意孤行的!”

    李光闻得此言,倒是一时释然,便谢过对方,而万俟卨也赶紧推辞不及。

    就这样,二人说到此处,饭菜早已经冰凉,却又取来热水直接泡开,大约一起用了晚饭,便相互告辞了。

    而不提万俟卨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轻易敷衍了一番,然后回去休息。只说另一边,殿中侍御史李光李泰发听了对方言语,微微振作,便自带着热水壶回到住处,先泡了脚,然后便早早上床,但其人上床之后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中间取书来读,也只觉混沌一片。

    毕竟嘛,刚刚万俟卨一番姿态,看似姿态严明,其实只是空话与敷衍而已,所以,李光虽然一时得了安慰,但内心深处的疑虑却从未被打消。实际上,现在这位李御史满脑子依然还是南阳安好,而赵官家却犯浑误事,以至于大局崩坏的念头。

    这不是近日才冒出来的念头,而是围城前便和林杞等友人讨论,并接了远在东南的恩相李纲书信提醒后起的念头,只是如今林杞等人多被发怒的赵官家与吕颐浩驱赶到了襄阳,然后城池被围,书信断绝,城中只有李光一名李纲派系重臣,又眼见着赵官家近来姿态乖戾,心中着实忧惧,这才不得已与他人讨论的。

    然而,李御史躺在榻上,想来想去,一面忧思不断,一面却又难以想通……别看他今日对万俟卨说的是担忧官家不去襄阳,但其实,官家真不去襄阳,真就在南阳耗着,在他看来,也不是不行。

    毕竟,身为拥有监察权的殿中侍御史,李光很清楚眼下南阳的情况,物资充分,城防留有余地,众人想到没想到的,赵官家和陈规这个兵部尚书都有准备……譬如说,李光之前也算是参与了东京围城的靖康老臣了,但他实在是没想到赵官家居然妥当到事先在城内挖了蓄水池以储存石炭?

    更不要说这种早早支开多余居民,将城池实际上变成一个大军营的做派了。

    而这几日,眼见着金人花样百出的工程手段屡屡受制,他这个御史有时候竟然会觉得,哪怕城墙全没了,靠着城内这些军坊,南阳似乎也能与金军耗下去!而大宋也绝不会再重复靖康之耻,再度陷入亡国之危!

    没错,哪怕是李光现在都隐隐觉得,只要这么耗下去,哪怕东京和长社全都没了,金人又来了几万援兵,却也迟早会被酷暑、伤亡给弄得疲惫不堪,最后狼狈而走。

    或者说,适才对上万俟卨,李光当然是要根据政治立场做出表达,但从心底而言,他这些日子已经隐隐对眼下这位年轻的官家有几分服气的,也对局势没那么悲观……只是,身为一个老臣,而且是典型的儒臣,他对赵官家如此脱离官僚行事,多少有些本能畏惧罢了。

    而正是出于这种矛盾心理,才会被万俟卨给轻易糊弄开。

    实际上,不只是李光心思矛盾,就在李光住处对面,早已经熄灯的一间房内,望着黑洞洞的房顶,万俟卨居然也在一连串胡思乱想之后与李光不谋而合了——他现在也觉得和东京相比,南阳绝对可守;而与二圣相较,赵官家也绝对是可以倚仗的一个官家。

    不然以他的为人,之前就不会随从这位官家留在南阳赌这一把了。

    且说,和儒臣姿态明显、派系分明的正人君子兼大臣风姿的李光不同,万俟卨的念头就更通达了,在他看来,之前东京失守,酿成靖康之变,二圣其实干系重大。

    其中,太上道君皇帝(宋徽宗)胆怯无能,遇敌便走,先丢大军于河北,复传位南狩动摇军心人心;而渊圣(宋钦宗)却是典型的随风倒,今日听这个,明日又听那个,金军来到城下软弱不堪,金军一走又心存侥幸,强行冒险……最后致使局面大坏!

    而无论如何,今日南阳城中的这位官家虽然一开始明显因为初登大宝,有些慌乱,但等到金人去年那次南下侵略后,对方还是迅速做出决断,然后有效吸取了二圣教训的:

    一来以身作则,坚决抗金,绝口不提任何媾和之论;

    二则立场坚定,用人也好,做事也罢,都算是有始有终,孩视他的李纲李伯纪,明显不信任他的宗泽宗汝霖,有些无能的吕好问,毛病多多的韩世忠,基本上都能不计前嫌,做到一任到底!

    至于之前许景衡那番新旧党政的风波,彼时虽然尚未入仕,但万俟卨后来听人说完始末之后,居然觉得这位官家其实是有几分圣君姿态的。

    甚至,现在看来,这位官家没有负这些臣子,而这些臣子单个拎出来,也绝没有负赵官家的心思,但从结果而言,却好像还是这些人负了赵官家一般,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是时运?还是之前靖康之变后国家实际灭亡,朝堂实际流离带来的余波未平?又或是纯粹金国此时势大?

    说起来,那南方的洞庭湖的钟相,乃是一个公认的反贼,人人都知道他要造反,但此时居然没有反,俨然算是没有负了赵官家,倒是显得匪夷所思起来。

    就这样,万俟卨心思诡谲,毫无立场,从人心自私角度得出一番奇怪结论后,思维发散不停,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才睡着。

    而翌日上午,他却是被一阵呼啸之声给陡然惊醒的,却是赶紧爬起,狼狈穿衣,再出去探查情况。

    出的门来,迎面撞上同样的慌张的李光,二人方才发现,此时早已经日上三竿,而这坊内并无他人,居然只有他们二人尚未起床,且都是双目血丝充盈,俨然对方和自己一样,昨夜都想入非非了。

    二人尴尬一笑,匆匆拱手,便复又一起狼狈去寻各自的驴子——这是城内文官的标配,马匹要给军队使用,骡子要用来输送物资,只有驴子可供文官骑行往来。

    而二人骑驴出坊,尚未走上几步,便已经意识到出了什么情况,因为目下沿途所及,城中早已经预备妥当的数百新式砲车居然开始全面启动,各自调整位置。

    很显然,这是城外金军砲车成阵,而刚刚应该是金军试砲。

    战至此时,守城最艰难的一个阶段,也是最关键的一个阶段,也就是砲战阶段,终于到来。

    “准备好了吗?”依旧是北面城头,透过前方早已经被战事抹平的地面,赵官家眯眼望着对面将台,然后忽然回头询问。

    “都已经按照城头观察,调整好了方向和力道。”冬日时分,陈规却满头大汗。“官家去行宫躲避吧,城头臣自为之……”

    “无妨。”赵玖摇头失笑。“不是你说的吗?你的城墙防砲最是厉害,朕待会下到城下躲避就可。”

    “现在就请陛下下去吧!”陈规勉力再劝。“敌军连夜布置阵地,两百砲车分四营相对,试砲又已完毕,随时都能齐射……”

    “不用等他们!”赵玖继续笑道,却是指着北面那将台而笑。“朕就在城上,等你先发这第一轮砲石,然后再下去!”

    陈规明白对方意思,所以也不再劝,而是干脆即刻回头传令。须臾间,城头上各处旗帜摇荡,却是与城内早已经妥当的各处各种砲车发出信号,让他们按照早已经预备好的弹道准备齐射,先发制人!

    “俺就不信了!”金军将台之上,完颜兀术终于又露出了一番笑意。“今日这局面,他还能忍不住不射?”

    “不错!”赤盏晖在旁捻须附和道。“我也想看看,这南阳城内的砲车到底是藏得什么古怪?居然一直忍到今日!”

    “开砲!”

    就在完颜兀术等人翘首以盼之时,城上赵官家等来陈规言语,却是用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词汇来下最后军令。

    不过,陈规以下,所有人都能听懂罢了。

    “开砲!”陈规放大声音,朝着身侧传令官传令。

    而传令官没有言语,只是摇动了一杆之前守城半月都未动过的旗帜,城头各处旗帜无数,见到此处摇动后,一时间也纷纷摇动起来。而城下宋军各处砲车基地里的民夫见到旗帜,却没有如城外那般一砲动用十几人甚至几十人辛苦拉拽,反而只是分出一名健壮民夫,拎着一个大木槌往各自负责的砲车那奇怪的‘裆部’奋力一锤!

    只是一锤,砲车裆部机栝打开,装满配重石块的大筐便直直落下,然后便将尾部装有不同‘弹药’的投射模块高高扬起。

    接下来,数百发弹丸一起飞出南阳城,有大有小,有打磨的石块,也居然有泥做的弹丸,端是壮观……李光与万俟卨见到此状,干脆停驴观看。

    却不知道,弹丸一起飞出城去,前者,也就是石制弹丸,多数直奔对应的金军砲车阵地,而后者,也就是人头大小的泥质弹丸,大约不过几十发,都是从靠近城墙的高台地上射出,却是高高越过城墙,以一种匪夷所思的射程,直接甩向了正北面的金军将台。

    而彼处,万户赤盏晖话音刚刚落地。

    ps:来了来了……抱歉,抱歉,大家晚安……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绍宋 http://www.luoqiuxs.com/15_15357/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