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 > 正文 第1868章 威逼(四更)
    青年缓缓落到台上,抬步一迈,轻轻跨到台下,往正南方的大殿走去。

    来到大殿内,他沉稳的坐到一张椅子内,面露沉吟之色。

    楚离蓦然出现在大殿内。

    青年抬头看向楚离,皱眉道:“你是何人?”

    楚离微笑:“助你登上皇位之人?”

    “你这话何意?”青年眉头皱得更紧,沉声道:“莫名其妙!”

    楚离摇摇头道:“看来你的脑筋远不如郑西来与郑东来快,你是郑东来之子吧?”

    “你到底是谁!?”青年的脸色阴沉下来。

    他隐隐感觉到了楚离的身份。

    楚离微笑:“楚离!”

    “你便是楚离?!”青年腾的站起,手一抬便要拍向椅子扶手。

    楚离目光陡然落到他手上,淡淡微笑。

    青年慢慢放下手,缓缓道:“你真是楚离?”

    楚离失笑:“难道还有人冒充我不成?”

    “你为何出现在此?”青年哼道。

    楚离道:“你是郑恩吧?”

    “不错!”青年哼道:“你好大的胆子!”

    楚离摇摇头叹道:“你好大的运气!”

    这郑恩不管是才智还是心志,都远远逊于郑东来与郑西来,虽说因为年轻,可本性浮躁,说话不经过大脑便脱口而出,委实不具备帝王之姿。

    郑恩哼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山中无虎猴子称王。”楚离叹道:“虎父犬子便是说的这个了,郑恩你比前两位皇帝差得远,实在让我失望!”

    “你失望什么!”郑恩哼道:“假惺惺的!”

    楚离失笑:“对,看似有点儿假惺惺的,不过确实是实话,大郑在你手上算是完了,你可要继续对大季用兵?”

    “这是自然!”郑恩毫不犹豫的道:“先皇的遗志我绝不会放弃!”

    楚离叹一口气:“如此说来,我也要杀你了?”

    “要杀便杀,我若皱一下眉头便不姓郑!”郑恩哼道。

    楚离看他昂头挺胸的模样,一幅愣头青的模样,反而没了杀意,淡淡说道:“我不杀你,你也要杀我吧?咱们是注定的仇人!”

    “不错!”郑恩沉声道:“父仇不共戴天,此仇不报非为人子!”

    楚离笑道:“那你要如何杀我?你没你父亲与叔父的本事,你这点儿本事给我提鞋都不配!”

    “狂妄!”郑恩冷笑:“真以为你天下无敌了?”

    楚离道:“天下无敌不敢当,收拾你却是易如反掌!”

    他说着话,轻轻一翻手掌。

    “我一定能杀了你!”郑恩沉声道。

    两人正说着话,一个老者身披铠甲大步流星而来,腰间佩着长剑,枣红脸庞挂满了风霜,显然刚刚经历过一场风尘仆仆的行程。

    “臣胡敬参见陛下!”枣红脸老者进来大殿后,抱拳行一礼。

    “胡老将军免礼!”郑恩起身抬抬手,沉声道:“我……朕请老将军过来是商议军事。”

    “陛下,为今之计是陛下亲上阵前,鼓舞士气,免得众将士们的士气被夺。”胡敬沉声道:“一旦如此,这仗也没办法打了,一战即溃!”

    “朕决定亲自上阵!”郑恩沉声道:“老将军陪我一起吧。”

    “遵旨!”胡敬抱拳。

    他抬头看向楚离,皱了皱眉。

    楚离站在那里很扎眼,对皇上丝毫没有敬意,凭胡敬多年历练的眼力,一眼便看得出,楚离对郑恩还有轻视之意,让他无法忍受。

    楚离笑眯眯看着他。

    “陛下,这位是……?”胡敬沉声道。

    郑恩摆摆手:“老将军先去吧。”

    楚离面露赞许神色。

    这郑恩也并非全无脑筋,这个时候脑子转得便很快。

    他轻笑一声道:“陛下何必隐瞒,在下楚离!”

    “楚离……”胡敬皱眉,脸色随之一变,喝道:“楚离?大季楚离?”

    楚离轻轻点头笑道:“看来胡将军也听过在下的薄名。”

    “楚离,你好大胆子,竟敢跑到禁宫大内!”胡敬断喝道:“还不速速退下?”

    他说着话踏前一步,挡在郑恩跟前。

    新皇是天神高手,而自己仅是天外天高手,楚离应该能有所顾忌。

    楚离道:“还是一位忠臣,可要对咱们大季退兵?”

    “一切悉听圣裁!”胡敬哼道:“还轮不到楚离你来做主,而且咱们原本就是敌人!”

    楚离点点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只能下手杀了你们新皇,倒要看看大郑家还有多少人才,能出几个皇上!”

    “慢着!”胡敬沉声道:“楚离,你如此行径太过份,兵家之事不如交由兵家自己决定。”

    楚离摇头:“不可能。”

    “如此说来,你非要拼个鱼死网破了?”胡敬冷冷道。

    楚离道:“或者退兵,或者杀你们的皇帝!”

    胡敬扭头道:“陛下,不如退兵吧!”

    “老将军!”郑恩失声叫道。

    胡敬给他使了个眼色。

    郑恩皱眉看他。

    胡敬沉声道:“咱们可以退兵,但楚离你不得再杀大郑皇帝。”

    楚离淡淡一笑:“你们还不够格跟我讲条件,退兵还是不退兵,只能选一个。”

    “楚离,你莫欺人太甚!”胡敬断喝。

    楚离摇头:“你便是叫来再多的人又有何用?禁宫护卫不堪一击,还是别让他们过来送命的好!”

    “……好!”胡敬咬咬牙,扭头道:“陛下,那便退兵吧。”

    “……不行!”郑恩缓缓摇头。

    他觉得简直是奇耻大辱,先皇们可曾想过会有今天这一幕,若不能洗刷这一幕的耻辱,自己枉为人子,枉为郑家子弟,这般情形下怎能忍?

    “陛下,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胡敬沉声道:“他一时势大,暂时明哲保身才是。”

    “我忍不了!”郑恩咬牙死死瞪着楚离。

    楚离微笑:“你既忍不了,那便送你上路吧,总有能忍得了的大郑子弟。”

    “楚离!”郑恩眼中迸射着怨恨毒辣目光,恨不得把楚离千刀万剐,放到油锅里炸。

    楚离对这种目光习以为常,微笑面对:“发下天神大誓,大郑百年之内不得出兵攻打大季,咱们便相安无事,还能交一交朋友,否则的话……”

    他摇摇头,一幅尽在不言中的神情。

    “陛下!”胡敬道:“发誓吧!”

    “胡敬!”郑恩沉下脸来:“你三番两次的劝我发誓,到底有何居心?”

    胡敬跪倒在地,以头磕地砖,两下便出血:“陛下,要以大郑江山为重,在江山社稷跟前,个人荣辱又算得了什么!”

    郑恩沉默不语,神情挣扎。( 白袍总管 http://www.luoqiuxs.com/0_118/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