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乡村小说 > 遍地诱惑 > 第349章 伦理常纲不可乱
    值得一提的是,在那幕生动图画中,位于最后的竟然是欧阳兰,她捧送着双手,犹如刚才走过的那些绝妙玉体,都是由她这双手亲自捧送而来的,尽管她的笑容里搀杂着隐约的无奈之味,看起来显得不那么自然。

    毋庸置疑,从当初首度遭遇尚且陌生的马玲淑的车内挠拨,到走出实质出轨的那一步,范坚强的转变之路就是一段诱惑之路。在这条路上,他起初总要逼迫自己停步,甚至转身回走。可是,便是在转身的一刹那,他就看到了一张冷若冰霜的脸,听到了使他出离愤怒的讥讽。于是,一切留恋就变得脆弱不堪而毫无意义,他继续着他的脚步,带着丝丝愤懑和绝望。

    诚然,只要自己一翻身,便可将这个贪玩到正在抚弄野兽生殖器的小姨子生吞了,使她成为供给自己御用般的**,这显然也是回敬那些讥讽的最酣畅、最淋漓、是有力的方式。但是,一个男人倘若真的干出了这样的事情,跟禽兽相比,又有何区别呢?只怕自己当仁不让地要摘取“青河十大禽兽”之桂冠,而换回坊间万人鄙夷嗤笑的败类人生之骂衔。当真如此的话,英雄成了淫贼,以当今媒体闻风而动、誓求轰动的能耐,自己想不家喻户晓都难。

    如此,自己何颜面对外公?何颜面对豆豆?何颜面对长眠的父亲?曾经给予小尼姑的那些热心帮助,又该贴着怎样的标签?曾经对着周笑笑慷慨陈情的言语,又该如何自圆其说?怕只怕,自己真要变成一堆恶俗牛粪,日晒雨淋之下依旧臭气熏天——

    于是,这时候,他胸膛起伏得厉害,像是呼吸困难。

    于是,欧阳菊停止抚弄,翻身骑了上去,激动不已地一手扶牢那雄浑肉柱,再挺胸收腹地腾出一手,由侧身方向下去,很是惊慌地拉拽开蒙桃源口的那方窄窄的内裤底料,意欲沉下身去,用如唇般汁水丰润的海绵体去吞吃、吸附她以为正嗷嗷待哺的人间灵物,并不可抑制地热烈幻想着那抹即将传遍全身的奇妙感觉:那种道听途说的爽,空间是怎样的爽呢——

    当理智徘徊在欲望的边缘,反复地踩踏英雄模范条红**线时,说忠贞不移地回归圣道,那显然是圣人的超脱所为。毕竟,善是本性,色也是本性。不同的人,在徘徊过程中,有不同的思维,或坚定,或犹豫罢了。坚定是因为不顾后果,犹豫是因为顾虑后果。

    于欧阳菊的心中,那道红**线,似乎早就不存在了,原因在于她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包括天塌下来这种天大的事情,更不曾支思考世间万事并非孤立,而是相生相息。因此,在欲望泛滥时,阻挠欲望泛滥的因素实在孱弱,也就任由它肆意横行了。

    反之,在范坚强的心中,则是另一番天地争战。当欲望大军威武压境,直逼上梁山那道红**线,所有沉睡的毛孔都能醒来,它们都成了一流的诡辩家,一起争先恐后地责问他:不久前的那次非法入侵,让你变得越来越贪婪了吗?你把宽容当成纵容,是希望得到惩罚吗?毫无节制的疯狂索取和掠夺,难道不是即将消亡的前兆吗?天欲令其亡,必先令其狂,古训怎能轻易淡忘?先前,雷电交加,何尝不是上天的提醒呢——

    那声声问责,如撞钟般轰响在他的耳畔,顷刻筑起了一道宽厚的大坝,直将欲望大军拦腰截断,乃至发出声嘶力竭的尖叫。于是,当那道水帘之门即将没顶吞吃之时,甚至在已经感觉到它的娇嫩潮润之刹那,他如灵魂驾照般仓然伸出双手,牢牢地抱住正在下沉的赤腰:“菊,停手吧,我们不能这样!”

    欧阳菊正如痴如醉,闻听这犹如天外来声,顿时惊颤道:“不——我不要停手——我是心甘情愿的——”

    范坚强跃然起背,趁着欧阳菊慌乱之时,腾也右手解除她的致命牵制,再稍一用力,生生将她从自己的身体上抱起,放到了左侧的空铺处,生怕她再纠缠,而依旧死死摁住那赤腰:“心甘情愿,那也不行!菊,我们不能糊涂,我是你姐夫,不管什么时候,乱不得啊,一点都乱不得!”

    欧阳菊用力挣扎了两下,见无法脱身,真实性伸出双手,紧紧地抓牢姐夫的手臂,像是生怕他突然抽身而去。又因为急火攻心,她的抓,便犹如掐了:“别自己欺骗自己了,你到底是个男人呀。我再不懂事,也知道男人最缺不了什么。我姐给不了的,我来给,心甘情愿地给,你担心什么呀?天塌下来,我来顶。再说了,你们男人不都梦寐以求地想上了家里的小姨子吗?快放开我呀——”

    尽管觉得手臂生疼,范坚强却摁得更紧了,仿佛稍一放松,便要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不过,小姨子的话,句句震撼,使他不免惊讶:看来,她不是一时热血来潮,而是早有心理准备和酝酿。

    当下,他浑身的欲望影子消散尽尽,也凶手刚才还兴致高昂的身体特征,不禁横了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眉毛,生硬道:“别跟我说这些荒唐的废话!什么都可以**理常纲不可乱!别人可以乱,我范坚强也绝对不能再乱了!菊,你要是再固执,我马上就把你塞进浴缸里,用凉水——”

    欧阳菊顿时小声尖叫,甚至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姐夫,你要谋杀我吗?你要是敢——”

    范坚强不容分辨,用打断回击:“你真觉得我不敢吗?试试吧!”

    于是,欧阳菊依旧挣扎,甚至还蹬脚踢被。

    于是,范坚强猛一用力,拦腰抱起刚才还摁在手中的小姨子,在她持续的踢打中,直奔浴室——

    在“哗啦”声中,一对纠缠中的男女,很快置身于淋浴情境。只不过,这样的淋浴是不同寻常的,甚至是别开生面的。因为,如注般涤荡这对男女的水流,是冰凉刺骨的,仿佛铁了心要将两人强行冲荡开来。起初,虽然感到冰凉难忍,刺骨难耐,欧阳菊如前一样,双腿死死地箍在姐夫的腰间,在浑身颤栗的状态下,手捧着姐夫的脸庞,执意强行索吻,嘴里还说着些因为剧烈颤栗而无法完整表达意思的嗫嚅( 遍地诱惑 http://www.luoqiuxs.com/14_14945/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