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正文 第846章 须弥小六载
    第846章须弥小六载

    不知过了多久,这些匍匐惊惧的寒玉宫弟子,才听到一个声音猛的传出,立即感激涕零,疯狂磕头许久,才站起来一哄而散。

    陆寒还是饶过了这些低阶,苍雷阙那一击太劲爆了,似乎在故意向自己炫耀实力,竟然将上万人直接抹去,而这些人里连一个大乘期都没有,散伙后也成不了气候。

    根绝仅存的几个核心弟子供述,这秘境只有三人具备资格进出,分别为百里宏图和正副两位宫主,其他情形不祥。

    反复端详查看半日,陆寒面露恍然,伸出手指就向玉璧上右上角,一个较为黯淡的星辰点去。

    下一刻,那颗星辰便骤然亮起,但神奇的是,中间那道剑痕也随之膨胀,并有剑影灼灼,似乎彼此在感应,并撒下一片乳白色光晕,转眼荡漾在玉璧上。

    更奇妙的是,光晕波及之处,一颗颗星辰亮起,继而接连成片,玉璧越来越亮,内部有神奇力量开始积蓄,转眼间向上冲去,笔直窜到九霄云外。

    那些侥幸逃跑的弟子,才飞出千里,正为自己保住小命狂喜,忽然感觉到了什么,纷纷回头观望。

    他们看见夜空之中,肉眼所见的星星越来越多,万千星光在高空融合,然后洒落下来,纷纷灌入某个方向。

    那里有道朦胧光柱,早已做好接应,双方融合之后,一股浩瀚力量书那劲贯穿四野,无数惊叫响起,所有遁光竟然尽数失灵,数百身影全都笔直坠落。

    但这种奇景,仅仅存在刹那,当一抹肉眼可见的波纹,扫向远方消失后,寒玉宫秘地回归寂静。

    ‘天啊!那里又被打开了,不知这次会出现什么东西,快跑!’

    ‘记得当年也是这种现象,但那时的星光属于红色,不久后便有十几个弟子外出,但再也没有回来,而且每隔百年就出现类似情形。’

    ‘一个外人,怎能开启我大宗秘境?活见鬼!’

    空空如也的寒玉宫,建筑消失三分之二,无数地段变成悬崖峭壁,断壁残垣格外萧条。

    但陆寒站在玉璧前,脸上出现些许笑容,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玉璧上却发生巨变,一扇光门已经敞开。

    高不过三丈,正位于剑痕之下,被乳白光晕围绕,仿佛要通往仙界。

    他能感受到,剑痕并非只是痕迹,更是一把锋利之刃,若此地遭到强闯,痕迹下落,一切了之。

    但对于剑道,还有谁能和他媲美,不知是哪位渡劫老祖,利用玉璧构造,和自己悟性设立的强大禁制,能引来星辰奥义助威,也算极其不凡。

    或许这位寒玉宫的祖师,没想到在此刻,站在玉璧前的人,更适合禁制属性,阅历涵盖三界,分分钟破解之。

    那剑痕上的冷意,一直持续半晌,当达到高峰时,其犀利可比玄天之宝一击,如今缓缓退去,似乎感应到的人,只是一片星海所化。

    陆寒自己已成半虚化状态,周身星光煜煜,头顶大月迈步而入,似乎汇聚了一片天宇加持己身。

    ‘天然的须弥小空间?真的宛如一颗宝石,落在贼子手里,暴殄天物啊!’

    但刚迈入,身后莫名出现庞大推力,让他猝不及防踉跄几步,再回首已经失去出路。

    放眼环顾内部,光线忽明忽暗,宛如两个不同世界,半边黄昏和半边黎明,互相交替闪动不停。

    这里灵气寻常,却有一股肉眼无法发现,却能清晰感觉到的东西,如元气般布满任何角落,无形无质的不时扫过肌肤。

    内部方圆不足十亩,看不到地面存在,陆寒站在一层软硬适中的物质上,全部是细小粗糙颗粒拼接凑成,酷似被粉碎的陨石。

    他进来的刹那,出了受到推力,还清晰感应出一股引力,正来自核心中间,虽然极其微弱且存在短暂。

    如同那里有一块磁铁,想要吸来他身上的金属,但那里只有直径三丈的祭坛,中间插着一把三尺青锋。

    剑刃两侧分别对准黄昏和黎明,周围悬浮星光,在陆寒进来时,明亮度增加三成,并投射出一把巨剑虚影,堪比主宰天地的神器。

    剑影里就有他的身躯,但诡异的是,陆寒影子完全为蓝色光芒组成,并且附近出现一层冰蓝色水雾,脚步走过的地方,包括每个脚印,浮现出冰丝交织的印痕。

    祭坛表面刻满各种飞禽走兽,山水洪川都在其内,草木繁花皆有,似乎容纳了无穷世界。

    这块仅仅一人高的圆形平台,正面上方却简单寥寥,只潦草刻画着几道线条,看似还杂乱无章。

    “我已经感应到,有一股强大的召唤力量,在祭坛上开始酝酿!”

    纵然他阅历丰富,也开始为之咋舌,因为自从看见那几道线条的时候,就感觉头脑逐渐发沉,好像祭坛要开始转动。

    有种神秘力量,催促他施法召唤什么强大之物,甚至右手已经举起,就要落在某处,那里两道线条交织,又忽然回旋,勾勒出简单却诡异的弧度。

    嗡——!

    忽然,空间莫名一颤,陆寒惊讶中便看到,祭坛上这些粗糙线条,一个模糊消失不见,却冒出更加神奇的幻象,堪比大型荧幕。

    他眼中,有条血河横贯星际,宽幅无边无际,长度难以揣测,似乎承载了万物血量。

    里面血浪翻腾,且污秽不堪充斥恶臭,腐蚀力量和污染力量极其强大,就连经过的元气,在刹那间都变得充斥了邪恶。

    但在某处中央地带,苍穹中出现巨大黑洞,从里面喷射出海量电光,化为无穷雷柱,一次次轰炸在血河之上。

    雷柱里充满着至阳之物,用恐怖的雷电之力,一次降血水蒸发掉大片,方圆千里差点儿出现空槽。

    滚滚血雾升腾,被炼化的纯净无比,似乎能为万物提供生命洪流,里面再也没有肮脏。

    然而河流太过庞大,河水磅礴而来,转眼弥补空缺,几乎无穷无尽的一直奔腾咆哮,甚至向天嘶吼,想要用千丈巨浪将雷电拍碎,气势恐怖无比。

    就在这种诡异情形下,一道足有足球场粗细的巨大雷柱,自九天黑洞射下,狠狠扎在血河中间,然后猛烈爆炸。

    半个血河差点遭到截流,里面都被雷光提纯,无数电蟒四散开来,每一道都充满灵性,可以自动追逐消灭污秽。

    轰击出的巨坑里,却走出个渺小身影,他浑身缠绕雷丝,手托五彩雷印,脚踏黑白雷云,缓缓踏向河面。

    每一步,是弧度重若万钧,并且气息暴涨,修为永无止境,向得道飞升般的方向攀升,似乎尽头就是仙界。

    然而就在此刻,一生轻微之音响起,原来是陆寒右手,轻轻叩击在三尺青锋上。

    圆台上顿时刮起强风,冷酷刺骨般横扫而过,将幻象一扫成空,雷柱和血海消失不见,似乎从未出现过。

    但现在的穹顶,却多了个斗大漩涡,好像通往异界一样,里面无限深邃,神念进去都无法收回。

    ‘那只三法恶魈,就是从旋涡里召唤出来的吧?这处的小须弥空间,应该是各种复杂力量彼此对垒挤兑,又在无数经年的长时间中,强行形成的一种怪胎,被寒玉宫祖师得到。’

    若将祭坛开启,如同向外太空发射信号般,凭空摄来恐怖生物,但进入旋涡便受到层层剥夺压制,最后遵循界面法则才能降临。

    然而就给了施法者加以控制的机会,将外来物种为己所用,而这把三尺青锋还是件中品玄天之宝,算作寒玉宫最有价值的东西,放在此处以防不测。

    空间周围没有墙壁,但有坚若磐石的阻挡力量,并且一股股微弱波动,在无形中向祭坛上的利刃汇聚,透骨寒凉的冷意,让人无比清醒。

    身处这里,无论黎明还是黄昏,都被阴寒属性笼罩,除了袖袍里的苍雷阙,感觉很不舒服而躁动外,非常适合陆寒。

    召唤类的法术,过程复杂且时间长短不一,譬如这里或许要苦熬百八十年,菜如守株待兔般,等来一个因为诱惑而上钩的蠢蛋。

    他对此类旁支秘术,纵然前世也了解不多,但随意拿来一部,稍加分析后也能赶鸭子上架,然而无论时间上不能消耗,对异类或者外物也不感兴趣,若这才将安全寄托给别人。

    仔细打量完毕,一个想法逐渐被确定,这里若当做修炼之所,借助此地原本的力量,吸纳苍穹里的极阴属性,不知对苦修有多少加成?

    两天后,陆寒伸出一只手,直接探进斗大漩涡,图案台上那把剑被拔出,插在边缘处地面。

    这座祭坛周围,多出个雕刻星光团的法阵,陆寒正坐在圆台核心,身躯悬空浮起,一轮光晕贴近形成,知道出现一轮玄阴**,开始缓慢转动。

    寒玉宫附近万里,仍旧存留者当日的大战余波,虚空偶尔冒出几个细小雷弧,似乎在告诫怀有好奇心的家伙。

    生人勿近!

    距离海妖下达战书,外界已经整整度过一年光景,有些宗门正紧锣密鼓的,尽量提升弟子实力,并层层加固宗门防御。

    甚至距离宗门数万里外,也有修士长期驻守,并布下各种陷阱,善于侦察的弟子已经酬劳翻倍,不辞辛劳的捕捉任何风吹草动。

    一流大宗寒玉宫覆灭,早已经传遍修仙界,似乎被陆寒震撼了太多次,虽然也引起惊天喧哗,但很快就归于平静。

    即便茶余饭后,有人津津乐道的,也仅限于陆寒竟然又修成了灵婴,并且怀有玄天之宝,成为再也不敢有人招惹的存在。

    甚至交流猜测何为上界堕仙,研究陆寒孤身前往天武圣山,公然为小寰界修士打抱不平,以及他背后藏匿着何等的玄机。

    接下来的五年里,好多修士感觉玄界安宁不少,再也没有谁听说过,因为哪个家伙财富雄厚而乱动妄念,未曾听闻哪个遭到了打劫。

    就连袭击低阶修士,还有弱小车队的夺魂者,都神奇般的销声匿迹,许多荒野僻静之所,人影逐渐变多。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某些势力,仍旧处于日夜难眠中,虽然陆寒至今仍未上门报复,但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这些宗门始终全力开启各种大阵,日常消耗便多出好几倍。

    跟随时光延伸,有个传闻反而越来越烈,尤其是关于同为一流实力的落云宗,位于天武圣山正东,东西走向是必经之路。

    但当年陆寒大杀四方,唯独将这个宗门留下,却把周围清扫干净,此刻的落云宗,越发如秃顶上的虱子,被无数目光聚拢,那里很刺眼。

    落云宗,南邻西部巨城之一的无妄城,北侧就和八岐谷接壤,东方挨着百兽门,西侧就是玄界巨擘的天武圣山。

    寒玉宫被灭时,不亚于擎天霹雳,仿佛灭世雷光就轰击在他们头顶,数万修士胆寒。

    因为迥异于其他分奔离析的宗门,陆寒罕见的放弃了仁慈,一击将其上万人抹杀,大半区域化为焦土,出手狠辣超乎任何时候。

    为了煞神降临,他们已经等候六年,也筹备了六年,在此期间,无数弟子仓惶散去,未走的也一片绝望,宗门上下愁云惨淡。

    …………

    一片沙海,放眼看不到边际,沙丘起伏中,正有个身影走在其上,一步一步颇为稳重,似乎在用脚丈量。

    这块荒漠就属于落云宗范围,并且是宗门基础重要修炼场所,寻常人影憧憧,总有弟子前来,利用环境磨炼捶打自己。

    最近几年,再无人烟经过,这位走在沙海里的人,几乎是第一个深入核心处的生物。

    “就是这里,没错了!”

    那人外貌和以上都很普通,好像远行的路客,脸庞古铜色,身躯较为健壮,肩上扛着一根长杆,大约三丈左右。

    当他抬头看了看天,自言自语嘟囔几句,又低头观察面前一个不大的沙坑,埋头陷入苦思。

    片刻,此人才将长杆立起,狠狠向沙坑插去,而自己则身躯模糊,眨眼间暴退百丈,好像那里十分危险,并且难以抵挡的样子。(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http://www.luoqiuxs.com/10_10614/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