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去天外 > 第九十四章 巡天下凡接圣驾
    云飞见到她这么认真,被唬得眨巴眼睛,退后了一大步。

    啊,明明被人家打倒在地,天底下有这样“赐福”的吗?师姐历来温柔可亲,轻言细语,何曾严厉大声过?

    道藏里面,仙人下凡的传说车载斗量,可谁曾亲眼见过?总之,以讹传讹者居多,不靠谱。甭说仙人,连无限接近仙人的天人,世间也没几个人见了。

    面对同一件事情,云飞与罗裳的态度迥异。

    女人信任什么,并不需要理由。而男人,则非要寻找出根由。

    “师姐,你怎么知道的?”

    “我确定,正因为是祖师爷,才没有杀我们……刚才神识离体发出了惊神刺,祖师爷并没有消灭它,而是完好无损地送出来,还赐予了真灵之气……三年了,我一直困在通幽中境,眼下却有希望突破……”

    罗裳说到最后,竟哽咽起来,泪水顺着面颊静静流下。

    云飞见她流眼泪,故意扭头不看,反驳道:

    “你的惊神刺太弱,伤不了大修士。牌子可以造假,声音也可以伪装,模拟幻象更是轻而易举……如果真是祖师爷,干嘛要黑巾蒙面?况且,这个人的肌肤太细腻,眼睛太明亮,实在不像老人。”

    听他这么讲,罗裳破涕为笑。掏出一方手帕轻拭眼角,嗔怪道:

    “你呀你,怎么就变傻了呢?哪一本道藏,不是讲仙人的肌肤若婴儿,明眸如星辰?教中记载,祖师爷性情洒脱,不拘小节。蒙着面,明显是不想让我们参拜呀……你瞧瞧,码头上停泊的船儿不见了。不是仙人,谁能够有这样的本事,一挥手,五鬼搬运全部走?”

    哎呀,我的个天,这样理解也行?明明是被搞破坏,四艘海船逃跑了,剩下的都沉没了。

    云飞倒吸一口凉气,嘴上却不敢揭破,晓得没办法同师姐理论了。踌躇了一阵子后,劝慰道:

    “那好吧,我们一起回去,禀告长老们。”

    “你身法轻灵,快点走,我就在这里等。祖师爷说过,要大伙速来港口相见。”

    罗裳双手捧着玉牌,正欲递过去。复又一缩,嗔道:

    “洗手。”

    云飞急忙跑到海边清洗干净双手,又甩了甩,运真气烘干,才恭恭敬敬接过芙蓉令。

    生怕再多叮嘱一句“小心点”,都会被师姐认为是亵渎祖师爷,惹发不高兴。身形一展,仿佛一缕青烟消逝于山口。

    罗裳见他远去了,弯下腰身,从压倒的茅草堆里拨出一个精致白玉盒。揭开看,原来是胭脂。

    艳如桃,粉若李,清香怡人。

    她把盒子拢在胸前,面孔绯红,神思恍惚。

    难道,今天师弟约我出来视察库房,是想送这盒胭脂?

    ……

    三炷香之后,夕阳将落而未落,彩霞满天。

    罗浮岛中央山峰的甘泉观上空,突然炸响了一朵巨大烟花。遮天蔽日,如银河倒垂。

    这是紧急集合号箭。

    南海派的弟子立刻警觉,迅速行动。

    静坐的离开蒲团,看书的丢掉书本,炼药的关闭丹炉,舞剑的收起宝剑,连膳房厨子也放下菜刀,火工道人扔掉烧火棍……

    黑压压的人流乱而有序,境界低者迈开两条飞毛腿,修为高者祭出了飞行法宝,正要奔往甘露观。

    烟花停歇,余音袅袅,烟雾还没有彻底消散。

    呜……

    低沉苍凉的海螺声紧接着响起,三长两短。数息后,继以“当”一声洪钟巨鸣。这是通知大伙赶往港口方向,不准御空飞行。

    杂役、内门弟子急匆匆转向,才行走出几十步。

    叮……

    嗵嗵……

    当当当……

    海螺声停歇了,清越的引磬之声又敲响。雄浑的法鼓,古雅的铛、钹齐鸣。凤箫声动,琵琶弦惊。

    一股神圣庄严的氛围笼罩全岛,仿佛天花乱坠,白云缭绕,仙子舒广袖飞舞于虚空,天门徐徐开启……

    南海派众人不敢相信耳朵,移动的速度顷刻放缓。

    不甚精通音律者疑惑地求证,被问的人摆手无言,只顾歪脑袋聆听。“哎呦”踩到别人的脚后跟,也不管。

    待曲子的前奏过后,众人嘴巴大张,齐齐傻眼了。

    脚下明显是坚硬岩土,却如同陷入了松软流沙,挪不开步子。

    这,这这……

    虽然前面缺少了高功吟唱与散板应和,分明就是“迎銮接驾”的科仪!

    相传,腊月二十五天帝巡天下凡,民间道观从子时起迎接圣驾,即为迎鸾接驾。

    道门除了这个至尊仪式以外,像什么除夕夜迎财神、拜太岁,一年中大小神仙的圣诞,甚至初一、十五拜土地公,都有科仪。

    修行门派追求逆天飞升,不像世俗的道家有这么多繁琐规矩,把神灵崇拜搞得如此具体化。

    但同为道门一脉,科仪曲目和形式却保留着,用于斋醮、祝诞,祈福、降妖驱魔、超度、祭奠,或者其它隆重仪式。

    像《步虚辞》、《霓裳羽衣曲》、《紫薇八卦歌》之类曲子,可以在任何歌颂神仙的场合使用。

    唯独《迎鸾接驾》,只能用于迎接天帝。

    普通贵宾来,奏一曲《迎仙客》足矣。即使道门的教宗、虚空秘境的天人驾到,也顶多奏响《有凤来仪》,哪里需要动用《迎銮接驾》?

    即使想奏,人家也不敢受用,怕折寿。

    无量天尊,这份礼遇已经不能用隆重来形容,人间世界根本就没有谁承受得起!

    天帝巡视下界,似乎不太可能,难道是真仙降临?

    罗裳听到烟花炸响,号角苍凉,随即乐声奏起,晓得必定是云飞禀告长老们了。

    不多时,港口广场上传出杂沓脚步和细碎话语,附近的同门齐齐赶到。她却没有现身会和,呆呆站立在小山包的茅草后,恍恍惚惚如大梦初醒。

    有希望突破,还收到师弟信物,她欢喜得如在云中飘。细思量,却忧心忡忡。

    师弟不相信祖师爷显灵,只怕会把这个态度传染给长老。若是导致整个门派大不敬,祖师爷雷霆震怒,降下仙罚,怎生是好?

    她喜忧交织,患得患失,连《迎銮接驾》的曲子也没有听出。( 去天外 http://www.luoqiuxs.com/15_15181/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