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密战无痕 > 第531章:该端还得端着
    对万盛和这种人,既不能表现的太过亲近,也不能疏远了,该端着还得端着,保持一定的距离。

    这才最合适的。

    太亲近了,他会不把你放在心上,疏远了,则会生怨,其实就跟男女相处之道没有区别,这是人的共性。

    就是跟林世群之间,陈淼也小心的维持着这种距离感。

    ……

    小七受伤,陈淼没有一个信得过的人可用,只能自己亲自出面约见老范,虽然这样有些危险,但他这边发生的情况得跟组织上做个汇报。

    “你胆子太大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敢跑出来见我?”

    “没事儿,我没有把握,也不会来见你了。”陈淼摘下礼帽,露出两片八字胡嘿嘿一笑道。

    “报纸上说你遭遇了刺杀,什么人干的?”老范紧张的问道。

    “毒蛇。”

    “你跟他不是有联系吗,难道你事先早就知道他要刺杀你?”老范惊讶的问道。

    “我不知道,可能他们的这次行动决定非常仓促,而他根本没有时间向我汇报,所以,他们的袭击‘霖’记和刺杀我的计划,我事先并不知道。”陈淼道,他是知道军统沪一区对他有针对的刺杀行动,但具体什么时间,计划他是不知道的,而袭击“霖”记,完全没有料到。

    “那个叫池内樱子的日本女人还怀疑你吗?”

    “应该不会在怀疑了,不过,也不好说,但经过这件事后,林世群现在对我是完全信任。”陈淼道,“我接下来可以接触汪氏内部的机密的机会会越来越多。”

    “你觉得这是好事儿?”老范微微一皱眉。

    “是好事,也是坏事儿。”陈淼道,“这样一来,我能得到的情报越来越多,但做事就要更加瞻前顾后,束手束脚了。”

    “有得必有失,老家说了,你现在是战略级的,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能不做就不要做了。”老范说道。

    “我会把握好分寸的,不会给自己带来危险的。”陈淼点了点头,“林世群让我暂代他的办公室主任,下一步,我真的可能要负责上海租界的实际工作了,有些事情,我肯定不会主动去做,但免不了的,有些时候,我身不由己……”

    “放心吧,你在76号所做的一切,上级首长都看在眼里呢,你要是不把自己染黑,怎么能够取得他们的信任。”

    “谢谢组织上的信任。”陈淼道。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

    “巩固我现在的位置,对军统方面做出一些打压的姿态,至少要把林世群对付过去。”陈淼道。

    “你上次说的陆慧那个事儿,组织上原则同意了,让灰隼同志先跟她接触一下,了解一下她的思想动态,然后再决定是否发展她加入咱们。”老范说道。

    “嗯,小七受了伤,这段时间,我可能不能主动联系你,你有什么事儿,可以打电话去我家里,找雪琴,就说我在荣宝斋看中了一方端砚,当时店主已经许给了别人,现在这方端砚别人不要了,问我要不要。”陈淼说道。

    “好,那这个端砚?”

    “嗯,它确实存在的,所以这个借口只能用一次。”陈淼点了点头。

    “好,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另外,根据我们在香港的同志得到的消息,军统方面跟日方的秘密谈判已经破裂了。”

    “破裂了?”

    “具体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老家传来的消息就是这个,老家可能觉得这个消息对你有用吧。”老范解释道。

    “看来,日本军方中支持汪氏成立傀儡政府这一支力量要获得胜利了。”陈淼点了点头。

    “有可能吧,不过,你也知道,老蒋这个人是最善变的,一旦战局发生变化,这个人转变起来那是很快的,当年四·一二……”老范说下去了,那是许多共产党人心中的痛。

    “最近日军从本土运过来一批武器弹药,准备补充给华中的日军第十一军,还有,从关东军抽掉两个师团南下,编入中国派遣军序列,这是个信号。”

    “你的意思是,日军打算在华中地区发动一场战役?”

    “谈判桌上没进展,他们自然就会用武力恐吓了,这是日方一贯的做法,去年的长沙会战不就是想在湘赣地区消灭我大量有生力量,迫使重庆方面投降吗?”陈淼道,“不过他们在长沙碰了一个头破血流,这一次估计会挑一个方向,以日军急功近利的性子,我倒是觉得,他们很有可能冒险。”

    “分析的有道理呀,让你做地下工作真是屈才了。”

    “我在洪公祠的时候,军事情报学可是很优秀的,就连戴雨农也对我刮目相看。”陈淼嘿嘿一笑。

    “你那是把人家的批的体无完肤吧?”老范嘿嘿一笑,“戴老板也是要面子的,让你一个小小学员在那么多人面前小不来台,他不整你才怪呢?”

    “年轻气盛嘛。”

    “幸亏你后来把锋芒收敛起来了,不然你在军统还真是待不下去。”老范感慨一声道。

    ……

    顾宝林自以为自己很早就跟了吴云甫,是林世群建立76号的功臣,所以,并没有觉得自己晚一点驰援“霖”记有什么过错。

    他也知道自己的老大跟陈淼不对付,但井水不犯河水,大家相安无事,但是下面的斗争很激烈。

    吴云甫在沪西经营赌档和各种犯罪勾当,在沪西可以说是一手遮天,只有一些人不买账,比如兆丰总会的潘三鑫,人家跟汪氏都说的上话,日本人那里也有关系。

    做的又都是上等人的生意,吴云甫惹不起,也不敢惹。

    还有一个不把吴云甫放在眼里的人,那就是麻六,麻六联合十几家赌档搞了一个赌档联盟。

    这些赌档报团取暖,实力不可小觑,而且最关键的是背后是76号督察处。

    两家虽然各自经营各的,但客人却是重叠的,经常为了争夺客人而大打出手,不过,双方还是有分寸的,就算偶尔有人命死伤,也都是私底下解决。

    赌档之间的争斗,76号一般是不下场的。

    一旦下了场,就意味着性质不一样了。

    但是擦枪总有走火的时候,尤其是在人气不顺的时候,顾宝林分管的一个场子跟麻六的赌业联盟旗下一家赌场争抢客源。

    这三句两句不合之下,两家赌场的人就干起来了。

    顾宝林因为救援迟了,被陈淼拎过去训了一通,心气儿不顺呢,听说手底下赌场让人欺负了。

    这还了得,把自己手下行动队召集起来,带人把麻六毒业联盟的这个赌场一围,所有人全部抓进了他的第二大队大队部。

    这下可不是小事儿了。

    那怕他带着人把赌场给砸了,那都还好说,抓了人,性质就不同了,酒醒之后的顾宝林马上意识到自己捅大篓子了。

    赶紧给吴云甫和于爱珍两口子打电话求救。

    陈淼还不知道这事儿呢,刚回到家中,准备陪梁雪琴吃完饭,刚坐下,端起碗,筷子还没拿起来。

    这客厅内的电话就响了。

    客厅内的电话,那一边是谁听到了,谁接,楼上书房的电话,家里只有两个人有资格,一个是小七,另一个就是梁雪琴了。

    其他人就算听到了,也不允许进书房,这是规矩,书房的电话跟楼下客厅的不是一条线。

    “老五,你去接一下。”陈淼吩咐一声。

    陈一凡点了点头从餐厅走了过去,拿起客厅的电话:“喂,这里是陈公馆,请问你找谁?”

    “三哥,是吴大队长,找您有急事?”

    “哦?”陈淼只得站起来,走了过来,从陈一凡手中接过电话,“喂,天霖,我是陈三水,什么事儿?”

    “三哥……”

    “确定是顾宝林带队抓的人吗?”陈淼闻言,脸瞬间就拉了下来,他今天刚把顾宝林训了一通,一转身,这家伙就给他来这一手,这分明就是打脸报复自己。

    自己已经看在吴云甫的面上,对他已经从轻处理了,要真依照他当时接到‘霖’记遇袭,顾宝林磨磨蹭蹭的迟迟不带队驰援,那个时候,他真是有拿枪把这家伙给枪毙了的心情。

    当然,这样一来,他跟吴云甫也就彻底闹翻了。

    得到吴天霖肯定的回答后,陈淼知道自己今晚这顿饭是吃不成了,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这是完全不让他有喘一口气的机会呀。

    他不清楚,顾宝林这么做是他自己擅自行动,还是吴云甫授意的,如果是吴云甫授意的话,这事儿就不寻常了,76号内是有人不希望自己上位,尤其是以吴云甫等人为首的当初跟林世群一起创建76号的老人,自以为自己资历老,瞧不上自己爬到他们上面指手画脚,还有过去在两统中职位比他高的人,这些人是嫉妒,却也不敢公开说出来。

    按道理,76号内斗是好事儿,可他没想过自己要亲自下场,这就是他选择陈明初作为自己‘替死鬼’的后遗症。

    如果不是喜鹊被捕,供出“方文”这个化名,自己就可以把陈明初推上去,然后挑起他们内斗,这是多么一件惬意的事情。

    而现在,逼得他自己走上前台了。

    麻六是他的人,暗地里给他提供不少情报,做了不少事儿,每个月还孝敬一笔钱,他的人被抓,还是吴云甫的手下抓的人,他就更不能不管了。( 密战无痕 http://www.luoqiuxs.com/14_14978/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