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乡村小说 > 遍地诱惑 > 第028章 恣意妄为
    第028章恣意妄为

    整个上午,欧阳兰情绪都很糟糕。

    本着不冤枉一个好人的原则,她今天一到班,便利用朋友关系,打听了环保局是否有个姓陈的秘书。结果,朋友告诉她,有张秘书、王秘书、钱秘书,就是没有陈秘书。再一仔细打听,那个陈冠东只是个新进的普通人员,而且还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

    那气愤啊,一波一波往上涌:找个人来糊弄老婆,这事已经足够卑劣,哪曾想,你居然还跟这种好逸恶劳的玩乐之徒结交朋友。范坚强啊范坚强,我不在家才几天啊,你就这么管不住自己,净跟着纨绔子弟奔走酒池肉林。出息?我还指望你什么出息啊?

    从病房里出来,瞅准一个空当,欧阳兰快步走到一边的角落里,给范坚强去了个电话:“范坚强,环保局哪来个什么陈秘书?我欧阳兰真是傻啊,生怕冤枉了你,还特地请人去问了问,结果呢?真是瞎了眼,我陪着你一起丢人现眼!既然这样,我对你也没什么可说的。从今往后,我们就此分开过,你爱怎么混蛋就怎么混蛋,我欧阳兰看透了你这种没出息的男人!”

    骂完之后,欧阳兰满脸通红,随手关了手机。

    至于事情是否真的如电话中那般严重,她倒没仔细想,纯粹宣泄宣泄火气罢了。

    周笑笑从观察室跑出来,冲着欧阳兰喊:“护士长,有个婴儿长时间拉肚子,脱水比较严重,静脉条件实在太差,你赶紧过来看看!”

    欧阳兰收了手机,连忙跑过去,随周笑笑进入观察室。

    观察室内。婴儿的啼哭声撕心裂肺,一对年轻夫妇脸上挂满焦虑。几个小护士围着操作台上的婴儿,手忙脚乱地从上到下寻找静脉,原本细俏的额头频频渗汗。观察室对外窗口处,已经聚拢了不少围观者。

    见欧阳兰来,几个小护士挺直细腰闪至一旁。身为护士长,欧阳兰的业务能力是过硬的,也是全院上下有目共睹的。儿科护士们,就更清楚这一点。

    捧着婴儿的小脑袋,欧阳兰不慌不忙地伸出手指,细细地触摸试探,迅速确定位置,然后麻利地消毒,再接过身旁护士递上来的针尖,专业而沉着地扎针——出现回血——

    “好了,孩子脱水确实比较严重,静脉很不清晰!”舒了口气,欧阳兰将剩下的工作交给身旁护士,然后向这对年轻夫妇解释。

    年轻夫妇脸上愁云消散,一个劲儿地向欧阳兰道谢。

    周笑笑搂紧欧阳兰,高兴地说:“护士长,你真棒!我半天都找不准——”

    谁知,观察室窗口突然冒出一络腮胡子,指着周笑笑就骂:“像你这种垃圾护士,早该滚回家去上吊。刚才是你扎的针吧?连扎了三针,次次都失败,什么破技术啊,真他**害人!”

    络腮胡子约莫四十岁样子,言语粗鲁不说,还一脸霸道凶相。

    尤其是满脸密密匝匝的胡子,似乎三年五年都没有刮过,看上就很马很克思。

    周笑笑略微一愣,白了那络腮胡子一眼,小声嘀咕一句:“神经病!”

    无巧不巧的是,这一声嘀咕被络腮胡子听到了。

    像是受了不能容忍的侮辱,络腮胡子猛地扑到窗口前,“噌”地跃上操作台,然后跳进观察室,照着惊吓过度的周笑笑,便是一记狠狠的掌掴。周笑笑本是个弱女子,哪经得起这般粗鲁掌掴?顿时,她尖叫一声,一头倒下去。

    络腮胡子觉得不解恨,扯开嗓子,满嘴酒味地喷着脏话:“马拉戈壁的,老子就是神经病,**管得着么?你个小臭*子,居然敢骂老子,是活腻了吧?啊?你再骂,再骂,**再骂啊!**要是再敢骂一句,老子非把你嘴撕烂了不可!照实了跟你说,我他**见着你们这些护士就烦,就想动粗——”

    整个观察室顿时乱作一团。胆小的撇下大家,直往里间治疗室跑。胆大的从地上抱起周笑笑,没及查看她嘴角伤情,也往治疗室退。欧阳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络腮胡子。她震怒了:众目睽睽之下,你不仅脏话连篇地骂人,还冲进观察室打人,真是无法无天!

    要是往常,面对这类矛盾纠纷,欧阳兰通常会出面负责耐心解释。解释连续扎针失败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业务技术并非关键因素。实际情况也是如此,刚才那婴儿确实脱水比较严重,血液循环量减少,造成静脉血液不充盈,显得干瘪,很难辨别清晰。何况,有些护士天生心理素质差,一针扎不上,婴儿啼哭揪心,第二针就有些慌。

    然而,今天的情形跟往常大不相同。这个络腮胡子明显就是个粗暴之徒,仗着喝了点酒又骂又打,跟他讲道理根本不管用。想到周笑笑刚才挨的那瓷实一巴掌,心疼的同时,欧阳兰气愤不已。而且,她心中本就有一团怒火,对丈夫范坚强的一团怒火。

    所以一向要强的欧阳兰怒了,忘记了自己的职业身份,以及可能面临的危险,不退反进地厉声质问道:“你凭什么打人?凭什么冲进来又骂又打?对我们工作不满,你可以去投诉,医院是有专门投诉窗口的。你一个大男人,在这么多人面前,对我们女人动粗,算什么本事啊?太恣意妄为了!”

    见漂亮的护士长迎上来质问,络腮胡子捋了把浓密的胡子,不怒反笑:“老子就喜欢简单粗暴,**管得着么?你刚才说什么妄为来着?老子今天就那什么妄为了!”

    周笑笑挣脱开其余护士的手,抹了把嘴角的鲜血,走到欧阳兰身后,小声道:“护士长,她们已经通知保安了,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周笑笑这样做,是生怕欧阳兰遭遇不测之伤害,劝她保持克制和忍让。

    可周笑笑不知道,欧阳兰本就是个性格刚烈的女人,一旦怒火中烧,很难熄灭下去。推开周笑笑,她上前一步:“你刚才骂谁?有种,你再骂一遍!”( 遍地诱惑 http://www.luoqiuxs.com/14_14945/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