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三千六百零九章 参与游戏
    琥珀和逆风两人,可不准备就被这一句话便打发了,光是这一枚极品储晶,就已经勾起了他们全部的好奇心。

    既然左风刚刚有那样一番话,他们相信左风定然就有了一个计划,他们期盼着左风在这种情况下,能够有什么办法扭转乾坤。正因为与左风相识已久,所以他们对于左风更加充满期盼。

    看着眼前这两个家伙,左风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倒也不是他想要对两人隐瞒什么,而是他的计划真的没有完全成型。

    只不过从殷洪化作那诡异的灵魂形态后,左风就已经估计到,查库尔和项鸿他们,没有办法将对方留下或击杀,自己也将会有**烦。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左风便已经开始思考,要如何面对眼前的局面了。

    “你们也不用这样看着我,如果真的是有什么具体计划,对你们两个我难道还会隐瞒不成。只是眼下的局面,我们只尽量利用一切资源和环境,或者说是必须加以利用。”

    左风开口解释着,言语间充满着一股深深的无奈味道。

    扫了一眼旁边的那些尸体,左风继续道:“不管是大草原和项家,又或者是明耀宗,对于我们三个来说,都是难以抗衡的强大存在。不管单独对上任何一方,我们基本都是有死无生的结果,而恰恰这两方人,都不会放过我们。

    那摆在我们面前的,其实就只剩下了一个选择,那就是要在他们对我们下手之前,先将他们都给解决掉。如果非要说我有什么计划,那应该就是‘先下手为强’这五个字吧。”

    听到左风的分析,逆风开口询问道:“我们还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进入到这壁障当中。相信除了我们几个人之外,没有其他人还有如此手段。而我们进入壁障中,他们也拿我们毫无办法。”

    左风苦笑着伸出手,在逆风的肩头上拍了拍,然后道:“兄弟,这事儿你想的未免太简单了,我们来此的目的,不是为了玩一个捉迷藏的游戏。我们不可能永远躲着,总还要去往下一层的。

    进入壁障中的能力,固然对我们有巨大的帮助,可是我们却绝不能真的完全依赖它。否则我们就会偏离,布置这片空间那个宁霄制定下的游戏规则,那将会带来更加危险的结果。”

    “为什么这样说?”逆风心中充满不解,向左风追问道。

    左风立刻解释道:“大家都是从上面的空间,传送到眼前这片镜面空间当中。而包括我们在内的所有队伍,目的都只是要通过这里,去往冰山的更深处。而方法你们也都亲眼看到,就是楚楠和素颜他们使用的传送阵法。

    我们想要离开这里,所依靠的自然是这传送阵法,可是这阵法却不是随便就能开启,你们可不要忘记了,还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

    虽然一时间没有明白,不过听到这里,逆风马上便反应了过来,接着左风的话道:“还有就是献祭,用武者的生命来献祭那冰台,以此来催动阵法运转。”

    轻呼了一口气,逆风点头继续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们进入壁障的手段,固然是一个摆脱危险的方法,实际上也等于有能力游离在这个狩猎游戏之外。

    我们如果能够加以利用,可以让自身获得安全。然而一旦彻底脱离游戏,那么到最后没有充足的生命献祭,到时候我们可能将会被永远困在这冰山中,那才是最糟糕的一种结果,与被明耀宗或者大草原、项家击杀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左风点了点头,他不是故意要卖关子,而是希望以这种方式,让琥珀和逆风两人明白,眼下的处境。尤其是要让两人清楚的知道,这进入壁障的手段可以使用,但绝不能够依赖,如果对其产生依赖,所带来的危险也将是会致命的。

    眼前这是自己最好的生死兄弟,所以左风必须要让两人清楚的知道眼前的形式和局面,而不是让两人只知道服从命令。即便是他手下风城武者,左风也不希望是那种,只知俯首帖耳的应声虫,他要身边每一个人都能够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见两人明白了之前的话,左风便又继续道:“我们在上面那一层的时候,因为被困在那冰层中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来到这一片镜面空间的时间,相比其他队伍已经晚了很多。

    而之前又是跟明耀宗的殷洪他们行动,虽然搞清楚了形势,却也已经耽搁了不少的时间,这对我们都是极为不利的。

    连项家和大草原,都已经开始联手了,相信在这镜面空间中,能够存活到现在的队伍,必然都有着不弱的实力。而弱小的队伍,又没有人联手,基本上也都被献祭给了冰台上的阵法。

    以我们三个人这点力量,恐怕无法与任何队伍抗衡,所以我们必须要另辟蹊径,想办法从这里传送离开。既然狩猎游戏我们无法玩,那我们就只能玩点其他的了。”

    话到此处之时,左风的目光反而变得烁烁生辉起来。琥珀和逆风看到这个眼神后,不禁看了一眼彼此,他们感觉到那个有着冒险精神的左风,终于重新回来了。

    处于眼下的局面,恐怕任何人都会感到如山般的压力。毕竟他们只有三个人,而且本身修为低微,他们不光要在这场狩猎和杀戮游戏中活下去,而且还要想办法离开这里,去往冰山的下一层。

    若是换了其他人,面对这种局面可能已经彻底绝望。然而左风却并非如此,似乎面对越大的压力,他整个人就会越兴奋。

    当初在玄武帝国,面对鬼画家和千幻教如此,在陷空之地面对幽冥一族如此,在阔城的时候面对林家同样如此。

    似乎在左风的骨子里,天生就有着一种,勇于冒险的精神。只不过平时都被小心谨慎的,给彻底掩盖起来。

    直到面对眼前这种局面的时候,左风可以放下心中的顾虑,全力与那些强大的敌人周旋。

    也就是在这一刻,在看到左风那个眼神的瞬间,琥珀和逆风两人,有一种感觉,左风似乎喜欢这个游戏,即便是处于绝对的劣势,仍然还是对这游戏感到喜爱。

    恐怕换了任何人,面对一枚极品储晶的时候,都会难以抑制的要抹去其上的灵魂印记,得到其中的物品。

    不光琥珀和逆风有这样的冲动,实际上左风自己也是心痒难熬。他不光想要得到其中的物品,他更好奇这极品储晶当中有些什么。

    当初击杀方芸后,从他的极品储晶当中,得到了极为罕见的冰蛟兽灵。除此之外各种珍稀物品,也可以说数不胜数。光是那伪冰魄,就是神念期参与才能炼制出来的好东西。

    而殷洪之前动用过的秘法,以及他在明耀宗的特殊身份,左风对于他身上所拥有的物品,自然也是充满了期待。

    即便是现在无法彻底取出里面的物品,可是左风仍然还是希望,能够悄悄的窥探一眼,看看这颗极品储晶内都有些什么。

    不过左风也明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逆风之前使用灵气,想要注入到储晶当中。并不会引起殷洪的注意,然而如果一旦动用念力,对魂印哪怕造成一丝一毫的破坏,魂体形态的殷洪立刻就会有所感应。

    只要让殷洪察觉到任何一点异常,那么不光是极品储晶,无法对左风后面的计划有任何帮助,甚至反而可能还会带来不小的负面影响。

    左风目光凝视着看了一会儿,掌心当中的那颗极品储晶,又确认了一番那表面阵玉释放的阵法没有问题,这才小心的将其放在玉瓶中揣如怀内。

    一般情况下,储晶是无法收入储晶中的,这一点倒并非是什么秘密,差不多是一种常识般的存在。

    因为储晶本身就属于一个特殊的空间,这特殊的小空间以晶石的形态存在。如果要将一枚储晶,放入另外一枚储晶当中,那就等于是让一个空间,容纳另外一个空间。

    然而两个储晶,即便大小不同,但是其存在的属性相同,它们彼此间无法重叠,自然更无法让一个空间,容纳另外一个空间。

    不过比较特殊的地方是,左风所拥有的纳晶,是可以存放一般储晶的,下品、中品和上品储晶,都是可以存放在纳晶当中的。极品储晶比较特殊,只能短时间内存放,而且纳晶和极品储晶间,会有明显的排斥之力,时间一久极品储晶会被直接排除出去。

    从这一点上来看,极品储晶这样的存在,应该是已经接近纳晶的级别。

    既然是这样,左风也是为了稳妥起见,所以直接将这颗来自于殷洪的极品储晶,贴身放在怀中。这样一来如果一旦有什么变化,左风也能够第一时间发现,并且加以处理。

    收好了储晶之后,左风带着琥珀和逆风,又刻意将周围的环境处理了一番。造成一种查库尔和项鸿等人离开后,又被冰原幽狼啃食过的模样。

    做完这一切后,三人便再没有半点停留,而是飞快的从那仅有的一条通道冲了出去。在这个只有一条通道的“死路”内,会让人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直到出了这片区域,左风三人才忍不住舒了一口气,可是三人却不敢有半点放松,因为他们明白,还有更大的危险需要面对。

    而真正的战斗,从这一刻,才刚刚开始。( 武逆焚天 http://www.luoqiuxs.com/12_12757/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