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狼与兄弟 > 第五千零八十五章 都知道了
    “如果按照当时的情况来看,如果酒越当时按照我们的要求行动,辉煌阁的武装力量再打进人群当中,与狼刺王赢他们汇合的这一瞬间,酒越核心战斗力,是完全可以彻底封锁住他们的后路,把他们彻底包围并且歼灭的,但是让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那就是陈子然再接到了命令之后,不仅没有选择围剿辉煌阁的武装力量,反而选择了率兵奔着相仿的方向前行,把整个大后方都给让开了。”

    “当时那种情况,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决定了一切,陈子然把所有士兵调集离开之后,我们再与他通话,他已经不接电话了,而且当时的情况,我们就算是再调集他们回去,时间上面他们也不允许了,因为辉煌阁已经开始撤退了,实在迫于无奈,我们只能把离着那里相对较近,可能能赶得上来的另外一支特种部队的分队,花越特种部队的人调上去。”

    “他们虽然再王赢他们冲出包围圈之前到达了指定目标点,但是他们已经错过了最核心的黄金时间,面对辉煌阁的冲锋,他们并没有当下控制住局面,这才使得一部分逃离离开,这个就是事情的经过,黄陈涛阁下可以随意调查,我刚刚所说,如若有一个字的假话,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当时若是酒越的陈子然听从命令调遣,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王赢他们插翅难逃!他不仅不服从命令,还当下下达了调离整支队伍的决定,这才使得我们整体的围剿行动失败,否则的话,王赢他们一个人都跑不出去!!”

    子画说道后面的时候,整个人的情绪也显得有些激动了,显然,对于陈子然的所有行为,他也是非常非常生气的,黄陈涛听到这里的时候,从边上皱起来了眉头。

    “这个陈子然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故意的,还是听错了呢?”

    他刚说完,子画直接开口。

    “我愿意用我的性命担保,他绝对是故意的,这里面不涉及听错,现在陈子然已经被我的人盯上了,是真是假,您把他找过来,一问便知。”

    黄陈涛这会儿看了眼子画,子画重新戴上面具,躲进了黄陈涛办公室的暗门,黄陈涛按动了呼叫器,当他的秘书从外面进来的时候,黄陈涛还没说话呢,他的秘书就开口了。

    “黄陈涛阁下,酒越特种部队的总指挥官陈子然来了,想要见您。”

    河城周边有五支特种力量,其中两个警卫团最为强悍,一个是御林军的警卫团,一个是范武的警卫团,这两个警卫团,亦是再军队当中的,除此之外,还有三个特种部队基地,分别为花越,水越,酒越,这三个特种部队的指挥官,也都是黄陈涛亲自任命的,皆是属于黄陈涛的心腹下属。他没想到,陈子然居然来找他了,他点了点头。

    几分钟以后,陈子然出现在了黄陈涛的面前,他并没有穿军装,手上还抱着一个盒子,再看见黄陈涛的这一刻,他把手上的盒子,摆放在了黄陈涛的面前,黄陈涛打开盒子,里面是陈子然的军装以及当初的授衔勋章等等。黄陈涛亦是一个聪明人,看见这些东西的时候,他就清楚,子画说的定然是实话。

    他把盒子放在一边,有些无奈。

    “为什么?”

    陈子然抬手敬礼,情绪激动。

    “范武范奈,欺人太甚,威逼羞辱阮林峰将军,并且生生的气死了阮林峰将军,这在我心里面,是一个过不去的坎儿。”

    “黄陈涛阁下,自从我当兵入伍的那一刻,阮林峰将军就是我们心中的信仰,是我,是我们心中的骄傲,这是我们越国的南大门,镇守边疆几十年,经历战争数次,保家卫国,他是我们国家的英雄,迟暮之年,竟遭人如此羞辱,我懦弱无能,不敢站出替阮林峰将军讨还公道,可是他王赢却不惧危难,挺身而出,斩杀范奈,给阮林峰将军出气,确实让我羞愧难当!”

    “王赢做了我们所有人想做而不敢做,不能做的事情,说实话,我对他只有感激,没有任何憎恨,他给阮林峰将军出了气,报了仇,我无法对他下手,所以,我选择了拒绝执行命令,我知道这对于我来说,代表着什么,意味着什么,但是我不后悔。”

    陈子然微微一笑,冲着黄陈涛抬手敬礼。

    “自从阮林峰将军过世之后,我日夜难眠,饱受煎熬,我的父亲也与我决裂,骂我懦弱,无能,现在我做完了这件事之后,整个人如释重负,虽说我罪大恶极,但是我的内心,得到了宽慰与解脱,我丝毫不后悔,范奈该死,范武该死。黄陈涛阁下,纵观阮将军事件前后,他们兄弟二人,目无法纪,嚣张霸道,阴狠卑鄙,用如此恶劣手段生生逼死阮林峰将军,我就问你一句,难道您就一点都不知情吗?还是再故意的袒护范武,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天理,就没有王法了吗?”

    陈子然情绪激动。

    黄陈涛听到这,坐直了身体,抬头,盯着陈子然。

    “你什么时候和阮林峰扯上关系的,我怎么不知道,还有,关于阮将军事件的起因经过,结果,又是谁告诉你的?”

    “我父亲是阮将军的兵,我从小就接受父亲的熏陶培养,励志要做一个像阮将军一样的男人,保家卫国,参军以后虽未能如愿进入阮将军的部队,但是他依旧是我心中的信仰,而且,阮将军于我父亲有恩,于我们家族有恩,无以回报。”

    陈子然也没有说假话,从边上继续开口。

    “至于阮将军的事情起因经过结果,知道的人不仅仅是我一个,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没什么好说的。黄陈涛阁下,于我个人来说,我很敬重您。谢谢您这些年的信任与培养,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我不后悔,问心无愧,我绝对忠诚于您,但是,我十分痛恨范武兄弟的行为,太过分了。”

    说道最后这几个字的时候,陈子然眼圈红了,噙着泪水。

    “阮将军一生为国,镇守边疆几十年,难道最后就换来这样一个结果吗?”

    陈子然说到这,站直了身体,冲着黄陈涛抬手敬礼。

    房间里面十分的安静,许久之后,黄陈涛长出了一口气,把手上的盒子推给了陈子然。

    “行了,这个事情过去了就过去吧,拿着你东西,回去。记着,这一次,是你听错了命令。”

    “可是黄陈涛阁下,我并没有听错命令!我是故意的。”

    “我说是你听错了,你就是听错了,知道吗?”

    “可是我,我,我。”

    陈子然这会儿有点蒙了,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内心一团混乱。

    “阮将军的事情,说实话,我不推卸,我是有责任的。关于这个,我不想做评价,但是,你陈子然,是我看着一步一步起来,也是我亲手一级一级提拔上来的,我信任你,也认为你绝不会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酒越,还得你来掌管,我黄陈涛的身家性命,依旧会再关键时刻,托付在你的身上。”

    黄陈涛确实是有手腕,陈子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了,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马上归队!”

    黄陈涛一声怒吼。

    “是!”

    陈子然泪眼婆娑,抬手敬礼,拿起来自己的盒子,从内心感动的一塌糊涂,暗自发誓,这一生,定要效忠黄陈涛,绝对不会再做任何对不起黄陈涛的事情。

    陈子然离开之后,子画从身后出来,关于刚刚的一切,他都看的清清楚楚,也琢磨过来味儿了,内心对于黄陈涛的格局,又多了一丝敬佩。

    黄陈涛连陈子然都不追究了,自然更不会追究子画了,他心态调整的很快,条理清楚,思路明确。

    “绝对不能让王赢就这样轻易的逃脱了,范武兵团和御林军继续追剿王赢他们这批人,花越,水月,酒越这三支特种部队继续配合追剿,酒越还是陈子然带队!”

    黄陈涛这一说,子画先是皱起来了眉头,但是片刻之后,他就明白黄陈涛的用意了“真是帝王心难测啊!”他心里面有些感慨。

    “同时,越七虎手上的七个集团军,除了张钰伟和任超凡这两个加强集团军不要动,给我再边境继续施压赛亚松,剩下的几个集团军,全部配合行动,通知全国的警方,全部配合行动,封锁好边境,不管如何,一定不需让王赢这伙人跑了,听见了吗?”

    子画这会儿整个人都有点蒙了。

    “黄陈涛阁下,抓捕一个王赢,需要动用这么多人吗?动作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动用这么多人,别给我出岔子就好了。无论如何,一定要把王赢给我抓住!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听见了吗?”

    “是,阁下!”

    子画抬手敬礼,告别黄陈涛,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子画前脚离开,后面进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男子眼睛不大,身材虽矮小,但却很健壮,此人正是黄陈涛御林军的总司令,阮正。

    “刚刚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了吧?”( 狼与兄弟 http://www.luoqiuxs.com/13_13630/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