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刘备的日常 > 正文 1.121 避实击虚
    此言一出,帐中寂静无声。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吕布麾下六健将,皆刚烈耿直,强项赤脸。说一不二,说走不留。何曾见过不三不四,九曲八折。

    细思恐极。只因,言之有理。曹操

    无怪史上,西凉诸将畏贾诩。“傕等亲而惮之”。至此。之于陈宫,自吕布以降,六健将无不敬服。

    智多近妖,生人勿近。

    如其所言。吕布言听计从。命巨贾田氏,再行反间。

    田氏不敢不从。遂命亲客,再赴咸城曹营。言,愿为内应。

    初闻此言,曹操切齿冷笑,正欲将此獠拿下,千刀万剐,泄心头之恨。然与程昱四目相对,陡然清醒。

    见曹孟德无语。亲客一时汗流浃背。

    “若真心悔过,某既往不咎。”曹操居高言道。

    “谢将军,不杀之恩。”亲客暗道一声好险。

    曹操观其言行,忽话锋一转:“那日突火出城,为火木所伤。待火疮初痊,再做计较。如何?”

    “敢不从命。”亲客只求早日脱身,焉能有异。

    “贵客即来则安,毋需急返。”曹操眼中,一闪戾芒。

    “这……”亲客心生迟疑,又急忙遮掩:“庶民,遵命。”

    待其拜退,曹操面露难色:“信乎,不信?”

    “姑且观之。”程立亦无十全把握。

    曹操心中慨叹:‘文若在此,必不使(曹)操,有此败。’

    “报——”便有帐下军士来报:“甄都信使至。”

    “文若知矣。”曹操喜极。果是荀彧来函。确认无误,曹操拆封视之,乃至泪流。

    “文若,何若言?”程昱不知所以,急忙求问。

    曹操拭泪不答,唯将手书示之。

    程昱接过细观,亦不由钦佩之至:“文若大才,我不如也。”

    闻曹操濮阳之败,乃出田氏反间。于是荀彧断言,陈宫必再行反间计。于是定下“避实击虚,反·反间计。”

    田氏本为濮阳豪商。因坐拥北濮之便,往来甄都,贩运蓟米。因成巨富。其存粮邸舍,皆在垂亭。

    “(北)濮水又东北,经句阳县小成阳东、垂亭西,而北入瓠河。”

    垂亭,亦名犬丘。春秋时卫邑。战国时属魏。隐公八年(前715),“宋公、卫侯遇于垂”。既此。

    只需尽取垂亭之粮。诈言,乃濮阳田氏自愿捐赠。吕布必起疑心。纵然陈公台,窥破天机。然吕布毕竟五人,其麾下六健将,皆是恩怨情仇,睚眦必报之辈。闻田氏开仓放粮,接济曹军,必生怨恨。登门威赫,出言不逊,乃是出手伤人,乃是必然。那时,田氏必恼羞成怒,因怨生恨。

    那时,曹操在因势利导,循循善诱。田氏必真心投靠,甘为内应,夜开城门。吕布猝不及防。当可一战胜之。

    曹操大喜。

    荀彧,竟能窥破陈宫所谋。始料不及。且言辞恳切,君子之风。故曹孟德,相形见绌,颇多悔意。

    事不宜迟。曹孟德遂令盖海大舡,顺下北濮。仿刻田氏私印,临摹田氏血书,伪造开仓书文。守邸家兵,不疑有他。遂奉命开仓,任由曹军搬取。

    自吕布举兵,兖州争战不休。农时俱废,粮荒初显。曹吕二军,皆缺粮少食。滎阳敖仓,虽积粮如山。然毕竟蓟王家业。一石谷,值三百钞。十年如一日,童叟无欺。奈何人吃马嚼,耗费极多。更加辗转运输,梅雨耗损。一石谷需折去三成,乃至五成。曹操破豪强坞堡所得,大半用来订购新船。吕布久居朝廷,并无寸土,何来余粮养兵。自举兵,便仰赖张邈,输送粮草。战事绵延,日渐不济。毕竟不过陈留一郡之力。

    闻城中巨户田氏,将垂亭囤粮,悉赠曹操。吕布麾下将校,心中愤恨,可想而知。

    这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饿汉不知饱汉虚”。

    孰不可忍。

    须知,为省粮谷。吕布已下禁酒令。

    换作旁人,鞭长莫及,便也罢了。巨贾田氏,便在濮阳城中。唯恐吕布怪罪。六健将联袂登门,索谷不成,挥鞭打人。

    饶是田氏本人,亦被鞭笞。自脑门斜驱颏下。左右交叉,鲜血淋漓而下。破相事小,受辱事大。虽有陈公台,亲自登门赔罪。然田氏恶气难平。有功不赏,无过被罚。

    恰逢,随同盖海舰队,参与开仓放粮之亲客返回。

    话说,亲客心中,亦有苦自知。正因伪造手书,以假乱真。又见亲客当面,故垂亭家兵,不疑有他。这才大开仓门,放曹军入内。

    须知,此时仓廪邸舍,皆如蓟国督亢城仓。四面高墙,仓楼居上。易守难攻,堪称坞堡。凡有盗贼来袭,田氏家兵,居高下射,足可毙敌于仓下。见事不可为,举火焚仓,亦不为贼人所得。

    奈何人证、书信俱全。家兵不疑有他。这才令曹孟德如愿。

    更加大张旗鼓,世人皆知。

    豪商田氏,骑虎难下。

    莫不如……

    一不做,二不休。真投曹孟德。夜开城门,助其成事。

    心念至此,巨贾田氏,遂暗授机宜。命亲客再去曹营,通风报信。约定时日,愿为内应。

    车骑将军大营。

    吕布正襟危坐。便有细作,入营密报:“田氏果生反义。欲为内应,为曹军夜开城门。”

    座下六健将,各自嗟叹。陈公台神机妙算。

    “为今之计,该当如何?”吕布笑问。

    “便等田氏如约而反。将军伏兵于城内,坐等曹孟德,重蹈覆辙。”陈宫微微一笑,一切尽在掌握。

    田氏与曹操,暗通曲款。本以为神鬼不觉,不料悉被陈宫所获。

    一来二往,约定日期已至。

    是夜。田氏亲客携死士,潜上城头。举火为号,夜开城门。不料并无大军埋伏。只有一骑,奔至城下。张弓搭箭,直射城头。

    取箭上密信视之,亲客一时面如死灰。

    事不宜迟,急忙奔冲入宅。冲田氏备说详情。

    “唉——”田氏一声长吁:“曹孟德奸诈如斯,悔不及也。”

    “敢问东主。为今之计,该当如何。”

    “举火焚城。”田氏啼血言道。( 刘备的日常 http://www.luoqiuxs.com/11_11280/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