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一卷 第501章 生祠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怎么样?”

    “挺好的,壮实,能吃,哭得可有劲儿了!”唐毅得意道。

    王忬气得一瞪眼睛,“我问你是东南的事!不是你儿子!”

    唐毅闹了一个大红脸,忙咳嗽了两声,说道:“东南的事情其实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看起来千头万绪,只要四个字,就能办妥。”

    “哪四个字?”

    “依法纳税。”

    “啊?”王忬露出了迟疑的神色,“就这么简单?”

    “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唐毅对老岳父,自然是和盘托出,“大明朝看似百病丛生,其实说穿了就是财政出了问题,土地兼并,官绅不纳粮,该收的收不上来,支出却越来越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出问题才怪呢!我在东南秉承的一个理念,就是打通市场,市舶司是对外的市场,航运公司是对内的市场,大举投资道路,兴办教育,是为了城乡市场。朝廷要想收的到工商税收,不是设个关要钱就行了,还要替商人办事,做他们不能做的事情,替他们开拓市场,寻找原料,总而言之,就是大家一起发财。只有如此,他们才会甘心情愿,把税交上来。而手上掌握了银子,就有了权力,自然政通人和……”

    唐毅离开之后,有两个职务不再设置了,一个是应天巡抚,一个是提督市舶司,也就是说东南再也没人能财权一把抓,显然这也是朝廷出于制衡的打算,不让南方再冒出一个户部来。

    官员的权力分散了,官银号,总商会。交通行,航运公司等等,力量就大了起来,而这些又都揣在唐毅的口袋里。说穿了,东南还是紧紧握在唐毅的手里。而且随着航运公司深入长江的支流,内陆的省份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都会落到唐毅的掌握之中。

    他虽然离开了,依旧有无数人。会坚定地沿着唐毅的道路推行下去,而不用担心人走茶凉的风险,唐毅已经扶持出了一个强悍的利益集团,这就是他和前辈改革家的不同。

    王忬所要做的就是替女婿呵护这个集团,用手上的权力,去掉重重地方保护,大兴基础建设,鼓励工商,打击水寇山贼,营造良好的经商环境……

    这些东西对于王忬来说。都是小菜一碟,听唐毅讲了一番,王忬露出了轻松的神色,靠在椅子上,笑道:“看来老夫能歇几年,享享福了。”

    他把腿伸了出来,用力敲了敲,而后叹道:“行之,九边苦寒,这几年下来。每到冬天,腿就肿胀麻木,钻心透骨,难熬啊!能回江南。含饴弄孙,就算是幸运了,要不然啊,再过几年,说不定就折在任所了。”

    唐毅仔细看去,果然王忬的一条腿已经有些变形了。看在眼里,真是有些心疼,“回头我给李时珍先生写封信,让他帮您老看看,李太医这几年的医术飞涨,手段十分高明。您老只管在东南养身体,盼着您老硬硬朗朗,活个一百岁,才是我们的福气。”

    王忬感动地拍了拍唐毅的肩头,都说女婿顶半个儿子,逢年过节,唐毅总是有礼物送到,嘘寒问暖,比起两个儿子还要贴心。

    “哎,行之啊,还有个事我要告诉你,这次南下也是恰逢其时,严党恐怕对我不利。”

    唐毅骤然瞪大了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

    “半年多之前,我进京述职,严世藩就把我请了过来,在酒席宴上,他和我提到了《清明上河图》,让我把画送给他。”

    “是,是真的,吗?”

    唐毅吓了一跳,嘴都结巴了,上一辈子他为了瞻仰这幅国宝,从黄牛手里买了高价票,跟着长龙一般的人群,只看了几眼,就被推走了。等出来之后,才知道那玩意还不一定是真是假,那个郁闷劲儿啊!

    “当然是真的,这幅画在我们家也有十几年了,元美可花了不少心血。”王忬怒道:“也不知道严世藩的鼻子怎么那么灵,竟然闻到了味儿,真是晦气!”

    宝贝虽好,可是还要有命享用,唐毅很快冷静下来。

    “您老打算怎么处置?”

    “物是死的,人是活的。为了一幅画,得罪严党,有些不值得。”

    “您老高明!”

    王忬苦笑了一声,“我高明个屁!从宴会回来,就匆匆回了蓟镇,只是告诉了元美,让他把画给严家送去……哪知道……哎!”

    老岳父唉声叹气,唐毅也吓了一跳,“大哥不会没给吧?”

    “给了,不过是个假的!”王忬气呼呼说道。

    原来王世贞喜欢《清明上河图》成痴,哪里愿意轻易让给别人,尤其还是严家,那不是焚琴煮鹤,糟蹋东西吗!

    他想来想去,花了十天的功夫,临摹了一副假画,给严世藩送去了。

    凭着王世贞的功力,严世藩自然看不出来真假,欣然收下,还说什么要多亲多近。王世贞也十分得意,可是过了没多久之后,就传出来消息,说是严世藩知道了那副画是假的,痛骂王忬和王世贞,扬言让他们父子好看!

    严世藩那家伙多狂妄阴险,得罪了他,还有好果子吃吗!尤其是俺答年年入寇,随便找个借口,就够你喝一壶的。王忬心力交瘁,恰巧接到女婿的书信,接任南兵部也没有什么不好,休息几年,和妻子团圆,过点舒心日子。有机会呢,就东山再起,没有机会,就在东南养老,也是挺不错的。

    听完了讲述,唐毅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王世贞啊,真是个糊涂蛋!

    自己这个大舅哥,论起文才没得说,可是大事情上太意气用事,太平庸了!

    所谓宝物有灵,似《清明上河图》一般的重宝,不是什么人都能拥有的。哪怕不想给严世藩。也不能用假的骗他,这不等于打脸两次吗!凭着严世藩睚眦必报的性格,哪里会善罢甘休。

    唐毅倒是不怎么怕严党,可也不代表他能保护着所有人。毕竟连徐阶都做不到这一点。

    “元美和敬美两个,以后就要托付你了!”王忬无奈说道,知子莫若父,他也不好怪王世贞什么。

    “您老放心,咱们是一家人。”

    “那就好!”王忬又问道:“对了。你此番进京,会接什么职位?”

    唐毅挠挠头,“旨意上只是说我裁军差事办得好,回京另有任用。”圣旨惜墨如金,如果是“重用”,恭喜你,就要高升了,“任用”却非常微妙,可能往上走,也可能原地踏步。甚至搞不好明升暗降,坐冷板凳,这都有可能。

    王忬反倒不那么关心,笑道:“你还不到二十五,别人在这个年纪,连进士都没考上,你却南北的官都做了一遍,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呢!沉淀些日子,把根基扎牢了,等你的那些同窗好友都起来了。大家扶持着,抱成一个团,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孩儿明白!”

    翁婿谈了一夜的话,王忬才动身前往南京。临别的时候,抱着外孙,拉着女儿的手,王忬感慨万千。

    “爹,孩子还没乳名呢!您老赏一个吧!”

    王忬思量一下,“平安是福。就叫平安吧。”

    “借您的吉言。”唐毅两口子拜别了王忬,船只顺流而下,出了长江口,一路北上,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赶到了天津港口。

    上了岸之后,唐毅就是一愣,这还是当初的天津卫吗?

    码头上船只成片,一眼望不到头,虽然天寒地冻,可是南北商人云集,熙熙攘攘,什么好东西都有。

    江南的丝绸,辽东的貂皮,高丽人参,蒙古的骡马,陕西的池盐……凡是能想到的东西,全都应有尽有,繁华程度,比起苏杭也不遑多让。

    王悦影兴趣盎然,撩开车帘,向外面看去。

    “真热闹啊!”王悦影突然发现一处庙宇,红墙绿瓦,光彩夺目,不算大,可是往来的百姓络绎不绝,香火缭绕。

    “哥,去看看!”

    两个人下了马车,兴冲冲赶了过来。站在密匝匝的人群外面,举目一看,唐毅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疑惑。

    王悦影抢先念了出来,“唐公祠,哥,这个唐公是哪位神仙啊?”唐毅挠了挠头,“我也没听说过,进去看看。”朝廷对银祀一贯不手软的,更何况放在闹市区呢。

    两个人随着人群,进入了庙宇,往正堂上看去,只见一座高大的铜像,刷着一层厚厚的金粉,身上披着大红的官服,往脸上看去,五官清秀,眉目舒朗,没有胡须,年纪不大的样子。

    供桌上摆着铜香炉,插满了香,要不了半个时辰,就要倒一遍香灰。

    好一座兴旺的唐公祠。

    王悦影看着神像,半晌呆呆道:“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啊?”回过头,却发现唐毅的脸已经黑了,看看神像,看看唐毅,王悦影惊得捂住了嘴巴。

    “哥!”

    “出去再说!”

    唐毅拉着王悦影,从人群挤出来,二话没说,直接让人拿着他的名帖,去把知府唐汝楫给找了过来。

    “小渔兄,以往未见。”

    “是啊是啊,我也甚是想念行之兄。”富态了许多的唐汝楫大笑道。

    “呸,你是想我不死!”唐毅怒气冲冲,“我问你,那个唐公祠是怎么回事?”

    唐汝楫的脸色也变了,“行之,百姓们感念你开海之恩,建生祠祭奠,我也不好拦着。这也说明你政绩卓著,深得民心啊!”

    “你就害我吧!在京城的门口建生祠,你怎么不建到午朝门外?”唐毅怒吼道:“拆了,马上给我拆了!不然我和你没完!”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 我要做首辅 http://www.luoqiuxs.com/0_123/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